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不如的爸_大团结白20部必看科幻电影结

一转眼,五月到,要热不热的尴尬天气,我们剩下一个月可以闻校园的空气,

大部分老师一付好话说尽,就坦然心空白的继续教书,有些老师可能太感性,

我们还没毕业,就搞离别依依的场面,一把眼泪一把卫生纸的,看的不知是应

该陪着一起哭,还是好心安慰。

「拜託,你们是在搞笑哪!现在人都很现实,出了校门,什幺也忘了。」李桀

澄又是听了后,不屑一顾的说道。

「对啦!你就是这种人,一毕业,什幺人都最好忘掉。」

「我会看人的,有些人就是值得联络。」最后他相当正经的回答道:「就像

妳,宜郁,我不会忘了妳。」

我的回应一阵真诚的笑。

桀澄,我又何尝不是呢?

禽兽不如的爸_大团结白结

有些同学开始传毕业留言这玩意儿,一本算厚的骗钱没啥内容商品,美美封

面,还有梦幻的内页,而写的人最好是真情流露,不然鹏程万里、一路顺风这

种屁话,有写跟没写一样,会招致小人记恨,我收到这样的东西零零星星,原

本以为高中应该不会再重複国小国中的习惯,没想到方法都是换汤不换药。

可是长到大人,又有谁会在意这样的东西呢?

这一天,我的生日五月六日,是个惊奇的日子。

也是我的人生产生剧变的日子。

不过生日,永远没家人记得,因为这是爸妈受苦受难日,从小到大都是生日过

后的几天,才会猛然想起,而这次要不是李桀澄的提醒,我又是如往常忘了。

「宜郁!恭喜妳又长了一岁了。」李桀澄高兴的模样,看起来他比较像过生

禽兽不如的爸_大团结白结

日。「十八岁啦!终于不用给人载,可以考驾照,不过看妳笨头笨脑,骑车不

是妳撞人,人撞妳。」

「讲的真不像祝福话。」

十八岁!正式刚好越过十七岁的尴尬年纪,再过一年我就十九,再一年二十

岁,再一年…,越想越可怕。

「妈的!好老。怎幺会那幺老,没想到我已经生存十八年了。」

「拜託!」李桀澄摇摇头。

「你不了解女人对年纪超敏感。」我第一次为生日哀嚎。

后来,因为门铃响,打断我们不知是算祝福的生日话,一开门竟是狗屎站在门

口,吓的我目瞪口呆。

他看起来一付理所当然,我待在门口要退不是、要进不是。

禽兽不如的爸_大团结白结

「不请我进去。」他说。

我像个听从主人回来的僕人,连忙应声,双手像公逢大驾,请他进门,后来我

感到莫名其妙,这谁家?

「对了!你怎幺知道我家,还有你…。」

我还没说完,李桀澄倒是惊讶的猛瞪他看,口气不太好;「你来做什幺,今天

宜郁生日,来捣乱?」

「我知道马桶生日!」狗屎眨眨眼说道;「所以我来送礼物。」

「礼物!?」他怎幺知道我今天生日,然后他心里不是?我根本不屑他才对!

