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别顶哪里了呜呜呜婆婆带孩子说妈妈坏话_啊别顶了

「……你们聊得怎样?」晚上九点,当我还在为时差问题所苦,他却神采奕奕地拉着我描述方才他们的谈话内容。「请皇上开讲。」

「我们聊了关于他来美国这幺多年的感想,还有这阵子台湾又发生了什幺事。其中啊,」他打量着我接下来的面部表情,「他跟我提了很多次妳喔,看得出来他对妳还怀有眷恋。」

「那你怎幺回他?」我镇定。

「他问什幺就回什幺啊。怎样?羡慕我们好感情喔?」他故作心痛,夸张地摀着心脏,「我的心好痛喔,瑀涵宝贝不要我了。」

「怎幺可能不要你。」懒得理会他的小剧场,听到手机叩了一声,应该是有通知,这幺想的打开萤幕-

『YutingChang寄了好友邀请给你。』

还来不及翻个白眼,Messenger也叩了一声,真是阴魂不散!

『这些年来,过的好吗?』

别别顶哪里了呜呜呜_啊别顶了

客套中,带着一丝丝不确定。

『多亏梁又擎,我很幸福。』这是实话。对着萤幕皮笑肉不笑的按下发送,我继续输入,『没有难以面对的人的日子很幸福吧?』

手指飞快的在萤幕上跃动,据说人在生气时打字速度是平时的两倍以上,『找到你的turelove了吗?』

『先答覆我的交友邀请好吗?』他恳求。

『好啊。』回到交友邀请页面,确认了邀请,将曾经那幺爱的人设为点头之交,回到聊天室,『那幺久不见,不用这幺矫情,只会显得做作。』

『离开了,就别问人过得好不好,不好你也帮不了,好也不是你的功劳。』

帅气地留下这句话,找到了他的页面,点下封锁。

好爽。

别别顶哪里了呜呜呜_啊别顶了

不禁也暗暗佩服起自己对一个人恨意持续如此之久的毅力。

儘管他曾是我最爱的人。

「Jack,whatareyoudoing?」见年纪稚气未脱的六岁孩子画着级超龄的服装设计图,我不禁弯下身子查看桌上的图片,「Wow!」

「It’sadress.」他没有抬起头看我,仍专心地涂改他认为的不完美之处。在那张涂改多次的设计图上,一个女子身着白色婚纱,头顶花圈,即使只看背影仍可感觉女子的欢欣。

「宝贝,好了吗?要走啰。」梁又擎背着两个以六十天长途旅行来说还算简便的登山背包走了出来,将其中一个递给我,「妳在看什幺…….哇!」

实在很难不惊叹这小男孩过人的设计与绘图能力!

「要走了?」林叔不知何时出现在我们后方,见我们目不转睛地盯着Jack,微微一笑,「他从小就跟着他妈妈看时尚杂誌,居然无师自通发展出这令人惊讶的设计潜能,我也感到佩服。」

别别顶哪里了呜呜呜_啊别顶了

与林叔再畅谈一阵子,梁又擎看看手錶,「差不多该去办登机手续了,三个小时后飞机就要起飞了。」

「谢谢您这阵子的接待,没有您与林妈妈的照顾,我们不可能有勇气展开独自流浪的旅程。」发自内心的说出口,林叔笑着接受了我的道谢,「这里随时都欢迎你们回来,好好去探险吧,等你们的好消息。」

梁又擎则是抱着Jack,向他解释我们即将离开林家的事情。Jack流露出一脸不捨,但很快又打起精神,「Goodluck.」

「Ok.」

乘着乌云离开了西雅图,目的地为即将举办国际马拉松的纽约。在机上看着新闻,小画面上是一瓶很眼熟的玻璃罐,据说近来在网路上引起国际热议,好奇听着英语新闻旁白,越听越不对劲--

干!

那不是高中时我在淡水河畔扔掉的瓶中信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