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夫的小说说古言_一女多黑执事全部资源网盘1080夫高H

她什幺都不懂,只跟着杨文浩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一开始只是把E奶放在桌上、咬着铅笔的笔桿迷茫地看着黑板。

「腿打开一点。」

她害羞地听从,小腿外八,两条美腿微微分开,露出蕾丝开裆裤和阴蒂。因为到后来杨文浩简直是把相机卡进她腿间,夏情真的尴尬极了,脸上羞愤欲死的表情全被雪莉拍了下来。

后来她坐在桌子上,手撑着桌缘,M型张开脚,摆出等着人操干的动作。杨文浩嫌太简单了,就叫她拿一支笔挡着中间的缝,虽然这样肉唇还是被看得一清二楚。

杨文浩的表情几乎称得上是癡迷,「妳真是我见过最欠干的高中女生。」

她咬着唇,委屈却又无法反驳。

她本来以为尺度会再加大,但接下来杨文浩却让她去拿一支扫把认真扫地还有放在腿间假装自己是小魔女,唯一比较「不健康」的就是用扫把的顶端把一边的奶往上推而已。

之后她换了拖把,桿子靠在桌子上,而她则鸭子坐在地上,不偏不倚地让小穴和乳沟卡着拖把桿,这姿势展现了她美好的腰线以及臀线,往两侧延伸的长直美腿也是吸睛的亮点。她看起来就像在拖地的时候滑倒了,宛若无骨地伏在拖把桿上,悽楚可怜。

接着她被指定双腿分开跪在地上,塌陷着腰拿抹布擦地。夏情听着快门喀擦喀擦的声音都快没力了,似乎每拍一张照片,她就更敏感了一点,她擦着地板前后晃动的样子搔得就像已经有人在干她了。无论是已经开始出水的洞洞还是色情晃动的大奶都被拍得一清二楚。

她分明瞥见杨文浩的巨物撑起一个帐篷了,却依然沉迷于拍摄;倒是雪莉开始在催杨文浩了。

一女多夫的小说说古言_一女多夫高H

但杨文浩还是想拍些日常生活类的照片,所以让夏情继续打扫,踮起脚尖擦窗户,臀部翘得高高的,然后从下面往上拍。

后来也有夏情自己摆的pose,她找到了感觉,慢慢放得开了,动作甚至比杨文浩指定的还要夸张。像是看着书本舌头却伸出来舔弄着铅笔、靠在窗户边抚摸自己的阴缝、把胸部贴到窗户玻璃上然后翘着屁股把裙子拉高、脱下白色的长袜展示白皙的美腿等。

这美景看得两个摄影师色慾大发,又环视了教室一圈,杨文浩叫夏情趴到讲桌上。

夏情极有天分,半个身子都放到了讲桌,用手将其实已经变成E的奶子摆弄好,从前面和侧边看的人就会更加能感受到这惊人的奶量,而她也很懂得把大屁股翘到什幺高度才可以让身体的弧线更好看、更引人犯罪。

雪莉直吞口水,快门的声音就没停过。

忽然,夏情一直空虚的下体被摸了一下。

「杨、杨哥?」

接着一黑色的教鞭直落在她的阴唇上。

夏情悽惨的大叫,其实力道并不大,可是这幺猝不及防地加上她又敏感,快感跟痛觉齐下便忍不住红了眼眶。

杨文浩没有心软,冷着一张脸又快速抽打了十来下,夏情哇哇大叫,眼泪都给逼出来了。

「别、别打了… …」夏情颤抖着声音说:「我、我错了… …杨… …老师…….老师我错了!」她的泪水滴滴答答地在讲桌上聚成小水漥,好不可怜,让人好想抱住她、疼惜她,吻去她的泪水。

一女多夫的小说说古言_一女多夫高H

只是杨文浩并不心软,丢掉了教鞭,恶狠狠地问:「为什幺要穿情趣内衣上学?」

「因为、因为… …」

杨文浩两根手指打了下去,竟比用教鞭还要痛,双腿越发颤抖着,夏情哆嗦着说:「我想诱惑老师… …啊~!」一声黏腻甜美的叫声响彻整间教室。

一根手指戳进了她的小洞洞。

被戳进去的那一瞬间,升上来的不只是异物入侵的不适感、疼痛感,更多的是她感到青春期以来一直骚动的地方终于止痒了!她下面的小嘴满足地咬了手指一口,可是彷彿… ….又变得更加不满足了…. ….

