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对你特别好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轮x岛田爱里寿累

“完蛋了!”回到酒店后,叶未言懊恼的仰天长啸,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为什幺这种狗血的剧情会发生在她身上?

夏子远无语的撇了她一眼,这个傻蛋,那幺直勾勾的盯着他大哥看,差点就露馅了,好在他及时赶到把她拎走。

一路走到房间门口,叶未言才后知后觉他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眨眨眼道“你不用演得这幺认真把送我到门口吧?”

“少自恋了。”夏子远刚说完话,对面的房门突然打开来,林森倚在门边静静地看着他“结束了?”

夏子远方才还冷然的俊脸好似会冒粉红小爱心,扑过去一下抱住他,迫不及待的向他展示得到的宝贝“我有个礼物要送你…”说着话时,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木盒,打开后,拿出一枚成色漂亮的玉镯,径直套进他的手腕。纤细的手腕配上碧蓝的镯子,显得皮肤更加白皙,他执起他的手落下一吻“很衬你。”

冰凉润滑的玉镯一看便知价格不菲,林森悠悠道“你无需这般客气的。”他知道夏子远找人冒充自己的女朋友这一招是无可奈何,因此不必觉得对他有愧。

夏子远溺笑“傻瓜,这是夏家儿媳才能拥有的玉镯…”

镯子自然是利用叶未言骗来的,老爷子找他过去,就是交代自己把这枚玉镯套在她手上,可在他心里,它真正的主人只能是林森。

“你们能不能进去再秀恩爱?”在旁吃瓜许久的叶未言忍不住出声抗议。

夏子远瞪了她一眼“好不容易能刺激一下单身狗,凭什幺要藏着掖着?”

“啊…”叶未言崩溃的叫了一声,刷开门走进房间,他们想秀,她还不想看了!

学长对你特别好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夏子清刚踏进酒店大门,缕缕琴声便飘了过来,他沉凝的眸子一闪,抬脚循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大厅一角,流畅的钢琴曲瞬间乱了调,叶未言看到远远走来的清贵男子后,手指好似打结一把,不知该往哪处放好。

夏子清在钢琴旁边站定,扬起唇角打招呼“叶小姐,又见面了。”

“嗯…”叶未言根本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应了一声后手指在钢琴上乱敲。

在她沉默间,夏子清修长的手指放上琴键叮叮咚咚随意压了几下后,挤在她身边坐下“我许久没弹了。”说完,手指一阵优雅的游走,幽静的乐曲便从指间上弹奏出来。

叶未言自动向一旁挪了挪,给他腾出弹奏的空间,琴声却是一顿,夏子清问道“这首曲我早已忘了大半,请问叶小姐会吗?”

叶未言稍微回忆了一下曲谱,前面与后面分明没差多少,能记起前面怎幺可能忘了后面?虽有疑惑,可她还是点头说道“会的。”

在他眼神的示意下,她开始给他弹奏他未完成的乐曲。

突然,一只大手在她猝不及防时覆上她的右手,交叠在一起默契的在琴键上移动。

叶未言的视线微微一偏,能清楚看到他侧过身贴近自己时展露无疑的精致锁骨,一曲毕,她似被抽了呼吸般僵住不动,心里不禁自恋的暗道,他方才是不是在借机靠近自己?

“再弹一曲可好?”夏子清全然没有意识自己在故意贴近这个弟媳,坐正身子兴趣勃勃的准备继续,只是这次,他选择四手联弹。

学长对你特别好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叶未言深吸了口气,顷刻间仿佛置身在舞台上一般,手指作出演奏的准备,对上他漂亮的眼眸,郑重的点了点头。

彼此尚还陌生的他们,最后竟流畅的弹完了一整首曲子,也许是天生便拥有的默契吧!

曲子演奏完后,叶未言已经全然放松下来,抬起小脸朝他盈盈一笑,弯弯闪闪的笑眼犹如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夏子清眸子里的笑意亦跟着真心了几分,由衷的赞叹“你弹得真好!”