「狗屎你别闹了,你…」

李桀澄眼神充满敌意似的;「郭武勋!」他冷冷笑了一声;「我记得你,一个

让宜郁难过的死小子。」

禽兽不如的爸_大团结白结

「送个礼物,不行吗?」狗屎也口气不好的皱皱眉头。

又见气氛不太好,我赶紧打圆场,示意他们坐下来,李桀澄和我坐在另一个沙

发,狗屎坐对面翘着二郎腿。

「马桶,不!应该是说宋宜郁,生日快乐!」

「谢谢。」我尴尬流着冷汗回应。

「说完,东西放了,可以走了。」李桀澄在下马威。「我也送,并不只有你,

你以为你是谁,这幺跩,坐这种姿势!」他差点冲过去。

「桀澄,不要这样!」我摇摇头。

狗屎像是没听到桀澄的酸言酸语,从他口袋中,摸出一个黑色绒毛盒子,光看

包装盒就很高级,所以我睁大眼睛,屏息以待,狗屎打开了盒子,银亮色鍊子

正挂着乳白色的坠子,在灰暗的客厅正努力闪着白色和银色的光。

禽兽不如的爸_大团结白结

美的像广告中的钻石项鍊,令人诧舌。

「听老闆说这乳白色的东西是会带来幸运的石子,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不

过这看来感觉不错。」

我看着这发出高贵光芒的东西。「这太贵重了,不行!」

李桀澄不屑的冷哼一声,狗屎他笑了笑说一定适合我,他还说这里头有着一个

秘密。

「而且,此地不宜久留,这边有人不欢迎。」

「知道就好,快滚。」李桀澄呼应。

最后狗屎走掉,当他将毛茸茸触感不错的盒子,塞给我时,也塞了一张信。

打开了盒子,乳白色的坠子中,我看见熟悉的红色字体小小藏在里头。

「郭武勋」

禽兽不如的爸_大团结白结

盒子里镶着一段金色的字,『注入我的名,仅献给乳白色马桶以及纯洁的妳。

白色的信纸上;「请等到明天,我想将亲自将名字放在妳的胸口」

这句话完全颠覆我平静的心,煞是雷又是电的。

原来他一直都在我的心深处,原来我根本忘不了,而他现在掘出那深处,大落

落的让我正视,最后翻滚…。

这一晚我又失眠了。

隔天中午,狗屎在教学大楼上,我气喘呼呼的飞奔过去,我像是得不到关爱的

小狗,突然得到一点甜头,希望得到更多似的。

「我以为妳不会来了。」狗屎又是站在那边,玉树临风,原来他是多幺的适合

禽兽不如的爸_大团结白结

画面,不管看几次都不会腻。

「我以为我可以放弃你,但内心告诉我不行,原来我是多幺多幺渴望。」手上

紧抓着盒子,满脸汗,上接不接下气,强风吹来,裙子和头髮飞扬,但我已无

力去掩护,心里只是焦急的等待。

狗屎不急不徐,往远方看。「相不相信我这几天做了梦,充满妳的梦!」

「怎幺可能!」

听狗屎说着,他的初恋女孩在梦中,已经幻化成一个天使,她过的相当幸福。

画面一转,却转到泪眼汪汪的我,她说梦中的我老在哭,哭的真丑。

我走近了他。「然后呢?相不相信我曾梦见你,我也是在哭。」

「为什幺哭?」

「这很重要吗?但你不在乎啊!」

禽兽不如的爸_大团结白结

「问题我在乎。」

我惊愕的说不出口,如果真要如此,为什幺不早点说?「如果我哭,你才在

乎,那我每天哭给你看。」

「我来这边并不是叫妳哭。」狗屎的右手拿起我手上的盒子,打开了盒子拿起

了鍊子。「我说过,要亲手帮妳挂上。」

「你那初恋的女孩呢?你忘了她吗?」

「我说过这是我难忘的回忆,我当然在乎,但记忆是要放在深处,我不能带着

它陪伴一生。」

「你怎幺会说这种话?不可能。」

「相不相信是她在梦里告诉我,或是我的心想要这幺做。」

「为什幺?」我坚定的望了望他。「那为什幺找上我?」

禽兽不如的爸_大团结白结

「因为我喜欢妳。」他冷静的告白后,接近了我,他又笑着融化我忐忑的心。

「来!我帮妳戴上。」他的手在戴上过程,也无意中接触我颈项,好像稍稍札

到我的心,像是製造真实的感觉,微微淡淡的味道,在我鼻间传来,原来我不

是身在梦境。

「我想这项鍊,要是被教官看到,一定会砍人。」我不着边际的说道。

「那又怎幺样。」

「为什幺选在这种地方呢?」

「没有为什幺,就是适合。」

征征的,我的眼泪又流下来了,不是希望他在乎,只是感动些什幺,等待些什

幺,这过程是多幺煎熬,这也无所谓,我等到了答案,不论地点浪不浪漫,而像

远在天边的他,他说了句话。

禽兽不如的爸_大团结白结

「当妳说能取代我心中的位置时…」

他抱住了我。「我才发现妳已经住进去了。」

原来这像久逢甘霖般,如此甜美…。

甜的让我激动不已,连掉下了眼泪,掉到嘴中都是甜到心头。

他温热的拥抱和气息,我想….

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样有实体接触的温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