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H边做题边啪_恩惠的恩组词教室h

文文没有尖叫,因为她的嗓子哑了,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放心吧,我没对你做什么,只是脱了你的脏衣服。”那个陌生男生就在眼前,“你确实挺好看的,可惜还是个小孩。”

文文咿咿唔唔地试图辩驳,对方打断她,“行了,闭嘴吧。去吃点东西。”

文文捂着被子窝在沙发里不动,男生默默走开,再走过来时甩了一件男生衬衫给她穿上。

她就乖乖的坐在餐桌前喝粥。

“你睡了一天了,外面也天黑了,不介意的话,就在这里住多一晚吧。”耳后传来男生不冷不热的声音。

教室H边做题边啪_教室h

这个地方还不错,是一间装修得十分简洁的公寓,面积不小,她一个人在客厅里待着甚至有些空旷,去浴室洗澡需要穿过卧室,里面还有一个大浴缸。

文文看了看那个在电脑前敲敲打打的男人,他恰好也看向她,“怎么了。”他顺着文文比划的方向看了 一眼便会意,“可以用。旁边有些泡泡球,你自己拿去玩。”

“喝醉的人很容易在浴池里溺水的,”文文是这样想的,她看过这样的一则新闻。“我是宿醉的人,所以也很危险,我遇到了危险他要进来救我的,如果我没有遇到危险,他那么认真在敲电脑,也不会看见我的。”一大段自我辩白之后,她便大大方方地敞开了浴室门,开开心心地在浴池里玩起来,一会把泡泡糊到身上,一会又把头埋进水里,头发就像海草那样散开去,摇摇摆摆。

“你这个小女孩,怎么总是勾引我。”他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文文吓了一跳,脸却红了。

他笑了,把拿进来的毛巾放在了一边,转身走了。文文赶紧也起身,拭干身体,躲回了自己的驻点——客厅的沙发。

这一夜,文文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毕竟已经睡了一天,头却仍然是痛的。她就躺着玩手机,过了一会又起身踮起脚尖在客厅里游走,滑稽的样子像只袋鼠,她想上洗手间,于是又摸进了卧室。

教室H边做题边啪_教室h

走到他身边时,听到了均匀的呼吸声,“他睡着了吧。”出于好奇她再凑近过去看。

忽然就被一双手环住,“你胆子真的挺大。”他顺势一拽,翻身,便把文文压到了床上。

文文吓得发抖,却说不出话来。

“你怕什么,不是你勾引我的吗。”

文文狠狠摇头。

“那现在是欲拒还迎吗。”他的一只手顺便揉了揉她的胸,声音却还是没什么情绪。

教室H边做题边啪_教室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