「小情很不乖呢,老师要好好惩罚妳。」杨文浩从一边的笔筒抽出一支原子笔,代替手指插了进去,缓慢地抽动,但只有盖子的部分进去而已。

夏情浅浅地低吟,眼泪如珠串掉落。她的大腿不断摩擦着,屁股也跟着原子笔的进出而前后摇晃,根本不希望离开细细的那一根,可是那根本不够,她紧緻湿热的小穴再怎幺收缩还是不够。

「… …老师… …老师… …」

「谁準妳可以乱动的!」

「呜… …」

杨文浩一巴掌又一巴掌地打在夏情肉感的臀上,打出一波波白花花的浪,配合着另一手原子笔加快速度以及加大力道在夏情的小穴里冲刺!

一女多夫的小说说古言_一女多夫高H

「啊!嗯嗯嗯…….哦恩哦…. …老、老……喔喔喔喔…老师,小情……小情好痛…..哦~~」

「在老师面前不可以说谎喔,不然我就通知你的家长。」`

「呜… …不要,喔喔喔喔!老师!被我妈看到… …哈… …我会被打死的!嗯嗯啊阿~~」

整间教室都是清脆的巴掌声,啪啪啪啪!还有原子笔顶端被内壁挤压,外头的芯一伸一缩的,发出答答答答的声音,夏情叫的一声高过一声,听在她自己的耳里简直羞耻到爆!

猛地!一整根原子笔插了进去,夏情尖叫,同时被杨文浩翻过了身,并推着躺到了讲桌上,腿成M字摆着。

受到惊吓使得夏情失语,只是一直喘着气,瞪大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眼前的斯文败类,腿间的小穴配合着她的喘息一张一合,露在外面的笔头跟着动啊动的,但一直被夹得很紧没有掉下来。

杨文浩又从旁边的笔筒抽了更多的笔,这时夏情才看清楚这些笔都是被泡在润滑液里的,拿出来时笔身都湿湿滑滑的,内心被温暖的情绪给胀满了。

夏情的目光随着杨文浩的手指而移动,她能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大、小阴唇被拨开,露出更完整的水濂洞还有一直插着的原子笔,这样的视觉刺激让她的阴道吸得更欢,这不是她所能控制的!

然后她就倒抽一口冷气,震惊地看着一根又一根的笔接二连三地被插进自己的小穴,一颗心脏狂跳得厉害,等她回过身来才惊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老师?」她美丽的瞳眸充满了困惑和惊慌,腿间都不知道是润滑液还是淫水又或者只是汗水,把木头讲桌给弄湿了一整片。她的脸颊还带着泪痕,无措的样子让人好想侵犯,逗弄她的敏感点不知道会发出什幺清纯诱人的叫声。

雪莉大气不敢喘一声,快门声也很早就关了,就是不想打扰杨文浩,但她真的克制不住抵上了杨文浩的位置,把夏情好美好美的阴部拍了个遍,尤其是它呼吸的瞬间,简直会要了摄影师的命。

一女多夫的小说说古言_一女多夫高H

「妳是来3P的吗?」杨文浩冷漠地问。

不等雪莉反应,杨文浩的手已经隔着薄沙滑进了雪莉的双腿之间,用力地按进小洞,然后前后摩擦,雪莉重重地喘着气,腿间涌上了阵阵快感,差点把珍贵的摄影器材摔到地上。

不明白局势为何发展成这样,夏情委屈地哭了,她的双手握住了小洞里的五支笔,竟然开始缓慢地抽差起来!

「老师… …老师是小情的… …哈啊… …小情很乖… …呜嗯~老师只能、只能玩我一个人… …呜… …」

握住了夏情的手,杨文浩用这一生难能可见的温柔一颗一颗地舔掉夏情落下的泪珠,确认她的眼睛只有他的身影再无眼泪后,他才用嘴堵住那仍在颤抖的双唇,舌头长驱直入顶到了喉头,让她除了嗯嗯嗯的声音再无抽噎声。

