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我自己是找不到男朋友了进火:火逼吧

和李博钧从城市光廊回到阿姨家已是深夜十点多的事了,阿姨和姨丈早已回房间休息,为我等门的是这个周末即将面临第二次国中基测的小易。

前几天在餐桌上姨丈曾说过这个周末他要上班,无法陪考,而阿姨不巧地有重要的事情必须去处理,所以陪考这件事便理所当然地落在我的头上。

小易的考场位於雄中,由於陪考的是我这个一点也不熟悉高雄的台中人,我和李博钧从城市光廊回来的路上特地绕道去看了一遍雄中,他说如果我到了考试那天还不认得路的话,他愿意当免费的司机接送我和小易。

「我是小易的家教啊,如果他因为表姊迷路而耽误了考试,会坏了我的招牌。」

唔,好啦,我承认,我的确是宇宙无敌超级大路痴没错。

为了预防我的迷糊可能会造就小易的不幸,在李博钧送我到家门口时,我便同他约好考试当天早上来接我们。

小易一见我回来,便开始问东问西的,他问我们去了哪里,做了什麽事又发生了什麽事。

拗不过他,我只好将和李博钧出去时所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地说给他听,只不过我直接省略了他戳破我谎言的那一段。

很多事情并不是那麽容易就可以开得了口的,尤其是贴近自己内心的事情。这麽一想,我便发觉或许宸风他之所以不愿意开口向我说明关於血友病的事情也是因为如此,找不到适当的机会开口,就算找到了也因为害怕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在别人面前而产生退缩的念头,在难以启齿的情况之下,只好等待对方发现的那一天。然後,再去选择面对,或是逃避。

宸风在当下选择了後者,为此我感到有些难过。

回到房间梳洗过後,我从带来的行李中找出宸风送我的小说,我坐在床上翻读着,还是不明白他送我这本小说究竟有何用意,只是我没有想到,当我明白的时候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情了,而这本小说将会在我往後的人生漫长岁月中成为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进火:火逼吧

我不断的阅读,直到倦意来袭才将它放在枕头旁边。

国中基本学力测验登场的第一天,阿姨全家起了个大早,连我这个平时都睡到九点十点的人也破天荒的在六点时分自动醒来,明明上战场的不是我是小易,我却感觉比他还要紧张,好像是我要去考试似的。

「放心啦,没有什麽好紧张的。」早晨的餐桌上他嘴里咀嚼着包子,神态自若。

我看着他自信的表情,真的很想给他巴下去。

李博钧开着他爸的深蓝色马自达来接我们,往考场的路上车况不是很好,交通警察站在各个路口疏导车流量,道路十分拥挤,我们比预定的时间晚到了十分钟。

充当考场的学校周围可以停车的地方几乎全停满了车辆,人潮陆续地往考场内移动,校门口站着许多工读生,带着些许疲惫的笑容发送上头印有补习班字样的卫生纸、扇子或是考前某科重点总整理。

因为不好停车的关系,李博钧在雄中校门口先让我和小易下车,他要去找停车位,随後再和我们会合。

和小易一进考场,我便看见与他一同上家教课的那一对男女同学,他们与七、八个人站在一处花圃前说话,看样子应该都是同班同学。

小易拉着我走近他们,听着一群国中生的谈话,我发觉其实内容都跟我以前国中时的差不了多少,更发觉小易在他们当中说的话并不多。

「怎麽你今天这麽安静?太紧张?」其中一个高个子这麽问他。

他只是若无其事地回答没什麽,目光却忍不住往女孩的方向瞄去。

进火:火逼吧

在心仪的女孩和情敌面前,他显得太过僵硬,不像平时的自己。许多人在爱情里都会丧失部份的自己,小易是,而我也是。

女孩和男孩的感情似乎比我上回在家教课时看到的更要好了,不论她走到哪里,男生一定会跟在身边,偶尔还会牵她的手,如此细小的动作看在眼里便越发觉得小易的希望很渺茫。

李博钧将车停好进来和我们会合的时候,小易已偕同他的同学进教室考试了,我和李博钧找一处无人的台阶坐下,视线刚好可以看到操场,突然广阔起来的视野使我一大早紧绷的心情逐渐放松下来。

