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乱形容天空很蓝很美古诗:攵女h

文文终是没有向陈山询问苏学姐的事情,而这心结却是结下了。她竟开始温顺地喊他老公,有时候夜半惊醒,轻轻地呢喃“老公~”向他怀里缩紧,对方便抱她更紧,她终是有所依恋。

几个月过去,各门考试皆通过了,手续也基本完成,文文便开始打算着搬回宿舍,总不该一直这样躲着。

曾有一次回校办手续,在偶然遇见了那色鬼毛教授,文文尴尬,毛教授却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没有丝毫为难,只是那盈盈笑意,在文文看来却十分猥琐。

同学们见文文开始回校活动,自然也是欢迎的。

这一日,一位学长生日,众人便邀着文文一起去酒吧玩。文文自知酒量不济,上回留了阴影,加上怕陈山担心。思来想去,最终跟陈山编了个谎,还是去赴了局,想着喝了酒晚上和同学一起回学校住。

攵女乱:攵女h

这位学长已临近毕业,交友亦广,来者竟塞满了酒吧里的VIP间。文文本就艳丽,这几个月在男人的灌溉下,不仅神态越发妖娆,胸前竟也膨胀了不少,低胸T恤绷得紧紧的,招惹了不少男同学的眼光。

本打算应付几杯便走,哪知被一群学长困住了,非要同她玩游戏,沙发本来就很拥挤,摩肩接踵,酒过三巡,左边的学长竟搭上了她的腰,手指在她胸部下缘微微摩挲着,右边的学长不甘示弱,便将一只手悄悄放至身后,摸着文文的屁股。文文的意识已有些涣散了,且还知道要躲,左右两位意识到她要逃,竟有默契地将她按住。

这夜有一个女生在洗手间里将自己当作礼物送给了寿星,也有女生熏熏的被学长搂着一同离去。所幸文文没有失身,只不过把内衣输给了一起玩游戏的某个男生,又不知被谁捏了几下奶头,终于还是走出了酒吧门口。

是陈山来接走她的,收到她的短讯就来了。“湿了,快来救救我。”随后是地点。若她不愿意,学长们也不会强行将她带去酒店吧,只是她湿了,嗯,很湿很湿。她已经被陈山调教成这样了,稍一挑逗就湿透,就想被大鸡巴插。

攵女乱:攵女h

陈山把车停到地下停车场,看了看躺在后座几乎醉到没有意识的女孩。她竟骗他,还在外面被一群的野男人玩成了这样,半个奶子露在外面,内衣不见,凸着奶头,他卷起她的紧身T恤,昏暗的光线下尚看得见上面布着的淡淡指印。

这男人怒从心头起,直接将她拖起跪在后座,将肉棒插入,小穴早就湿成一片了。她想叫,被他用那条被淫水浸湿的内裤堵住了嘴,只发出来呜呜的哭喊声,两个乳房随着男人撞击的节奏疯狂地甩动着。

本来已很醉了,竟被艹到昏了过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