被这幺舔着、顶着,夏情感觉自己要化了,杨文浩的吻八分温柔二分霸道,甜得她不可思议,脑子烧成一团。

她能感觉到杨文浩的手覆上了她的胸部,解开制服所有的釦子,青春富有弹性的胴体展示在镜头前,大片昏黄的日光撒在上头,宛若太阳的女儿。

杨文浩一路吻,所到之处湿出痕迹来,他轻轻地咬住雪白糕点上的红莓,满意地听到夏情的娇吟。

将夏情圆圆白白的双乳放出来,完全就是一道可口的点心,杨文浩也不客气地品尝,用舌头顶弄、大力地舔,用手搔刮、轻扭,或是整个手掌覆盖在胸部上下推拿,感受细緻的肌肤和软绵绵胸,掌中凸凸的触感更是妙得一绝。

「老… …师,小情要不行了… …」

她脆弱的手臂攀上了杨文浩的肩背,整个人都想往他怀里拱。

一女多夫的小说说古言_一女多夫高H

「宝贝,我们慢一点来,」杨文浩往后抓住夏情的手腕,带她往自己胀痛的下半身摸去,她被这热度和硬度吓了一跳,偏偏杨文浩抓得死紧。「摸摸老师的小弟弟,他好想认识妳的小妹妹,他等了好久好久,可是不慢慢来小妹妹会讨厌小弟弟的。」他亲了一口夏情的嘴角。「小情是好孩子,会帮忙照顾小弟弟的对不对?」

受到蛊惑一般,夏情真的拉开杨文浩的裤子,帮忙撸起管来,她哪里懂什幺技巧,但这对忍了很久的杨文浩而言已经足够了。

他继续他漫长的前戏,挑逗着夏情每一寸神经,玩弄她勃起的阴蒂,拉起、搔刮,修长的手指还时不时在洞口附近徘徊或是偷偷伸进一点点。那个地方非常敏感,夏情不断地叫着「老师!」,最后一个挺身,竟是达到高潮了,仰望着天花板,拼命喘气。

杨文浩直起身来,抽出了那些笔。

「啊!」

一股淫水放肆喷出来!

他欣赏着这个躺在讲桌上的女学生,一头秀丽的黑髮散开,半张着眼扑朔迷离,樱桃小嘴呼吸着,大奶跟着上下起伏,制服还穿在身上,刺人眼球,卡在乳下的蕾丝内衣更是神来之笔,再往下是她已经拉高到腰部的裙子,露出整个三角地带。她如同一只来到岸上濒死的美人鱼,欠干得不得了。

趁她还敏感,杨文浩终于干了进去,他的速度很慢,如同用温水煮青蛙,逐渐烧掉夏情的理智。

当整根没入时,两人同时长舒一口气。

确认夏情真的适应了,杨文浩才真的挺腰而动,惹得夏情又是啜泣又是呻吟,最后索性咬住自己的手背。

她胸前的两颗大球被撞得上下上下晃动,乳波让人鼻血直流,想狠狠地揉捏,像捏麵粉糰一样,搓揉成各种形状,尤其是那两粒乳头真是怎幺玩都玩不够,反正怎样都好,就是不要再这幺挑衅男人的神经了。

一女多夫的小说说古言_一女多夫高H

杨文浩死死瞪着被自己撞得乱跑的大奶,挺腰的动作更快了,啪啪啪啪啪!不只有大奶这个凶器,夏情的小穴更是名器,小嘴贪心地吃着大肉棒,杨文浩进去的一瞬间就被吸得死紧,穴穴又湿又热,舒服得他差点要洩了!他必须要惩罚她!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怎幺可以有这幺淫蕩的小穴?

「老师!哦哦哦哦哦!慢、慢一点!啊~!顶、顶得太深了…….哈…」

于是杨文浩大力干进去后,极度缓慢地从最深处出来,他的肉棒在小嘴那儿一下一下地戳着,任凭那小嘴怎幺开口去吸就是不进去。她全身布满一层薄汗,性感得无可救药,脚上还穿着及膝的白色长袜跟皮鞋,清纯动人。

休息够了的夏情感到空虚,穴穴痒痒,只得娇滴滴地呼唤道:「老师~~」

「什幺事?小情同学。」

「小情想要… …」

「想要什幺?」

夏情的脸比夕阳还要红。「下面的小嘴想吃老师的大肉棒……」她自己说完,阴道就狠狠地缩了一下,这时她更感到空虚。「小情刚刚那幺认真的打扫,给我嘛!老师~小情很乖的~」

「骚浪的贱货… …」

杨文浩认命地再次插进去,随着自己喜欢的节奏狠狠干了一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