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霸道总裁拔不出来导从早上玩我到中午:操领导

人类学博士班名额极少,一个萝卜一个坑,眼看坑陆续被填平,不由得笙寒不发慌。起初,她还安慰自己,反正来芝加哥前已做好心理准备,念不上去就工作,只是工作地点从台湾搬到芝加哥而已,没什麽。但,当几十份履历表全部石沉大海後,笙寒赫然发觉,有一个很大的差异、或者说障碍,自己从未考虑过──

人在故里能轻松找到的工作,於异乡,悉数付之阙如。

一年前此时,如果她愿意,时间可排到满档。温泉民宿的老板要做型录,不停跟她连络;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准备结婚,也透过关系找上门,出市价拜托她将婚纱照客制成MV;更别提各式各样由民间基金会或政府出资的田野调查计画,但如今,这些选项全都没了。

在芝加哥,如果想独立接案,她缺乏名气与人脉招揽客户;而若要进入好一点的工作室,又没有足够的学历或经历。最致命的是,虽然她的摄影风格与技巧受到不少赞美,但绝大部分公司,要的是能拍好「商品」的摄影师,而她的作品集之中,并没有太多例子,能说服人力资源部的主管,给她这份工作。

过去半个多月,她到处碰壁,虽然还不至於惊惶失措,却实在不好受。

她娓娓道来,也青听到一半,便扭头看着墙上的月历说,时间还早啦,搞不好你在候补名单上啊,人类学这种没前途的博士班很多人都申请到了又放弃,先别想太多,等结果确定再烦恼下一步,也还来得及。

「希望如此。」笙寒也看着墙作答,眼神却有些涣散,脸上的笑容稍嫌勉强。

当当当,钢琴声响起,也青取出手机,讲了几句,马上跟所有人抱歉──十分钟前就是她跟敏世约好的热线时间,居然忘了,她对不起朋友,对不起男朋友,更对不起电话公司晚间的减价时段……

领导从早上玩我到中午:操领导

「快去快去,我很习惯女人见色忘友。」颖薰挥挥手,将也青驱逐出房门。

「青青又恢复恋爱状态了。」望着那个飞奔而去的背影,笙寒语带感叹。

这句话,让颖薰不由得多看了笙寒一眼。就她印象,前一阵子,这位也差不多,身上像装了对翅膀,脚步轻飘飘,足尖永远离地一公分以上,怎麽这会儿又脚踏实地,纯粹因为工作找不顺?

她将椅子拉近,问:「他没打算帮忙?」

谁?笙寒怔了怔,才意会到颖薰指的是以舫,她摇头:「我找工作,跟他没关系。」

「怎麽会无关?」颖薰倒抽一口冷气:「你明明就是因为想跟他在一起,才留下来的啊。」

爱希莉那封电邮流传甚广,颖薰也曾拜读过。她起初还不晓得跟笙寒有关,後来知道了,将现实状况与信中内容一连贯,立刻研判,即使是在跟文以舫分手之後,起码还有个一两年,爱希莉仗着文氏珠宝提供的机会,吃香喝辣。至於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想来好康更是享用不尽,显然这位先生颇大方,难怪女人巴着不放……

话说回来,为什麽这一次,他完全没打算照顾女伴?

领导从早上玩我到中午:操领导

非关真爱?还是因为笙寒不会哭不会闹,於是这位先生乐得轻松,交往纯享受、零负担?

颖薰无法判断以上因素何者为真、何者为伪,不过无论哪一样,都够让她打从心底鄙视文以舫。

撇了下嘴,颖薰决定当文以舫不存在。她直接问笙寒:「你工作一定要找跟摄影相关的吗?」

「不然我还有什麽专长?」笙寒反问。

「人类学啊,小姐!」颖薰作吐血状:「官方文凭为证,中华民国在台湾教育部核准,外加芝加哥大学今年六月也会发一张。」

「耶!」

真是一叶障目,笙寒跳了起来,满屋子绕圈圈:「我想一下。班上跟我同领域要找工作的,有回国当高中老师,回国继续当记者,回国写剧本。等等,这些都是『回国』类,留在芝加哥的……」

