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叔郑秀秀全文_极品啊字辨音后的用法老木匠

「怎幺会找我?」海茵走进吧台为夏歆调了一杯酒。

刚才听到夏歆告诉自己,要自己找一个藉口将恩祈调进去后台帮忙时,海茵就觉得有些怪异。

不是要回香港了吗?所以最近两人才会一直把握着最后几天相处的时间,怎幺还会要自己找藉口将恩祈调离吧台?

「有点事想找妳聊……」轻轻摇晃着手上的调酒,深沉的蓝和自己现在的心情好像好像。

「怎幺了?吵架了?」海茵擦拭着吧台,有些小心的询问。

但看刚刚两人甜蜜的举动,又不像是吵架的人,那夏歆倒底想找自己聊些什幺?

摇摇头,海茵将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外,既然夏歆都要找自己聊了,自己再多想也没什幺意义。

「妳应该知道……我快回香港了吧?」

「嗯。」点点头,这几天恩祈一直在和自己聊她与恩祈的事,就连夏歆要坐哪班飞机回香港,海茵都已经听到背起来了。

「我知道妳喜欢恩祈,如果可以,等我离开香港之后,帮我多照顾她好吗?」

「妳知道我喜欢恩祈?」海茵惊讶极了,原本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没想到夏歆却早已知情。

刘叔郑秀秀全文_极品老木匠

那……那夏歆有告诉恩祈吗?如果夏歆跟恩祈说了怎幺办?

「我没有跟恩祈说,别担心。」夏歆给了海茵一个安抚的笑容。

「妳什幺时候知道的?」

「第一次见到妳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也许,是恋爱中的女人特别敏感吧!第一眼见到海茵时,夏歆就从她望着恩祈的眼神中看到些什幺,那是一种……只有在望住喜欢的人时,才会出现的欣喜与哀伤……,就如同自己一般。

「既然妳知道我喜欢恩祈,还要我照顾她?」海茵无法理解夏歆的想法。

既然都知道了,难道不怕自己趁着她回香港之际,抢走了恩祈吗?

「如果说……我就是希望妳抢走她呢?」彷彿看穿了海茵的想法,夏歆回答的不是海茵问出口的问题,而且她心中所想的那个……带点自私性的想法。

「妳……妳不要开玩笑了,我怎幺可能抢走恩祈。」慌了,海茵有种被人看穿想法的尴尬,她大声的反驳,想要藉此掩饰心中的不安及慌张。

「海茵,冷静点,我没有在开玩笑。」

听到夏歆说的话,海茵盯着夏歆看了许久,从夏歆的表情中,海茵真的看不出一丝玩笑的痕迹,就好像是……夏歆真的在替恩祈找一个可以照顾她的人,但为什幺?

刘叔郑秀秀全文_极品老木匠

「恩祈很专情的,就算妳回香港她也不会在台湾找别的女生,妳为什幺要这个样子?妳不信任她吗?」海茵愤怒极了,夏歆是怎幺回事?都还没回香港,就担心恩祈会出轨吗?

所以才要趁这个时候,先找好人替代自己?

「我知道恩祈专情,我最怕的……就是这样啊……」夏歆没有因为海茵的无礼而生气,她只想…在最后的几天里,安排好所有的事情,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了。

「为什幺?」听到夏歆的说法,海茵只能傻傻的反问。

「妳知道恩祈做了什幺承诺吗?她说,她会努力工作、兼家教赚钱,这样就可以常常到香港找我。」想起恩祈的承诺,夏歆悲伤的神色中透露出一点幸福。

「但我不要她这幺辛苦,海茵,妳懂得对不对?」

听完夏歆的话,海茵沉默了,没错,以恩祈的个性,如果夏歆真的回香港,那幺为了能多点跟夏歆相处的时间,她一定会发了疯似的赚钱。

「我不要她为了我,累坏了自己的身子,我不值得……不值得啊……」

「值不值得不是妳可以决定的,是要让恩祈来决定,懂吗?」看着眼前掩面哭泣的夏歆,海茵难过的红了眼眶。

「海茵,妳答应我……答应在我离开之后,好好照顾恩祈好吗?如果可以,让她喜欢上妳,好不好?」擦掉脸上的泪,夏歆再次望向海茵。

「这……」海茵迟疑了,她无法忽视心中的那股不安。

刘叔郑秀秀全文_极品老木匠

「答应我,好不好?」恳求的眼神一直紧盯着海茵不放,夏歆需要海茵的承诺。

「我尽量……」叹了口气,海茵还是答应了夏歆的要求。

「谢谢……谢谢妳……」听到海茵愿意答应自己的请求,夏歆紧绷的心情终于放鬆了下来。

这是我所能为妳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恩祈,答应我,在我离开之后,一定要快乐的……过每一天……

「等很久了吗?」夏歆一踏出公司门口,就立刻见到恩祈等待的身影。

「没有,我也刚过来。」恩祈好奇的望着公司大门,怎幺只有夏歆一个人出来?公司其他人都离开了吗?

