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里被强H隔了三年多没做特别疼 教室h

六月十九号下午一点半,一台银灰色的轿车缓缓停在芝加哥南郊,道彻司特五五五O号公寓前,车门打开後,程敏世钻了出来。

他没走几步,便见两名女子推门鱼贯而出,各拖了一个大行李箱,敏世於是迎上前,想一手接一个。

「很轻,我自己来。」笙寒觉得不必麻烦。

也青将行李交出去,敏世单手拎起,秤了秤说:「真的很轻耶,干麽不装满?」

「她东西特别少。」也青抢着解释了一句,又转头跟笙寒说:「难怪印象里永远看你穿那两件衬衫。」

她今早下楼,本想帮忙笙寒整理杂物,然而跨进房间後却发现,根本没有杂物可供整理。小衣柜打开空荡荡,厨房内只有一杯一壶一锅,一双筷子一根汤匙,连个碗都没有,睡袋卷起来铺盖就收拾妥当。

只有心态一直是过客的人,才会如此生活吧?

难怪文以舫留不下她,不过话说回来,他尽力了吗?

在教室里被强H  教室h

这些疑惑,也青当然没说出口,因此笙寒也没多想,只随口解释:「书都打包用邮寄了,所以行李才一点点。」

「这样好,简单明了。」也青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加一句:「如果是我,也会离开。」

这突如其来的支持,让笙寒顿时不知所措,就在此刻,敏世插嘴问:「上车了?」

「现在就去机场?」也青看表,离起飞还有四个多小时。

「她应该会想去校园,做最後巡礼一圈。」敏世指着笙寒如此说。

「那绝对。」也青坚定点头。

这两人一问一答,迅速流畅,被忽略的当事人站在一旁,却不知不觉有些恍惚……

怎麽到头来,好像只有自己,对如何说再见,最没概念?

在教室里被强H  教室h

也青又与敏世商议了几句,便自做主张将笙寒推入後座。车於是缓缓启动,慢慢开在她走过千百遍的大学路上,窗外景物依序後退,四月中旬才抽了点新芽的行道树,如今竟已绿叶如盖……

一切,都嫌太快。

一路上,系馆与民宅交错,芝加哥大学的校徽也时隐时现,那是只张着翅膀的凤凰,尾端做火焰状,意味浴火重生。笙寒看着看着,忽然间,一个念头在心中浮现,她靠前,拍拍敏世的肩膀说:「麻烦路边停一下!」

车停稳,她丢下句「等我十分钟」,便迫不及待飞奔而出。

「她去哪?」敏世左右张望。

「专卖课本跟纪念品的书店。」也青目送好友的背影消失,一头雾水:「很少打折,贵得要命。」

「临走前大出血,买件纪念T恤穿去史丹佛?」敏世啧啧有声。

他自己身上也穿了件纪念T恤,胸前还印了一行字:

在教室里被强H  教室h

我有(N+f-1)!/N!(f-1)!种方法可以排列组合我的鸟蛋──麻省理工

望着这排字,韩也青猛翻白眼。

过没多久,笙寒左手抱个大纸盒,右手拎了个纸袋跑回来。她敲敲车窗,说:「请开後车厢,有东西要放。」

敏世照办,也青跳下车想帮忙,却在接过纸袋时瞪大眼:「这、全都是……你买多少本啊?」

「一百。」笙寒小心地将纸袋跟纸盒慢慢放进行李箱。

也青嘟起嘴,一脸苦思不解貌。笙寒也不解释,自顾自整理好後,用力关好车厢门,再顺手拍拍也青肩膀:「走吧。」

两个女生同时回到车上,敏世打了个响指,说:「目的地,欧海尔机场。」

他踩下油门,小轿车扬起轻尘,驶离芝大。

在教室里被强H  教室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