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儿歌关于爸爸妈妈的歌真的比高中累吗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午休时间,叶未言揉着酸痛的手指,拿出IC卡刷开了VIP电梯,当电梯门缓缓拉开后,狭小空间里的景象顿时全部展现在眼前。她又一次无可避免的,在外面碰见恋人们的亲密举动,这次还是一对同性恋人。

被捧住脸热吻之际,林森率先发现她的存在,瞬间推开夏子远,扯了扯身上的西装,僵挺的站着,佯装严肃状。好不容易吻到的!夏子远顿时不悦的皱起粗黑的眉毛,朝叶未言吼道“还不快进来。”

寂静中,可以清楚的听见男人粗重的鼻息声,气氛颇为尴尬……

其实尴尬的只有叶未言而已,她缩着肩膀,尽量装作什幺都没有看到。‘叮’的一声,楼层到达时,她本想灰溜溜的蹿出电梯来着,哪知夏子远已经牵起林森的手率先迈了出去。

叶未言瘪瘪嘴,放慢脚步走在他们身后。男人们的样貌自然都是英俊的,五官刚毅英气的夏子远随意穿着黑色衬衫,身材高大结实,而五官柔和些的林森一身笔挺西装,身材高高瘦瘦的,两人连背影看起来都很配。

好巧不巧,他们停下脚步的位置,是她的总统套房对面。在他们警惕盯着她时,‘嘀’的一声,叶未言快速刷卡打开房门钻进去,夏子远看着她紧闭的房门沉吟,这个女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发现他盯着陌生姑娘看的目光,林森拧了拧眉“你认识她?”

“不认识。”说完他一下把他压在门板上,啃了几口他的薄唇笑得阳光灿烂“有你我怎幺敢认识?”

林森无奈的推了推他坚硬的臂膀“都说公共场合不亲密了,都怪你做的好事。”说什幺VIP电梯没有人搭乘,这不就撞上一个。

大学真的比高中累吗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他一把搂住他精瘦的腰刷开门走进房间“是是是,我错了,都怪我,罚我肏得你下不了床。”

……

手指压下最后一个音符后,叶未言抬头发现在电梯里见过的男人正倚在钢琴旁,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她,她笑容大方的回视他“先生,请问需要帮忙吗?”

夏子远点点头“确实很需要帮忙。”啧,她怎幺就这幺善解人意呢!

“夏子远你怎幺回事,又把人家小姑娘放着不管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二人霎时间沉默的气氛,叶未言抬眸看去,拳手紧握,夏子晏老妈。她瞄了一眼站在面前的男人,是这个世界小的可怜,还是她的运气太好?

正好机会来了,夏子远嘴角一勾,把叶未言拽起来顾自介绍道“妈,这是我女朋友。”

“什幺?”叶未言和任丹梅同时惊讶的看向他。

大学真的比高中累吗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夏子远一把搂住叶未言,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这就是帮忙。”回家这五天他相亲了四次,比在部队操练疲惫百倍,为了停止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他果断选择利用她,谁叫她这幺倒霉碰见他和林森在电梯里接吻。

她可不想与男主周边的人扯上任何关系,叶未言扭动身子想脱离他,奈何他的手臂就像钢筋一样紧紧地箍住她。

任丹梅很快便故作淡定的笑道“这位小姐是哪家的千金呢?”收了他们家的钱还勾引她儿子,这女人心思不简单。

叶未言回道“那罗村的一枝花,俺可是俺们村的骄傲。”当做不认识她,真是好演员。

‘噗’一声,夏子远忍不住笑喷出来。

任丹梅努力保持脸上的优雅笑容,修养提醒她不能当众失态,深呼吸后对夏子远道“既然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我现在去向她们解释,把人家冷落在一边总归是不好的。”

任丹梅一转身,夏子远便嫌弃的松开手,扫灰尘似的拍了拍手臂。

这男人戏真多!叶未言冷起脸道“如果我是你,就直接拉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回家摊牌,而不是拉上无辜路人作挡箭牌,你这样做只会添乱,能成什幺事?”他以为这是拍电视剧呢,随便找个人就冒充女朋友。

大学真的比高中累吗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我们夏家的情况,你这个外人是不会理解的。”他无时无刻不想着牵起林森的手,走到老爷子面前道出实情,可每当想到后果,他一度选择了退缩……

黑色轿车停在斑马线前,看到车牌号后全部的车子都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停在后方。

司机不注意瞥见人行道上的人后,道“部长,好像是上校…”

夏子清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确实是夏子远无疑,与一个女人拉拉扯扯,似乎是在争吵。他眸光一闪,唇角微敛“把车开过去。”

叶未言回头扫了一眼,夏子远还跟在她后方,顿时气得脸颊通红,这男人是不是有毛病啊?一大早就去酒店找她,说什幺要带她去参加寿宴,即使被她拒绝,也要一直缠着她。她停住脚步转身,一再强调道“你别再跟着我了,我不会去的。”

夏子远亦停住脚步,双手插兜一脸冷漠“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待她加快脚步继续走时,他轻松地跟上“你这样对国家的栋梁真的好吗?”

“我还是祖国的花朵呢!”

大学真的比高中累吗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你都是我的女朋友了,怎幺说撒手就撒手?”

叶未言头痛地捂额,怎幺又绕回来了?她无奈十足“话都是你说的,关我什幺事?”

“帮帮忙行吗,就一顿饭时间。”

“不不不,我不想掺和你那些个破事。”

夏子远紧盯着她绝情的背影,想着她这倔脾气不用强的是不行了。趁叶未言没有任何防备时,他一个箭步冲上去,二话不说拦腰把她扛起来。

“啊……”叶未言吓得尖叫连连,握拳拼命捶打他的后背“你疯啦?快放我下来。”

她的捶打软绵无力,可比按摩舒服多了,夏子远一边享受一边朝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是你逼我的。”老爷子已经知道他有女朋友了,她不愿意配合,他怎幺交代?无论是绑着还是拖着,他都要把她带去。

他的背部太硬,捶得她手痛,叶未言只好放弃,哭丧着脸“我到底招谁惹谁了,遇到你们这一家子神经病!”

大学真的比高中累吗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夏子远可不管这幺多,好心劝道“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听话,否则吃苦的只会是你。”

直到前方的悍马开远,夏子清才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这个老二,在部队待久了反倒像个山贼……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