望着大楼大厅里昏暗的灯光,恩祈有些担心,难道夏歆每天都自己一个人工作到这幺晚吗?

「大家今天都比较早下班,因为事情告一段落了,我是因为还要整理一些东西给上司,才会留晚一些些。」知道恩祈的想法,夏歆笑了,有人为自己担心真好。

「嗯,那妳一定饿了吧?!今天我们去安平吃小吃。」难得有天是可以七点多就见面,恩祈开心的计划等会的行程。

先去安平吃小吃好了,吃完可以逛会安平老街,不想那幺早离开还可以去海边看看海,多美好的一晚啊!

「想什幺笑得这幺开心?」坐上车,夏歆抱着恩祈,感受着她的体温。

刘叔郑秀秀全文_极品老木匠

「想等会要去的地方啰!出发。」孩子气的大叫,恩祈不理会路人异样的眼光,她发动车子,往今晚的第一个目的地出发。

到了安平,恩祈带着夏歆吃过一摊又一摊,直到两个人撑到再也吃不下为止。

「呼,好饱哦!」恩祈牵着夏歆来到安平老街入口,孩子气的摸着自己吃到圆滚滚的肚皮。

「谁叫妳要吃这幺多,小猪。」

「哪有。」听到夏歆这幺说,恩祈有些脸红。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来安平吃小吃,还是因为有夏歆陪伴所有胃口特别好,刚刚她可是一个人吃了好几人份的小吃呢!就连她自己都有些惊讶。

突然,一直坐在入口处的算命师父起身来到恩祈两人身边。

「两位要算命吗?」

「不了,谢谢。」看着师父一直紧盯着夏歆,恩祈心里头涌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

于是,恩祈小心的将夏歆护在自己身后,不让师父有机会做出任何事情。

「今日相遇也算是有缘,就让我免费为妳们算一卦吧!好吗?」瞧见恩祈的动作,师父只是笑笑的,并不多做解释。

刘叔郑秀秀全文_极品老木匠

「真的不用了,谢谢。」再次礼貌性的拒绝,恩祈拉着夏歆就要离开。

「施主,桃花运、桃花劫仅在一线之间,还是让贫僧为妳卜上一卦吧!」仍是不愿意放弃,师父再次向前挡住恩祈的去路。

「师父,请不要为难我们好吗?」虽然有点不耐烦,但基本的礼貌恩祈还是有的。

「唉,可惜啊可惜……」看着恩祈的眼神,知道再也劝不动她,于是师父摇摇头,转身準备离开。

「太过亦或是太多,都只是强求,凡事见好就收。」轻轻丢下一句话,师父头也不回的离去。

「怪人耶!」恩祈有些不开心的说着。

原本逛街的好心情全被师父给打断了。

「怎幺了?」打消了进去逛逛的念头,恩祈转头想问问夏歆的想法,怎知一望向她,就发现她若有所思的表情。

「没什幺。」摇摇头,夏歆收起自己的情绪。

「是不是听师父说我有桃花运,所以担心回香港之后我会被人抢走啊?别担心嘛!我只爱妳一个人的。」恩祈顽皮的笑着。

听到师父说自己有桃花运时,恩祈还真怕夏歆会生气,但想想,又希望夏歆稍微吃一点点醋。

刘叔郑秀秀全文_极品老木匠

恩祈真的觉得自己的想法好幼稚。

「少臭美了,妳才要担心我回香港很多人追呢!」夏歆没好气的说着,自己的姿色可是也不差呢!

「啊!」

「想吓人也不是这样的嘛!」被恩祈突如其来的大叫吓了一跳,夏歆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如……如果妳回香港真的有很多人追怎幺办?」后知后觉才想起这件事,恩祈已经开始为自己祈祷了。

「最好全香港的男人都看不上夏歆最好,这样才不会有人来跟我抢,疑?那女生呢?唉唷……」

恩祈完全不理会身旁翻白眼的夏歆,她已经完全陷入自己的幻想之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