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关于五四和青春的朗诵稿品木匠_极品老木匠

徐若凝─我没有把他弄哭,绝对没有,都是生鱼片害的啦!

/

「喂喂喂!什幺啦,只抢我的,臭余钧你会不会太过份啦!」只抢我的,有没有搞错,明明小时候约定好枪口要朝外的,现在对着我,这样不对吧。

「过分?不会阿,对你刚刚好。」

「生—鱼—片—」我瞪,还顺便赏你一拳。

「欸,小姐会痛的,你的气质呢?」你睨了我一眼。

「气质什幺的早就被你破坏了啦。」

「哈哈哈——」你爽朗的笑声迴荡在我们之间,阳光轻轻的洒在你的身上,在阳光下的你,笑容特别的亮眼。

「余、余钧学长,那、那那个我、我我我喜欢你—」一个有着飘逸的长髮、长长的睫毛,笑起来还附赠小酒窝的学妹突然闯进了我们之间。

「欸学妹,你愿意当我的武器吗?」生鱼片你在搞什幺!人家一个漂漂亮亮的学妹你竟然问他什幺怪问题,忍住上去揍他一拳的冲动,我只是狠狠的瞪着生鱼片,似乎发现我的目光,你转头抛了个媚眼。

「余─」

绝品木匠_极品老木匠

「徐若凝你闭嘴。」你瞪了我一眼:「学妹?」

「阿?恩恩?喔、好。」学妹有点慌了,眼神四处飘移着。

「去去武器走─」突然你指着学妹大喊。

沉默在我们之间流动。

「学姐。」学妹转头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我:「我这是被打枪了吗?」

莫名被点名的我转头看向你,那块该死的生鱼片竟然朝我点头,我才不想把洋娃娃学妹弄哭。

「呃…好像是,可是、可是学妹你─」语未落,学妹就哭着跑走了。

「徐若凝,学妹哭啰。」你一脸冷笑的看着我。

「那是你拒绝人家的。」

「你讲完话才哭的。」

「原因是因为被你打枪,学妹这幺漂亮干嘛不接受。」

绝品木匠_极品老木匠

「没感觉。」你耸肩。

「试试看也好。」你的眼眸似乎闪过一丝忧伤,我以为是我眼花看错。

「不好。」

「真想把你丢到芥末酱里面沾一沾吃掉。」

「你要吃我?不好吧,虽然我有麦当劳的六块麦克鸡块,但是我们还没18阿。」

一拳打在他的后脑勺上:「不要想歪了。」

「我智商180的头脑被你打笨了赔不起的。」你站了起来:「去买饮料,好渴。」

「好歹我智商也没比你差到哪,走吧。」我拍拍屁股也站了起来,和你慢慢的往饮料店移动。

一路上我们什幺也没说,不觉得尴尬,也许这是我们从小培养的默契吧,安安静静的在各自的世界,相遇时却也没有隔阂,说句实话,你其实跟我很合得来。

「到了,还有你再走一步就要撞到电线桿了。」

「哇─真的欸。」我赶紧剎车停下,转身和你走进饮料店。

绝品木匠_极品老木匠

一次一次的惊喜竟然一次比一次还要大,先是纸胶带,再来是学妹,还有无生命的电线桿,最后是─

「学长─」我开足马力冲向柜檯。

「嗨!是若凝学妹,对吧?」学长头给我一个笑容,若凝学妹,天啊!学长记得我欸,我发狂的点头。

「白癡,再点等一下脑浆溢出来。」你走到我身旁拍了我的头。

「打─我干嘛啦。」打屁喔三个字差点从口中蹦出来,再怎幺没气质,在学长面前还是得装一下的。

你摇摇头,在一旁窃笑着。

「那个若凝学妹,你要喝什幺?」

「我要一杯珍珠奶绿,微糖微冰。」从钱包中拿出零钱给学长,没多久,学长也将饮料递给我。

「学长,你怎幺在这工作?」缀了几口,果然学长泡的就是不一样,特别好喝。

「白癡,学长是不能在这打工吗?你家住海边喔,管这幺多。我要一杯红茶半糖少冰,徐若凝帮我付钱。」

「你明明就知道我家住哪…不要帮我乱改地址,我只是想问像学长这幺会弹钢琴的人怎幺会想来饮料店打工嘛,一直摇饮料,一点都不好玩。」我偷偷的在学长看不到的地方用力的踩了你的脚。

绝品木匠_极品老木匠

「学弟,你的饮料。」学长将饮料给余钧后,转过来看着我:「若凝学妹,工做这种事,我觉得还是要自己亲自体验后,才能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工作,其实在饮料店打工还蛮好玩的,可以遇见若凝学妹你,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呢。」

「徐若凝钱啦。」待学长说完,你马上开口。

「我干嘛帮你付?」

「你一直跟我讲话,我要回你,所以我会渴,是你害的。」

「好啦,都我害的。」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钱地给学长。

「本来就你害的。」

「学长我们先走了,再见。」我转身和学长挥挥手。

走出饮料店几步,再回首看见的是学长忙碌的身影。

「欸,饮料不健康,记得要喝完。」耳里传来你的嗓音,我知道那是属于你的关心。

希望我少喝饮料,想关心我,就直说嘛。

我们在夕阳下的步伐,影子逐渐拉长,显得有些惆怅,我们依然沉默着,这是我们的平衡,有点微妙,却依然存在着。

绝品木匠_极品老木匠

微有话要说─

生鱼片开放抢购///

想扑的就来吧

各位可爱的小读者//有兴趣的人快来找微的小ig吧(无线诱拐)

不知道的小读者们可以到简介的地放看///

余钧:来者通杀(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