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别班里男生㖭女生胸的照片诊断_本名恐惧症

寂静温暖的空间里,叶未言欲搬开他整个横过自己身子的手臂起身,却如蚍蜉撼树,挣扎不过无奈只能重新阖上双眼。

“唔…”终于,在她无语时,顾慕之呓语了一声,扫过她脖颈间的呼吸起了微妙的变化。她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时间不早了,你快去公司上班。”

顾慕之懒洋洋地掀开眼皮,弯长的睫毛轻扫过她细腻的肌肤,让人心间痒痒的,亦酥酥麻麻的。沉默片刻,他也只是敷衍的应了一声,却丝毫没有起身的打算。再次沉默下来,便是他的薄唇贴上她的耳朵。

“别…唔…”即将脱口而出的拒绝就这样被他吃进去,开始绵长甜腻的纠缠不休……

叶未言失去秘书的工作后,找到了一份更为高薪的工作,就是愉悦顾慕之的身心,美人在怀,他什幺都不管不顾的在家缠了她几天,更是不愿意去公司上班,颇有种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感觉。

终于在她锁紧房门不让他进屋后,顾慕之才肯服软出门,叶未言便当做休假的在家把这几天所缺的睡眠都补回来,誓要睡个昏天地暗。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时,她才不得不爬起来,迷迷糊糊地拿过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不情愿的接听,刚开口就表现出自己的不耐烦“干嘛?”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片刻,才咬牙说道“谁允许你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翅膀硬了是吧?”

叶未言一听到李洛天的声音就受不了,从床上坐起来道“大总裁,我都不是你的秘书了,用什幺语气说话是我的自由。”

鉴别诊断_本名恐惧症

“不管你是什幺身份,都不允许挑战我的耐心。”

他那天就是这幺酷霸拽的炒她鱿鱼来着,每当想起那一幕叶未言就气得牙痒痒,人也清醒了不少。依稀记得,这个时间段他该身心疲惫的到处寻找失踪的女主了吧?于是故意尖酸道“怎幺大总裁还能百忙之中抽空出来给无关紧要的人打电话,公司里不是还有小职员需要你的温柔关怀吗?”

该死!想起趁他不注意逃跑的秦馨,李洛天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以霸道的口吻命令道“你给我回来工作。”他要把时间精力用去找秦馨,工作上的事,需要她这个熟悉业务的秘书帮忙。

“总裁,我不缺钱,也不喜欢你。”不缺钱,她为什幺要回去工作,不喜欢,她为什幺要莫名其妙被炒后回去工作?总之就是,她不会回去工作的,她不是傻傻的只懂得在背后默默付出的女配。

李洛天表情一僵“你不喜欢我?”她以前总是喜欢用爱慕的目光追寻他的身影,如今她说不喜欢,鬼才相信。

叶未言觉得那个冤枉“哎哟,真是好大的误会啊,我男朋友比你好看比你有钱还不酷霸拽,人家优点多着呢!”

果然是有了男朋友,李洛天板起脸朝着话筒冷然道“随便你。”

电话一下被挂断后,叶未言冷哼了一声,想利用她的感情让她做牛做马,没门。丢下手机躺回去才五分钟不到,铃声再次响起,她深吸了一口气,随手接听道“求我我也不回去。”

鉴别诊断_本名恐惧症

“你再说一遍?”里头传来连玉受伤的声音。

“妈,你怎幺打来了?”叶未言懊恼的挠挠头,活该不看来电显示。

“你长时间没有回家,我就不能打个电话?”

“我…”

未待她开口,那头已经开始絮絮叨叨起来“工作再忙也要知道回家吃顿饭,人家那些住得远的,一年两年才回趟家可以理解,可这一个小时不到的车程,你连一点油钱都不愿意出?怎幺比你哥还不如,他倒还会回家看看,你呢,就是从来没见过影儿。”

在连玉说话时,叶未言已经走出房间在沙发上盘腿坐下,一大串声音中只抓住了一个重点“顾慕之回家了?”

“都是一家子,什幺‘顾慕之’叫得这幺生分?”

“哦,慕之回家了?”叶未言乖乖的换了个不生分的。

鉴别诊断_本名恐惧症

沉默半会儿,连玉才道“那不是,你哥可比你懂得孝顺,带了不少养颜美容的补品给我呢!刚刚还坐在旁边来着…陈妈…”那头传来嘲杂的声音,顿了一下连玉才继续道“你哥还在呢,你要不也回来吃个饭?”

玄关传来开门关门声,叶未言扭头一看,来的不正是连玉所说的在家的顾慕之吗?她的嘴角一抽,和着连玉是想唬她回家吃饭呢。

顾慕之换好鞋后,在她的视线中悠悠的走过去在一旁坐下,宝贝似的把她搂进怀里又亲又摸“在和谁打电话?”

“嘘…”她把食指靠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可连玉的听力比她想象中的敏锐多了,立即狐疑的问道“谁在说话,男人的声音?”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妈,我明个儿就回家。”该来的还是会来。

连玉的思绪一下被拐跑“真的?”

“嗯…我想介绍个人给你们认识。”叶未言朝顾慕之笑了笑,抬手捏住他削尖的下巴,吧嗒一声亲上他的嘴角,换来他愈发温柔的笑眼和更加紧实的拥抱。

这消息跟个原子弹似的,在连玉的脑海里炸出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紧接着有些许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陈妈…陈妈你听到了吗,小言有对象了……”

鉴别诊断_本名恐惧症

通话结束后,叶未言直接瘫倒在顾慕之身上,把脸埋在他的胸膛里,鼻尖萦绕着他的清香气味,觉得安心极了,什幺男主,什幺兄妹,都不是事了。

“这幺累吗?”顾慕之笑着揉了揉她的发顶,把手中的保温壶放在她怀里“陈妈牌鸡汤。”

叶未言蓦地坐正身子“你还真的回家啦!”

他淡笑道“当然要回家讨好丈母娘。”顺便带点鸡汤给她补补身子。

听完这话,她声音一噎,怪不得连玉说他给带了补品,她若是知道他买那些东西的目的,估计吃不下。“可怜我也要搞定你爸。”叶未言捂脸,想起顾阳辉慈祥的笑脸她就愧对。

“我爸好解决。”他有自信的扬起唇角“一个月前我和他说开了喜欢男人,他现在还烦着呢。”

“搞事情,正常人会这幺闹长辈吗?”叶未言撇了他一眼,原来他早就悄无声息地把准备工作给做了,相比于喜欢男人,喜欢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便不是个事儿了,好心机。随后想想又觉得不对劲“一个月前,我们还不是这种关系吧?”

“我是为了躲避相亲。”

鉴别诊断_本名恐惧症

她摆摆手“得,原来是为了自己。”狗血小说套路,可惜他不是男主,也缺少一个女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