h攵高干伯父伯母与我是什么关系: 攵女h

「青梅竹马」这个属性,在女孩子的内心里总有那麽点说不明道不清的吸引力在,刚升国一的元晴夏当然也没例外;众多漫画、小说告诉我们,定律中,有个帅气、聪明、温柔体贴只对你一个的青梅竹马那是女主角级的待遇——元晴夏小朋友偷偷窃喜着,她从小就有这种福利呢!

五岁那年的万圣节让她跟隔壁的李闵枢认识,两家本来就住得极近而互动频繁,更因为两个小朋友这层关系,元家跟李家的小孩们跑彼此家跟自个儿家没什麽两样,这让本来是独生女的元晴夏一下子多了好多、好多玩伴,年近四十才得到晴夏这个宝贝的元家父母也乐见屋子里因为李家那群孩子的造访而热闹起来。

当然,小晴夏最爱粘着的,还是那个帮她拿回好多好多糖果的南瓜桶,对她很好很好,笑起来又很好看的闵枢哥哥了!

李闵枢一直是这附近很出名的孩子,聪明、稳重又待人有礼,而在元晴夏到来後更让大家看见了他温柔的那一面,两个一大一小的孩子像连体婴一样,除了上课时间,几乎都能看见穿着粉嫩小洋装的小女孩跟在半大的男孩身边,让他牵着到处跑。

两家人也挺乐见这情景,除了严正抗议宝贝女儿黏别人家的男孩比黏自己紧的元爸爸,基本上他的意见很直接被看见玩累的两个小孩睡成一团给萌到抓着相机直拍的元妈妈给无视掉。

她对自家女儿眼光可是很有信心的,瞧,整个社区除了他们家宝贝谁能这麽靠近这个帅气小正太?

要知道,这样小小年纪就如此进退有度的小朋友防备心也比一般孩子重,可不是轻易可以接受别人靠近的。

「可是小夏之前还说最爱爸爸的……」揪着女儿的蓝色小毯子,元爸爸含泪分了一半给抱着晴夏双双熟睡的两人都盖着,以防他们被午後凉风吹得着凉了。

h攵高干: 攵女h

当着人家老爹的面这麽光明正大吃他女儿豆腐他还不能说话……元爸爸又回头看了眼,哀怨地赶回几百公尺外的公司继续下午的班。

午後和风吹动落地窗边悬挂的竹片风铃,细微的声响吵醒了浅眠的李闵枢,他望了望趴睡在他胸口的小女孩,睡得嘴巴微张,口水已然在他的衣服上泛滥成灾,这让李闵枢皱起了眉,但看她睡得那麽熟……

拉起略略下滑的小毯子重新在她身上盖好,已然没了睡意的李闵枢还是保持着原本的动作,任小女孩在他身上睡得香甜,软软的手揪着他衣服一部分,粉嘟嘟的嘴动了动,微微弯出笑容,好像梦见了什麽令她开心的——

在厨房准备小点心的元妈妈把这画面都看在眼里,得意地轻哼起歌来。

她就说嘛,她女儿很有眼光的。

「点心、点心点心——」

三点一刻,睡得直流口水的元晴夏自动醒来,动作迅速地爬下李闵枢的怀抱,飞奔向餐桌,爬上自己专属的粉红色椅子,兴奋地直望着厨房的方向。

h攵高干: 攵女h

转眼就被抛弃一边的李闵枢低头看了看胸前还带着水印的那块衣料,站起身动了动因为长时间维持同个动作而僵麻的身子,然後才慢慢地走向餐桌。

大门砰地打开,窜进李家其他那几个小萝卜头,大夥儿目标十分一致,全是跑向餐桌,争先恐後地抢了椅子坐下。

等李闵枢走到餐桌旁时,位子只剩下元晴夏对面的位置,也是离她距离最远的位置。

李闵枢淡淡地看了看她左手边笑咧了嘴,最先抢上位的老二,再看看右手边伸手捏着元晴夏小脸蛋跟她玩闹的老四……一路把几个弟弟全看遍,这才慢吞吞地在剩下的那个位子坐下。

今天的点心是杯子蛋糕,色彩缤纷的蛋糕杯装裹着烤得香喷喷的小蛋糕,上头有些撒了细碎的糖粉和巧克力米,有些则是挤上奶油和切成小块的水果,有的则是刷上甜甜的蜂蜜,全部摆放在长方的大托盘上,瞬间让一群小朋友抢翻了天。

年纪最小的元晴夏手也最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家老四抓走了她最爱的巧克力口味,张大口就要咬下——

她看着眼圈就要转红,忽然有人出声了。

「你们几个都不会让一下妹妹吗,抢成这样像什麽样子。」

h攵高干: 攵女h

十岁的李闵枢正经起来已经很有架式了,只看到他一出声,所有人全停了动作,李家老四李闵言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巧克力口味的杯子蛋糕,转头看了看大哥的表情,再看看蛋糕,最後转向元晴夏。

「小夏妹妹,这个给你。」双手乖乖奉上蛋糕,看着小晴夏脸上笑开了花接过,他怯怯地转头看向大哥;这样作应该对吧?

在看见他满意的轻点点头後,李家其他四兄弟这才松了口气,动手拿蛋糕的时候,还不忘稍微观察下元晴夏的表情,但凡有一点点变化那个他们就不敢动半分。

元晴夏喜欢吃些什麽、不爱吃什麽,到了後来,问元爸元妈还不如去问李家兄弟们来得准确——

的确是日积月累才有的经验谈。

而那天还有另外一个插曲,是李家五兄弟晚上固定在上的武术课,也不知道为什麽,在互相捉对练习时,他们家的大哥格外的凶狠,非常完整地把四个弟弟全部「关照」了一遍,尤其是老二跟老四,隔天走路屁股还隐隐作痛……

原因,大概只有李闵枢自己知道了。

h攵高干: 攵女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