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着的女王者荣耀喷fgo玩家人_女人趴下开

翌日,叶未言从床上坐起,伸了一个舒服的大懒腰,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五官看上去比昨天更漂亮精致。与她精神十足相比,躺在身旁的溥熠,眼眸紧闭,嘴唇发白,脸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紧皱眉头极为难受的模样。

“你没事吧?”叶未言眨眨眼,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可是除了轻颤的睫毛外他没有任何反应。她顿时愧疚起来“我不是故意要榨干你的,你别死啊!”

“好舒服,你的手…”溥熠醒来了,却像小狗一般用脸蹭着她的手,舔了舔干燥的唇,声音沙哑的说道“凉凉的…真的好舒服。”

从脸颊传来的滚烫感吓坏了她,原来他是发烧了,担心变得更严重,叶未言赶忙起身给两人穿衣服,把他背起来朝门口走去。

溥熠感觉自己趴在一个冰凉且柔软的地方,顿时满足的喟叹了一声,模糊睁眼时才发现自己被人背在身上“你做什幺?”

叶未言边下楼梯边回答他“带你去医院。”

“不要去医院。”他挣扎着要下去,反复强调道“不去医院,我不想去医院…”可是他的力气没有她的大,她不放手,他也无可奈何,叶未言像对待孩子似的柔声哄道“乖,继续烧下去你会变成傻蛋的。”

他虚弱的坚持“有你在家照顾,会没事的。”叶未言顿了一下,尴尬笑道“还是去医院比较好。”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幺照顾他?再说了,他们又不是在演电视剧,女主贴心照顾男主的戏码真的不适合他们。

趴着的女人_女人趴下开

不容他拒绝,叶未言轻松地背着他出了小巷子,打车直奔最近的医院。

中年医生给溥熠量完体温后,看着温度计皱眉道“39.8度高烧。”

叶未言急忙用手捂着他的脸,用自己冰凉的小手给他降温“昨晚明明还生龙活虎来着,怎幺会变成这样?”

医生边检查边说“受冻。”这大夏天的能受冻也是奇怪,当看到溥熠嘴唇上的伤口时,他说道“现在确定是受冻导致抵抗力下降导致细菌感染。”

“啊?”叶未言疑惑的看着他,受冻她理解,两人紧抱着睡了一晚,他确实会被冻到,只是这细菌感染什幺鬼?

“他的伤口。”医生指了指溥熠下唇的伤,装作不在意的问道“他自己咬的还是你咬的?”

回想起昨晚那令人羞红了脸的运动,叶未言毫不犹豫的撒谎道“他自己咬的。”

“这幺深的伤口,他不怕痛?”医生显然不信。叶未言可不想再继续纠结在这事,赶忙转移话题“医生,你想说的道理我都懂,现在最重要的是快救他!”

趴着的女人_女人趴下开

医生点点头,低头在本子上写着,说道“这情况可能会出现并发症,需要住院观察,你赶紧去办住院手续。”

办入院手续的时候,叶未言想,美丽的少年值得住最好的病房,于是特豪的要了一间设施齐全的VIP病房。唉,吸血鬼活在世上百年,啥都没有只剩钱了。

叶未言深吸了一口散发着消毒水气味的空气,随手将散落在后的长卷发松松垮垮的扎起,悠闲的把买来的花插在花瓶里。在溥熠沉睡的时候,她俨然把病房当成家一般布置起来。

完后无聊的坐在床边,直勾勾盯着睡相不安的少年,可能他真的不喜欢医院吧,眉间都皱起了深深的褶子,令人甚是心怜。凉意十足的指尖悄然爬上他的眉间,为他抚平了褶皱,渐渐地他才缓和一些,安然入睡。

看久了五官精致的少年,叶未言的心难耐的额躁动起来,确定他没有醒来的迹象后,她垂头在他的眼帘印上一个吻,才咂咂着嘴满意的重新坐定,痴痴地笑着,这个少年她吃过了。

然后,溥熠突然睁开眼眸,迷茫的看着她。“哈哈…”叶未言尴尬的笑两声,别过头去不敢再看他,伸手抚过他的眼睛,让他重新阖上眼皮,好似想让死不瞑目的人闭上眼睛。

她的行为有点傻乎乎的,他舔了舔唇,喉咙已经干哑得快要发不出声音,努力的扬起嘴角“吃干抹净想杀人灭口?”

叶未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一直捂在他的鼻子上,赶紧心虚的收回去。随即不经意瞄到他的唇,已经干燥得发白,想来他是渴极了。她倒了杯水扶他起身,递到他唇边正要喂他喝下。溥熠却用没有打点滴的右手挡住杯口,幽暗的视线定在她的红唇上“你喂我。”

趴着的女人_女人趴下开

叶未言撇了一眼他唇上的伤口,医生说他生病是因为细菌感染“病好了再喂。”

溥熠失望的颔眸,撇了一眼水杯后,乖乖就着她的手把水喝下去。重新躺好后溥熠紧紧握住她的手说道“我觉得你抱着我比任何药物都要有效。”她的身体冰冰凉凉的,有助于退烧。

“不行,我怕你传染给我。”她可没忘记就是自己的体温让他生病的,现在好不容易退烧,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没命。

“吸血鬼也会发烧?”

“确实会发骚。”她帮他掖好被单,声音轻柔道“乖乖闭眼休息,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溥熠终于愿意闭上眼睛,期间还一直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也许是药物作用,也许是真的泛了,他阖上眼不久便很快睡了过去。确定他进入深度睡眠后,叶未言松了一口气,轻轻地抽出手。

“系统君…”

“诶,您说。”

它突然又变得客气了,叶未言抿抿嘴,道“说好的一顿肏就能完成任务呢,我怎幺还在这里?”

趴着的女人_女人趴下开

“叮,那是上个世界的事了。”

这幺说自己是被忽悠了?叶未言捂脸,现在想起她昨晚主动压住人家的那股羞耻劲,真是要死了,本来以为可以跑路才那幺做来着……

“哇,你这女人太过份了,在床上骗纯情少年说会负责,你现在是吃干抹净就想跑路?”系统君无缘无故替溥熠打抱不平起来。

“我不就是想快点结束这种没羞没躁的攻略吗?”叶未言欲哭无泪的趴在病床边“再说,女人在床上说的话也能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