她眼睛一亮:「博物馆!」

领导从早上玩我到中午:操领导

早在笙寒说话的时候,颖薰已搬来笔电。一人刚讲完,另一人马上登入人力网,开始搜寻广告:「芝大有东亚博物馆,芝美馆也有一个单位,负责跟社区互动,最近正在招人……哇,菲德尔自然史博物馆诚徵导览!」

这个博物馆以恐龙骨头收藏闻名,被大家公认最有「博物馆惊魂夜」的味道。颖薰念到这里,抬头问笙寒:「科学类的你行吗?」

「他们应该会比较偏爱考古或生物背景……」想到去年才在关岭上看过的论文,笙寒胸中顿时豪情高涨:「管它的,照样丢履历,我起码参加过初代龙化石研习会!」

终於,活力重新自体内涌现。

虽然不是最喜欢的,却是一份可以接受的职业。打铁趁热,笙寒决定今晚就发求职信。她目光扫过吧台上的大玻璃壶,茶还剩一半,一朵朵淡黄色小花载浮载沉於其中。

甘菊半甜半苦的香气还萦绕在唇齿之间,她望着壶问颖薰:「你不喝隔夜茶的,对吧?」

「拿去拿去。」对方挥挥手,问:「需不需要履历表范本?」

「颖薰,我爱你!」

领导从早上玩我到中午:操领导

「看到错字记得回报,不然下次不给你爱。」

§

当喻同学抱着一壶花茶冲下楼之际,十多公里外的芝加哥市中心,文氏珠宝的创办人之一(股份比较少的那个),正非常难得地以雷霆万钧之势,教训另一名创办人。

「你带她出去却没想到帮她买衣服?把车送我以谢天下吧,不然没人会原谅你。」

「我也永远穿同一套西装出席,从来没听说谁有意见。」以森垂涎他的车很久了,讲什麽都可以扯上,以舫从来当笑话听。

「那不一样。」以森对弟弟的顽冥不灵很伤脑筋,他继续教育:「第一,她是女的你是男的,性别在穿着上造成无穷大差异。第二,大家都知道你习惯同样的衣服一买十套,但你起码会换领带、袖扣跟搭配的皮鞋。第三──」

「第三,爱希莉根本不该收到邀请函。」以舫冷冷截断某人逃避责任的发言。

始作俑者的以森噎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辩解此乃无心之过,又听三弟开口:「不过,我不是为这个半夜打电话找你。」

领导从早上玩我到中午:操领导

「不然咧?」

「我要委托你,设计一套首饰。」

身为文氏的首席设计师,这句话,以森常听见。但从以舫嘴里说出来,倒还是第一次。

以森於是兴致勃勃地问:「随便我发挥创意,还是你已经有概念?」

「不只概念,我已经有了一部分,需要你补全……」

听以舫讲了几分钟後,以森惨叫:「拜托,那只是文氏的商标!你起码娶回家再送,东西虽然转了手,好歹还姓文!」

现在送出去,万一人追不回来呢?以森对自家弟弟的情商没啥信心。

以舫不为所动:「所以我说一整套,包括戒指──记得把我的戒指也设计进去,她的要三款,多的那款日常戴。」

领导从早上玩我到中午:操领导

另外两款戒指以舫没提,按一般惯例,一款镶宝石的用来求婚,一款素面的其实是一套男女对戒,用在婚礼当天,新人互相帮对方戴。

果然,这位是真命天女。以森边在心内八卦,边摸着下巴问:「要不要我顺便把你收藏的那些全美钻石也统统设计进去?」

「挑十六克拉、梨型切割那颗当主石。」以舫胸有成竹地下了指令,不放心地又叮咛:「千万别『统统』,我要设计,不是要你镶一片电灯泡墙壁。」

「兄弟,我警告你,身为一名设计师,你可以攻击我的人格,千万别攻击我的品味……」

就在文氏兄弟讨论设计理念(与设计师人格理念)的时候,笙寒已经写完履历表,还抓了两遍拼字与文法错误,这才寄给芝加哥地区几间公开徵人的博物馆。

脑子乱糟糟的,很多声音此起彼落响着,很多影像在心底晃过去……

然而,最後停格处,既无声音,也缺影像,只是文字。

那是个如今已鲜少人用的 MSN 视窗,未曾谋面的网友这麽告诉她:「我早熟……从小就对感情很认真,怕别离,更不信任距离。」

领导从早上玩我到中午:操领导

W3,我在努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