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趴在床上来回蹭_女最容易脱单的工作人趴下开

乌云密布的天空被一道响雷震破宁静,小巷子里,叶未言曲身侧躺在地,表情痛苦的捂着小腹,模样与她相似九分的叶未沁蹲下身,扬起笑脸,声音清脆“姐姐对不起,我下手有点重了。”

叶未言睁开一双红瞳,冷冷的瞪着眼前这个看似单纯无害的绿瞳少女。犹如柱子般立在一旁,身着韩式校服的面瘫少年游诺开口道“小姐,要下雨了。”

叶未沁抬头看着黑压压的天空,点点头“嗯,是该下雨了。”她起身,拍了拍校服短裙上莫须有的灰尘“走吧!”跟在她身后走了几步,游诺回头看了一眼叶未言,见她仍躺在那一动不动,便瞬移到她身旁,打开手中的大黑伞,放下。

“阿诺,快点走啦!”前方传来叶未沁的催促。

“是。”游诺一个瞬移,重新回到她身边。

“你管她干嘛?”

“毕竟是大小姐。”

……

喜欢趴在床上来回蹭_女人趴下开

少年少女的声音随着他们的渐渐走远而消失,叶未言仍然只能躺在原地。一道闪电劈开天边的黑沉,从空中急速坠落的雨滴打在黑伞上,滑落在地,由于伞的遮挡,她没有淋到雨,却被地上越积越多的雨水浸湿,想站起来,无奈全身瘫软无力。

这是一个有吸血鬼存在的世界。妹妹爱上姐姐的男朋友枫亚,把姐姐打伤后,趁着她沉睡期间,假扮姐姐进入a中与枫亚交往,直到后来,才鼓起勇气告诉枫亚自己的真实身份,然而他完全不介意,因为自己亦早已爱上她。

接收完背景记忆后,叶未言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有得啪都一样,有什幺好介意的……

越来越大的雨滴打落在地,形成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水洼,少年顶着书包踏过水洼在街道上一路飞奔,被雨水打湿的白衬衫紧贴在身上,映出他清瘦的身躯。路过一条巷子时,他蓦地停下脚步,双眸凝着一把放在地上的大黑伞,沾着雨雾的长睫毛颤了颤,正在考虑该不该过去。

叶未言深呼吸几次,试着运用吸血鬼的治愈能力来疗伤,却发现作用甚微,想来真的如剧情那般,需要沉睡一段时间才能痊愈。她舔了舔干燥的唇,好想喝甜甜的…血…

少年不知何时已经走到黑伞边,见到里面躺着一个人,便伸脚踢了踢,冷冷的问道“喂,死没?”如果死了,这把伞就是他的了。

察觉到有人在踢自己,叶未言不明所以的抬头,突然,雨水滴进眼眸里,模糊了她的视线,为她挡雨的黑伞已经被人拿走。溥熠撑起伞理所当然的为自己遮雨,见到叶未言动了,便道“怎幺没死。”不过没死也不关他的事,他淡淡的撇了她一眼,抬脚离开。

叶未言叹气,这幺明目张胆的抢劫,他是第一个。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她眼明手快的伸手抓住他的裤脚,乞求道“带我走。”

喜欢趴在床上来回蹭_女人趴下开

显然溥熠不是心地善良的好好少年,似乎听到了什幺荒唐的事儿,他嗤笑一声,挣开她的手。叶未言坚持,用尽全力奋起抱住他的脚,喉咙似乎被砂纸磨过般,声音尤为沙哑“求求你。”

溥熠亦坚持不理睬,可惜脚抽不出来,他蹲下掰开她的手,绝情道“我不喜欢收留流浪猫。”

“只要带我离开这里就好,不用你收留。”

“很忙。”溥熠挣开她的手后,迈开长腿大步远离,他还要去店里打工,哪有空多管闲事。

叶未言带着哭腔的喊道“求求你救我,不然我会死在这的!”她在试图引起他的同情心。溥熠的身子顿了一下,缓缓停下脚步,眼神意味不明的凝着地上的水坑…大概两分钟后,他抬脚继续向前走,很快身影便消失在巷子口。

唉…这世道有同情心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叶未言抹掉脸上的雨水,奋力的爬到墙边,靠墙借力站起来,缓慢地向前移动,每走一步,她的小腹就如被利刃来回划割,比痛经难受百倍。该死的女主打哪里不好,偏挑她最脆弱的小腹死命揍……

一分钟就能走完的巷子,叶未言花了整整五倍的时间,看到车如流水的大马路后,她松了一口气,只要有人路过,她就有救了。

“喂。”

喜欢趴在床上来回蹭_女人趴下开

叶未言转头,溥熠撑着伞站在一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扬起好看的笑脸“就知道你是个好人。”

溥熠撇嘴说道“我不想当好人。”可能是良心未泯,一想到她说自己会死,他走着走着就拐了回来。

“拿着。”溥熠把伞交到她手里,在她面前蹲下,做出背人的动作姿势。叶未言自然是很不客气的趴在他背上。终于把她背起来后,溥熠问道“方向?”叶未言指了指右边,原主在外租的公寓就在那边。

街道旁,清瘦的少年背着美丽的少女一步一步的前进,行人脚步匆匆的越过他们时,仍然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两眼。

叶未言无精打采的眼神不经意扫到他白皙的脖子上,清楚的看到透白的肌肤内,血管里流动着新鲜的血液,蓦地红瞳闪过一道光,她张嘴露出尖牙,好想…溥熠突然调整了一下她的位置,嫌弃道“重死了。”

听到他的声音,叶未言的牙停在他的脖子侧,顿时意识清醒,差点就把持不住想吸干他!她吸了吸鼻子,努力忍住心里的躁动,只是这位少年的味道好香好熟悉…于是,她伸出舌头舔过他脖子上的皮肤。

小腹在刺痛的同时,蓦地泛起一种舒服的感觉,她湿了……

“叮,发情对象确认完毕。正在获取资料,资料获取完毕:

喜欢趴在床上来回蹭_女人趴下开

姓名:溥熠

姿色:上等

羞耻:0”

溥熠本来走得好好的,脖子上传来的柔然冰凉触感让他僵住身体,耳根一下热起来,恶狠狠地威胁道“再不安分我就把你丢下去。”

“对不起,你太香了,我没能忍住。”叶未言一只手撑着伞,一只手环住他的脖子,身体紧紧地贴着他,生怕他真的把自己丢下。

少女柔软且带着凉意的酥胸一直在脊背上有意无意的摩擦挤压,溥熠一度深呼吸才冷静下来。两具单薄的身子紧贴,在冰凉雨水的作用下,叶未言可以清晰感受到自他体内散发出来的热量,她弯起眼角把脸贴在他的颈后,感觉真的好温暖好舒服,唔,不小心又动情了!

溥熠发现腰背上总是被凉凉的水渍打湿,他不耐道“你有没有好好打伞?”

“有啊!”叶未言更是贴紧他,确实有好好的打伞来着。

喜欢趴在床上来回蹭_女人趴下开

总有种背着死人的错觉,冰冷得紧,溥熠咬咬牙又调整了一下位置,继续向前走。走了很长一段路后,他才忍不住问道“你到底要去哪儿?”

她可怜兮兮道“我好像失忆了。”

“滚。”

“好人做到底。”

“……”都说不喜欢做好人的,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懊恼,一时冲动背了个麻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