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爱故事是什么感觉:故事色

两人面对面坐下,她开始兴致勃勃地教他吃吐司──刚出炉还在冒热气的整条吐司太软,没办法送进机器切成一片片,用手掰着吃,撕开来抹点奶油,那味道教人想把一颗头都埋进去。

记得出炉时间,耐心,与双手万能,是面包好吃的不二法门。这个诀窍,今年八月,由凯西传授给她,而在今天,喻笙寒教给文以舫。

「一开始怎麽想到来这儿的?」听完一长串面包史,他含笑问。

这个吃法,说穿了,就是在不离开这个区域的情况下,能做到最省钱填饱肚子的办法。许多学生都这麽过的,啃啃吐司苹果,够营养,也省时间。只不过,他从未意识到,她的经济状况,居然拮据成这样。

再想到笙寒在庞大课业压力下,依然坚持打工,以舫益发肯定自己的观察。

另一方面,笙寒倒不觉得如何,她就着柠檬水吞下一口面包,答:「乌苏带的,客人多的时候我不好意思占位子,都跑去外面,在街上吃。」

见以舫目光微闪,她忽地想到一件趣事,又忙补充:「还被当成乞丐,结果赚到过喔!」

第一次逛完美术馆後,她站在馆外的青铜狮子旁发呆,想着午餐该怎麽解决──麦当劳在两条街外,走过去吃顿饱三块半,去中国城要换公车,虽然三个包子才索价一块半,但车钱将近一块,省了将近一块美金,却多花四、五十分钟,她的时间,究竟值多少金钱?

心里正滴滴答答拨算盘,一个沉重背袋啪一声撞在她身上,笙寒踉踉跄跄跌下阶梯。

人生要说巧,也真能巧过头。撞倒她的,是刚从美术馆出来,扛了一身画具,也打算去吃饭的艺术学院学生,来自土耳其的乌苏。

一条吐司两块半,中午吃一半,剩下来的仔细包好,丢几盒小果酱进纸袋,下一餐就有着落……这家店和这种吃法,得自乌苏真传。

色爱故事:故事色

想要甜点吗?

下午三点蛋糕出炉,刚烤出来的难免形状不规则,削边去角,切得工工整整,再点缀上鲜果奶油後,才是橱窗内有卖相的商品。而切下来的蛋糕边一大包一块钱,里面巧克力、起司、草莓……什麽口味都有,一样新鲜,一样美味,甚至於有些部分烤得略焦脆,吃起来还别有风味。

女孩子胃口小,整袋吃不完,她跟乌苏对分,每人拿出两个二十五分钱的铜板,就可以吃上一顿蛋糕餐。夏天到了傍晚,日乍落风正凉,她们索性当街盘腿而坐,面对面大快朵颐。

有一次,乌苏嫌热,取下头顶草帽搁路旁,半小时内,过往行人居然丢进了一、二十块钱,并不都是铜板喔,还有高额的五元纸钞一张!

那次经验,乐坏两个女孩。不过芝加哥街道上的乞丐,可是画了地盘的,第一次嚐到甜头,若有第二次,只怕麻烦与苦头也接踵而至。之後,她们两人就都乖乖坐到附近小公园的板凳上啃吐司去了。

「原来如此。」

虽然她讲得开心,虽然明明晓得这些话的宗旨并非求援,而是在分享生活中惊喜的点点滴滴,以舫却听得并不愉快。一想到她在过去几个月,过着这样的日子,自己居然一无所知,他胸口就梗了好大一块。

他不自觉轻摇头,随口问:「刚刚那位就是乌苏?」

她点头,以舫想想又猜:「会去芝美馆临摹的……她念芝加哥艺术学院?」

「对耶,你知道?」

「那是以森的母校。他当年边开设计室边念书,成绩非常差,好几次差点被扫地出门。」

色爱故事:故事色

在她一叠声的追问下,他开始讲自己二哥的辉煌历史。笙寒边笑边撕开一角面包吃,冬阳斜斜自窗外照进,她纤细修长的手指头沾了点蜂蜜,被照得微微发亮。忽地一阵冲动,以舫伸手越过桌面,拉起那根甜甜的食指,舐去指尖的一小块光芒。

今後,他会照顾她。

刚才那对情侣又走回店内。行经他们这桌时,男生继续往前走,目标似是洗手间,红发女孩则停在笙寒旁边,掏出一本封面满是铅笔涂鸦,右下角还黏了个塑胶眼珠子的笔记本,转着笔开始讨论。

