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男生纹眉好不好每节课都上的人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哈哈哈…好骚…流了这幺多水…快拍下来……”

朦朦胧胧的世界里一片嘈杂,叶未言掀开疲重的眼皮,尚还朦胧不清的视线里,隐隐察觉到四周有人影幢幢,背景记忆灌入后,她兀的睁大眼睛坐起身,瞬间睡意全无。

对面的大床上围着三个少年,一个少女正跪趴在中间,任由他们粗暴的对待着,本来雪白的臀部被拍得又红又紫,全身痉挛着持续高潮不停,一个射了抽出肉棒后,另一根粗大的肉棒便就着缓缓流出来的精液猛地插进去。

“啊…好舒服…好厉害…用大肉棒狠狠地肏我的小骚屄吧…哈啊…”

“小穴嘴真馋…被我们肏了这幺久还紧紧绞动着想吃大肉棒…”庄越熙邪笑着,骑马似的跨腿半蹲,又是一顿狠肏。每一次抽插都会不断拍打着她的屁股,享受肉壁抽搐夹紧的快感“变态的身体…一打屁股里面就收缩得紧紧的…”

在一旁拍摄的夏子晏,似av导演一般指导道“扒开她的屁股让我拍下她的菊穴…”

庄越熙边重重的挺动下体,边将吴娅雯的臀部掰开,顿时粉嫩如花苞的小菊花暴露在三人眼前,被清晰地捕捉进镜头里。夏子晏咯咯笑了几声,拍摄之余将手指插进软软的菊穴里,恶意的搅弄。

“呜呜…别那样弄菊花…好痒好难受…”

大学每节课都上的人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夏子晏伸进两根手指更过分的玩弄“才随便插两下菊穴就有感觉了…不愧是学校的尖子生…连身体都比别人懂得享受……”

在旁撸管许久的林丠哲一下忍受不住欲火“我想肏她的菊穴…”

吴娅雯情欲迷离的随他们摆布着换了一个姿势,被两个俊美的少年夹在中间,前后穴洞都被粗壮的肉棒喂得满满的“啊哦…小穴吃进去了…把大肉棒都吃进去了…好大…啊…啊…肏烂了…要坏掉了……”

“菊穴比小穴紧多了…真他妈爽…啊…”林丠哲从她身后揉着那双保龄球似的大奶子,快慰的粗喘出声。拍摄的夏子晏也没闲着,把肉棒一下插进吴娅雯的小嘴里,粗暴的进进出出,她身上三个洞都被粗壮的肉棒填得饱饱的。

看过这幺多肉戏,NP还是第一次见,叶未言自醒后便保持姿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担心自己被人发现,连呼吸都放轻了不少,可是抵不住镜头捕捉到她的脸,见她睁开眼睛后,夏子晏熟稔的打起招呼来“叶老师,下午好!”

“……”叶未言故作淡定的撇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林丠哲故意把吴娅雯的脸掰过来看向叶未言“你看…你最喜欢的老师正看着你在我们身下浪叫呢…快看…啊嗯…小骚屄夹得真紧…是担心老师发现你是淫荡的学生吗…嗯…”

“不要…不要…呜呜呜…老师不要看…啊啊啊…”吴娅雯眼睛里含着泪水,小嘴却忍不住浪啼,庄越熙更是借机将硕大的蘑菇头顶入她的子宫内,恶意的搅弄,身不由己的快感冲击着她的脑髓“啊啊啊…不要那样蹂躏子宫…啊嗯…爽死我了…”

大学每节课都上的人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夏子晏抽出肉棒捏起她的下巴,高高在上道“说…你是谁…你最喜欢什幺…快说…”

“我是…哈啊…是精液肉棒的肉便器…最喜欢大肉棒…没有大肉棒活不了…啊啊啊…”

“怎幺…不喜欢老师了吗…之前不是口口声声说讨厌男人…只喜欢老师…怎幺现在又变了…女人真是善变…哈哈哈…”

“老师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能再继续喜欢你了…大肉棒好爽…大肉棒好喜欢…啊哦…继续这样插我…”吴娅雯快慰仰起头,从眼角沁出了泪珠顺着潮红的面颊滑落嘴边,与来不及吞咽的唾液汇合,闪出淫靡的光芒。

夏子晏在拍摄之余一直盯着叶未言那张靓丽的脸蛋,渐渐便起了别样的心思,于是诚意的邀请道“老师,一个人躺着冷清,想不想加入我们?”

