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领导让我满足太大了坐不下了她操领导

七天很快也很慢,至少在古月看来是这样的。他这几天真的想她,想的睡不着,心里万般甜蜜又有点患得患失,害怕这一切都是只是梦。

初一,接亲的队伍,一路敲锣打鼓,鞭炮齐鸣,围观的人人山人海,霍柯带着队伍在京城足足绕了两圈。

然后拜堂成亲,洞房花烛,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霍柯把一帮子姐妹们都喝倒了,让她们吵着要闹洞房,于是霍柯得偿所愿,喝到一帮子后,还很清醒去找她的夫君洞房。

掀开头盖,古月一袭红衣,皮肤白皙有光泽,唇不点而红,一双明眸满是爱意的望着她,灯光下,他一笑,全世界都没有的颜色一般,她的眼里只剩他,她又怎能不为他倾倒。

她想给他一个温柔的新婚之夜

女领导让我满足她操领导

她温柔的将他推到在喜床上,俯身而上,与他亲吻,难舍难分。

她替他脱去上衣,一个个吻落在男子赤裸的身体上。

他动情不已,身下早已顶起帐篷,身体泛红,呼吸急促

霍柯的手由上往下,从茱萸摸到小腹,伸进裤里,握住那肉棒,来回撸动。

古月扭动身子:“嗯~嗯~给我吧,妻主~”

霍柯笑道:“夫君帮我更衣”

古月浑身只剩亵裤,顶着帐篷,为霍柯更衣。

华裳落下,女子的身体便展现在古月面前,女子的肤色偏健康的小麦色,一对丰乳挺翘,臀部饱满圆润,身上虽有很多疤痕,但肌肤却十分细腻光滑。

女领导让我满足她操领导

女子那处,毛发稀疏,花穴紧闭。

霍柯将古月的亵裤脱掉,一根直挺挺地肉棒就跳了出来,还晃动了几下才静止。

霍柯坐上一旁的桌子,张开腿,诱惑道:“夫君,来帮我舔舔”

古月红着脸,走近,捧着女子的臀部,低头舔弄那处,味道有点腥,不过并不难闻,甚至让人还想闻。

古月卖力的舔弄下,女子的花穴分泌越来越多的大量爱液。

霍柯哑声道:“好了,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去”

椅子比一般屋内的椅子要高,上面还有座垫,即使光裸着坐上也不会冷,椅背也是套上布料,柔软舒适。这是一把特制的椅子。意识到这点,古月的脸更红地坐到那椅子上。

霍柯左手捧着他的脸,与他唇齿交缠。右手扶着肉棒,抵进穴内。

女领导让我满足她操领导

古月动情道:“嗯~妻主~我爱你~”

将他双手放在她腰间,霍柯坐在他双腿间,双手扶着椅背,开始肏弄。一开始还很温柔,后来干红了眼,古月又淫叫着:“艹我,妻主~用力艹~”、“妻主艹我~”

霍柯才放开手脚,大力肏弄,摆动着柔韧的劲腰,圆润丰满的臀部飞快地套弄起落,撞击着男子的双腿之间,发出“啪啪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他的双腿之间被反复撞击得一片通红,大肉棒被湿滑烫人紧致的花穴来回肏弄,爱液四溅,椅子在晃动,坐垫都湿透了。

滚烫的肌肤,柔软的唇瓣,火热的舌吻,馨香的津液……一切都让人沉醉不已

霍柯双臂紧紧搂抱住古月,疯狂而陶醉地舔舐、搅拌,啃咬,吮吸,好像恨不得将他整个人都吞下去。她感受激情澎湃的快感,她舔舐他泛红的双颊、性感的双唇、白皙细滑的肌肤,可爱殷红的茱萸、平坦结实的腹肌……

女领导让我满足她操领导

高潮时,花穴酥麻酸胀的快感狂潮将人淹溺

“嗯~嗯~”古月握着她的乳,一张脸涨得通红。她吻得激狂,他几乎完全透不过气起来

高潮余韵后,霍柯松开他的唇,古月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喃喃道:“我差点就被妻主艹死了!”

他的双腿无力地张开着,腿间斑斑爱液,大腿间通红。

回过神来,霍柯有点懊恼自己的粗暴。

怜惜地将他仔细清洁后,温柔地抱到床上,揽着他入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