「又不是你要考试,紧张什麽。」他好笑的睨了我一眼。

我轻瞪着他,脸微微地涨红,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尴尬。

「他还没有告诉你,他正在苦恋。」不是疑问句,他很肯定的这麽说道。

「嗯。」我漫不经心地回应,视线停留在那些闲着没事正沿着操场跑道走路的人,看模样大约都是来陪考的,只是闲得发慌,想找点事情做。

他见我没有想要聊天的意思,也识相的闭上嘴巴拿起一旁早上买来的报纸随意读着,我没有理会他,迳自的望着操场发呆,坐在我们旁边的两个女生突然起身往操场走去,加入了那些人的行列。

我没有移开视线,就这样一直盯着操场看,李博钧也没说什麽,只是翻着他的报纸,找寻体育版的新闻。

我看着那两个女生走在红色PU跑道上,当她们走到第三圈的时候,我突然开口跟李博钧说了那天在海水浴场他问我的那一件事,我告诉他关於我父母的纷争,甚至连我和宸风的事情也全跟他说了。

我没有转过头去看着他说,视线依然还停留在操场上,而他也没将手中的报纸放下。

进火:火逼吧

太阳很大,我的语气很平静。

两个女生走完第四圈操场的同时,我的话也说完了,他在我将话说完之後才缓缓的将报纸折好放在一旁,什麽话也没有说,只是打开矿泉水的瓶盖,喝起水来。

我狐疑地看着他。怎麽会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瞥了我一眼,盖上矿泉水的瓶盖,开口道:「我不知道该说些什麽,这是你家的私事,很难解决的。不过,我倒是对你说的莫宸风很感兴趣。」

「谁是莫宸风啊?」李博钧的话才说完,我的身後便响起了一道嗓音,回头一看是拿着黑色笔袋的小易。

他站在我的背後,不知听了多少事情。

「啊!你怎麽这麽快就出来了?!」我惊讶地看着他,该不会写完没检查就出来了吧?

「早就过了三十分钟,你没有发现很多人都出来了吗?」他落坐在我旁边的空位,随口说道:「你不是也考过,这麽快就忘了喔。」

我斜着眼睨他,不想答话。

「快说啦,表姊,你和博钧大哥刚刚在说什麽?莫宸风又是谁啊?」他抓起我的手臂猛力摇晃。

「啊……」被他摇得受不了,我大叫出声,「如果你这麽闲就去准备下一科,不要来烦我!」

进火:火逼吧

「在讲你表姊的心上人啦。」李博钧戏谑地说道。他脱口而出的这一句话,反而使小易巴着我不放,像一个三岁小孩发现什麽新奇的玩具一样。

「你听他乱讲,宸风是我的朋友,我们的关系仅止於此。」死瞪着李博钧,我反驳道。

真的,仅止於此。

「那有没有可能……」小易暧昧的眨眨眼。

「还说我咧,那你有没有可能追到那个可爱的女生?」话一出口我恨不得咬舌自尽,真是哪提不开提哪壶啊。

小易突然坐回原位,若无其事地说:「你说哪个女生?」

「就是和你一起上家教课的那个女生。」李博钧答腔道,完全不理会我警告的眼神。

我怕伤害了他,怕他会和书涵一样,有极大的负面反应。

我已经不能再承受更多……

「喔,那个啊……」小易沉默了良久,随即笑开来,「是啊,我是很喜欢她,不过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今天我听到别人说他们在一起了,所以……」

「所以你失恋了。」李博钧很顺口的接话。

进火:火逼吧

「对呀。」他虽然笑着,我却很清楚的感觉得到他心里很难过。

那样的苦涩,却无人可以分担。

「可是你从来没有明白的告诉她你的心意,对吧。」李博钧见小易点头,随即说道:「所以她从来也不知道你之於她有特别的情感,你等於没有宣战就投降,就认输了。」

「一开始我就知道她选择的是他不是我,我故意考差了第一次基测,原本是想再制造和她相处的机会,怎麽知道当我向她提出一起找家教上课时,她又马上邀了他。也许你会觉得我很懦弱,连告白都不敢,但是,我实在不想在告白之後会和她连朋友也做不成。」小易一口气说完想说的话。

我轻拍他的背,无语地安慰着他。

不知道该说些什麽,我连自己和宸风之间的事情都无法解决,又有什麽资格向他说教。

我不懂爱情。

「反正,你现在也已经失恋了,多说无益。」李博钧像是在谈天气一样,轻松地说道。

「是啊,这次就要拿出我真正的实力来考试了。」他笑开来说道。

「不过……」李博钧的眼神瞥向我,「我还是要说,如果不能坦白、坦荡地表露心意的话,不只是爱情,就连友情也可能会失去唷。」

语毕,我听见考场的钟声。

进火:火逼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