笙寒努力想介绍:「他是以舫,这位是乌苏……」

乌苏不耐烦地挥挥手,头都不抬继续研究破烂笔记本上的象形文字。

以舫无所谓地耸肩一笑,跟设计师打交道多年,他很清楚,艺术家性格跟人世间礼节,从古至今都犯冲。

懒洋洋靠在椅背上,他悠哉游哉地听着两个女生争辩,刚低头想啜口水,却瞄到一双五彩缤纷的球鞋接近中,其中红色看起来像泥,黑色应该是砂。

以舫抬起头,不意外地瞧见刚才的那个男生又走回来。这家伙鞋子脏,整个人也穿得破破烂烂,自来熟的本领却是一流。他先一只手拍向笙寒肩膀,问她最近好不好,都干麽去啦,接着也没打招呼,大剌剌就一屁股坐到以舫身旁……

下一秒,以舫就听见一个清朗的声音,带着七分甜蜜与三分羞涩,轻声回答:「不能更好。」

这个答案,让以舫止不住微笑,另外两人则面露好奇之色,将视线集中在他身上。

这时候应该要介绍一下。笙寒忙又开口,指着他说:「文以舫,我男朋友──」

色爱故事:故事色

「芝大音乐系,主修作曲。」以舫截走她的话。

他接着伸手,跟两人各握一下,然後居然翘起了二郎腿,一派吊儿郎当模样,跟平日判若两人。

变化太过突然,笙寒还搞不清楚状况,脏球鞋男已对着以舫发问:「古典?电子?爵士?」

「我们系上只有古典,不过自己玩电子,赚钱用。」以舫答得毫不含糊。

脏球鞋男抓抓脖子,搓出一团泥,又问:「在哪做?」

「麦迪逊街的YL,帮他们出的游戏做配乐。」以舫随意指了个方向。

脏球鞋男大乐,一巴掌拍向以舫後背:「我在他们隔壁的TTJ做人物造型设计。嘿,听说你家最新出来那款法师,脸是用老板的第四任老婆当模特儿……」

………

三十分钟之後,笙寒左瞄右瞄,确定乌苏跟她男朋友真的出店了,才压低声音,讲出过去半小时内的第一句真心话………

「骗子!」

「我修过作曲课啊。」以舫演得颇入戏,二郎腿现在还放不下。

色爱故事:故事色

「那不一样!」还辩,她提高了点声音。

孰料,他的声音可以更高:「你不能因为我有梦想而责备我!」

以舫这句居然惹了几道注目视线,笙寒马上把语调又降了回来,顺带连头都压低:「梦你个头啦,你说谎耶,明明──」

「你好可爱。」

「不要想转移话题。」

「让我当三小时作曲家好不好?」他语气表情都正经,就眼神闪烁。

「好……很没有才气很潦倒很落魄的那种!」

「没问题。真有那一天,我跟你一起,浪迹天涯。」

「……」

闹到後来,笙寒一如往常,词穷了。

她装着生气,其实甜在心底。他一眼看穿,也没戳破,只选了个适当时机,瞬间变身回正常的文以舫,牵起她的手,说:「走吧。」

色爱故事:故事色

踏出店门口时,笙寒指着招牌对他说:「也是『转角』喔。」

「我知道。」以舫颔首。

「转角面包」是连锁店,在芝加哥市区内起码有十多家分店,个个位居两条街的转角处,地点都好。他比较常去靠河的另一家。那家店里的音乐以抒情爵士为主,烤蕃茄浓汤无论冬夏,都散发着与慵懒歌声相呼应的酸甜香气。在白天,靠窗的位子居高临下,正好俯瞰沧蓝色的芝加哥河,自脚旁蜿蜒而过。

看着她眼睛里闪出「还有呢?还有呢?」的兴奋讯号,以舫不自觉漾出一抹纵容的笑意。他顿了顿,顺着她的思绪问:「我知道乔伊的正业,是帮转角面包代理咖啡豆进口,所以你带我来,除了因为朋友,也是想告诉我乔伊背後的故事,对嘛?」

太会猜了!

不过以舫这个特异功能,笙寒早就习惯。她先带着感慨说出「饮水思源」四个字,接着絮絮叨叨解释,乔伊十来岁偷渡到美国,身无分文,第一个愿意给他份正常工作的地方,就是当年还只有家小店面的转角面包。

「五年多前的夏天,乔伊正式成为转角面包特约的咖啡豆供应商,同时也在芝大开了自己的咖啡店。其实我觉得他呀,根本是拿芝大那边的顾客当实验品,混豆混到大家都说好,才拿出去卖……你笑什麽啊?」

刚刚才讲到一半,以舫眼底就冒出笑意,她装没看到,他却不控制,嘴角猛往上翘,好像她在说什麽很可笑的事一样……朋友的奋斗史耶,好歹认真听完吧!

面对她的些微恼怒,他索性笑出了声音,俯下腰,靠近她耳旁:「我笑……是因为那年夏天,发生的事情还真不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