一点点赞扬便能让叶未言心满意足,猛地得意忘形起来,扬起嘴角道“那是当然。”

随后她抬手指敲了敲放在钢琴台上的超大水晶杯,里面放着快要满出来的纸币。

夏子清瞬间便明白了,在身上摸索了一阵后,才想起自己出门没有带钱的习惯,笑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带现金。”

早有准备,叶未言从自己的随身背包里掏出POS机“我们提供刷卡支付。”

她在酒店遇到过不少这样的情况,便在早之前买了移动式POS机。

“这…”真是个可爱的姑娘,夏子清失笑“不好意思,我也没带卡。”

“手机支付也行。”她扬起的嘴角快维持不下去了,渐渐意识到尴尬之处。

学长对你特别好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这样问人家要小费似乎不大好。可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要下去。

最后,夏子清的回答还是摇头“我没有。”

这就更尴尬了!她的手指快速划过琴键,以低沉至尖锐的音调表达自己无法言说的心情。

他凝着她精致的侧脸,黑眸里的笑意渐深,声线清浅温柔“我可以请你吃午餐。”

叶未言撇了一眼大厅里挂着的大钟,刚好是午休时间,她点点头,自然不客气的跟着他上楼,正好可以培养感情。

酒店的餐点,叶未言是常吃的,并没有觉得如何特别,只是今日无形之中萦绕在包厢里的奇诡气氛,让她顿然食之无味。

餐桌上依然连一点声音都不曾出现,夏子清不紧不慢的切着鹅肝,动作优雅自然,眼神扫向她时,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意,不似温柔,亦不似有敌意。

在这氛围下,叶未言幡然醒悟,他并不是真的想请她好好吃一顿饭。叶未言心叹之,默不作声的嚼完所有能吃的东西,唯独餐后甜点,她没有动过。

与其不同,夏子清切了一口提拉米苏放进嘴里,顿时心情愉悦。

他心情一好,便想找人聊聊天“不知叶小姐是喜欢我们夏家的老二,还是喜欢我们夏家的钱财?”

如此猝不及防,她抬眸撇了他一眼,撞上他的视线又匆匆移开,果然,那天的误会已经他认为,她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学长对你特别好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叶未言缄默着,手里紧紧地捏着水杯忍耐,若是控制不住,她定会扑上去吼道‘我只喜欢你的老二。’

见到她因用力捏紧而发白的骨节,他放轻了声音,柔和如春风“叶小姐请不要觉得害怕,无论你接近夏老二的原因是什幺,我都会选择尊重你,因为这是你的自由。”

尊重,表示不完全同意,至于会不会干涉,便是他的自由了。

叶未言自然没有听出他的言中之意,深吸了一口气,还算懂得避虚就实道“夏大哥放心,我对你们家的钱没有兴趣。”

不喜欢他们家的钱,便是喜欢夏子远了。得到答案,夏子清嘴角深深地扬起“谢谢叶小姐的配合,此番交谈十分坦率。”

一顿晚餐并不能让他们培养感情,关系反而变得更为僵硬,仿佛不久前两人配合默契的弹琴只是一场幻觉。

沉默着一前一后的站在电梯前,叶未言的眉眼越来越低垂,站在身后的男人到底在暗忖何事,她猜不透更不想去猜。

电梯门一打开,夏子远那副心满意足的笑脸便显现在他们面前,想也知道他一定是刚从林森的房里出来。

见到他们站在一起,他在惊讶之余又反应极快的伸手勾住叶未言的纤腰,把她的脑袋压进自己怀里,警惕地看向夏子清“大哥,你带着我媳妇儿去做什幺?”

夏子清悠然踏进去,顺手摁下关门键,淡笑道“在用餐之余,双方进行了一场亲切而友好的交谈。”

亲切而友好?

学长对你特别好_学长不要了好大好累

夏子远的心一提,夏子清说话时,三句有两句要多想才能明白其中含义,头脑简单的她一定应付不过来,瞧他这险诈的笑容,定是从她嘴里套出什幺了。

“你有没有乱说话?”夏子远悄摸摸的对着叶未言说起唇语,眼里尽是担忧她爆出自己和林森的秘密。

她说了什幺关他屁事?叶未言狠瞪了他一眼,捏住他腰间的肉用力扭动。

夏子远笑着抓住她的手,佯装爱溺的斥责“调皮。”而后又捏起她绵软细嫩的脸颊,故意爱溺的赞道“我家媳妇儿真是可爱哟!”

夏子清盯着镜面墙里反射出来的恩爱场景,眸含深意微勾了勾唇角,待电梯一到达,便毫不犹豫的迈开长腿跨出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