叶未言心里一惊,蓦地瞪大眼睛,此时夏子晏已经放下摄影机手执针筒走来,她想挣扎起身,无奈双手被紧紧绑在身后。“系统君,救我。”她在心里呼救。

“叮,剧情需要,你只能自救,保重哦,亲。”系统君在关键时刻还给她卖萌。

该死的剧情,叶未言撕开喉咙般猛地大喊出声“救命…”

大学每节课都上的人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啪’,她一出声,夏子晏便狠狠地掴了她一巴掌,笑嘻嘻道“安静,保护好嗓子在床上叫哦。”手臂一阵刺痛,他把药水快速注射入她的体内,同时解释“这是可以让你更爽的药哦,不然你是满足不了我们的……”

媚药在血液里缓缓散开,药效快且强烈,才一会儿时间,叶未言已经意识朦胧,脑袋嗡嗡嗡直叫,好渴好热,身体麻麻痒痒的,似乎有万千蚂蚁在啃咬,她难耐的哼出声……

夏子晏满脸兴奋的解开她身上的绳子,正想把她抱上床,哪知她的眼神顿时一片清明,趁机狠狠地咬住他的脖子。

夏子晏脸色一变,扬手又是一巴掌“贱人。”身体被丢下重重的砸在地上,叶未言不吭一声,趁他不注意撑起上半身眼明手快的拿过桌上的酒瓶,‘嘭’的一声奋力磕在桌角上,不顾尖利的玻璃划破手指。在他惊愕的眼神下,抓起碎片往自己的大腿划过,疼痛促使她的头脑清醒几分,潺潺流出的血液把她身上的白色裙子染成红色。

额头上冷汗直流,叶未言撑着桌子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紧紧地抓着玻璃对向他,因疼痛而失去血色的双唇紧抿“放我离开。”

夏子晏不紧不慢的向她靠近“给本大爷上是你的荣幸,别不识好歹。”无数的女人扑上来求着他们玩呢,得此殊荣还不知道感激的跪舔,这女人真是个傻的。

“你算个屁。”

听到她的话话后,夏子晏咯咯咯笑起来,缓了一会儿才抹掉眼角笑出来的泪水,道“如果我真的是个屁,那这世界的大部分人连屁都不如。”夏家地位之显赫,自然是她这个小小的音乐老师无法理解的。

大学每节课都上的人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他逼近一步叶未言便踉跄的退后一步,腿上的疼痛渐渐变得麻木,因药物作用变得神智不清的大脑令她紧紧用力咬住下唇保持清醒,都出血了仍不肯松开。

庄越熙在玩弄吴娅雯之余,眼神扫过他们的方向,看到叶未言从嘴角流出来的鲜血后,一脸不解道“不就是玩玩吗?何必较真?”

叶未言被夏子晏逼到阳台,背抵在栏杆上,显然已经无路可逃,她哭着乞求道“求你放我离开。”

夏子晏笑道“中了媚药没有我们帮忙解,你以为能活?”

她伸出不停发颤的手“解药…给我…”

他诱惑般的伸出舌头舔了一圈薄唇“我就是你的解药。”

叶未言绝望的吼道“你会后悔的。”说完她朝后看了一眼,清澈透蓝的泳池展现在眼前,像是跌落悬崖时唯一能揪住的麻藤,她拉过一旁的休闲椅,踩上去后从他眼前丝毫不迟疑的倾身坠了下去。‘嘭’的一声高高的砸进水中,水面溅起巨大的水花,从腿上流出来的血在水中散开,透凉的池水缓解了困扰她许久的燥热,终于不再那幺难受了,她渐渐阖上眼眸。

站在阳台上看着缓缓沉入水底的白色身影,夏子晏一脸惋惜的抿嘴“可惜了这幺一个大美人,本大爷还没玩过呢。”转身见到庄越熙在拍摄,猛地抢过来砸在地上“还不快找人来收尸,要是被我哥知道我就死定了。”

大学每节课都上的人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庄越熙耸了耸肩“我觉得挺好玩的,够刺激。”

“你们是好玩了,这个别墅又不是你们家的。”这别墅是他大哥名下的,要是被他知道自己在这里玩出人命,止不住又是一顿笑里藏刀的嘴炮,夏子晏呸了一声“真晦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