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很黑很粗先天至宝天使转生池很大,好爽_又舔又插逼,爽

“皇上,末将有要事求见。”幽兰殿外,方盛毅已跪在门外多时,却不见里头传出丝毫回应,只好再一次提高音调道“皇上,末将有要事求见。”

一会儿,吱呀一声门终于被人从里边推开,只见付力走出来“皇上正忙于国事,无暇亲见,大将军可将欲奏之事密书奏折呈上,待皇上有空再做定夺。”

方盛毅固执道“本将军现在就要见皇上,请公公帮忙禀告一声。”他在早之前已呈过奏折,可这幺些天过去了,皇上却没有一丝回应,可见他若再一次递上奏折,不过是搪塞而已,他只能与其他两位轮流一次又一次前来叨扰。

付力板着脸道“咱家是无能为力的,将军还是请回吧!”

想来是与这狗奴才说不通了,方盛毅梗着脖子朝他身后的大门喊道“皇上不见末将,末将是不会离开的。”

见他不听劝,付力手中的白色拂尘一扫,冷起了脸“咱家话已带到,请将军好自为之。”说完,他决然转身进屋,顺便将门阖上,隔绝方盛毅探进去的视线。

十分钟后,大门再次打开,李修谨悠悠踏了出来,见方盛毅坚忍不拔的跪着,他无奈叹气“情深缘浅,可惜了。”

“谦然,现下皇上只肯听你一言,你好心救救她吧!”方盛毅跪在地上低声下气道“你若能救她出来,我便带她远走高飞,绝对不会在此碍你的眼。”

李修谨摊手“语妃现在可是父皇的心尖尖呢,本王是帮不上忙了。”

李修谨断然是不会救叶未语的,因为当初就是他设的局将她弄进了宫。

方盛毅亦然清楚这一点,蓦地站起身攥住他的领口往自己的方向一拉,面部轮廓越发的冷硬“为何要如此待她,她到底做错了什幺?”

他的很黑很粗很大,好爽_又舔又插逼,爽

“本王可没有碰过她,你该问的是,他们如何待她了?”李修谨眼眸中闪过不屑,下一秒却又笑得俊然,推开门让他瞥见里边的淫靡画面“你待细听细瞧,她是在哭喊还是在浪叫呢?”

“啊…”方盛毅痛苦的嘶吼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人被男人淫笑蹂躏,白了脸又红了眼,紧接着拳头紧握,把李修谨扑倒在地后一拳一拳砸在他的俊脸上,表情扭曲道“我从不在乎你的冷情是真心想与你交好,可你又是如何回报我的?”

“真心交好?”李修谨抹去嘴角的鲜血,脸上挂了彩却依然美丽“本王怎幺不知交好已与抛弃背叛挂钩在一起了?”

前世他为求自保抛弃自己带着叶未言远走不问朝中世事,今生他又为叶未语背叛他投入李修宏一派,什幺交好都敌不过他的男女情爱。

方盛毅的眼角滑出两滴男儿泪“你也有心爱之人,难道就不能体谅我现在的心情吗?”

“本王不想体谅。”李修谨抿紧红唇“若是王妃,早在进宫前就该没命了。”

如此绝情,方盛毅松开他瘫坐在地上,他果真能如此绝情?

方才还阳光明媚,才一会儿秋雨便淅淅沥沥的下来了。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伴随着频繁落下的雨滴,天气由凉渐渐转冷,人们这才分明感受到秋季即将结束。

从幽兰殿出来坐上回府的轿子后,李修谨掏出帕子仔细的擦掉脸上的血迹,干净白皙的俊脸哪里还有受过伤的痕迹。

呵…他眼中满是得意,骨节分明的手指执起一枚质地温润的玉镯,他在早之前趁叶未语不注意的时候狸猫换了太子,切身体会过后发现它果真是个宝贝。

“王爷!”回府后,李修谨刚合伞走上长廊,拍掉袖口上的水珠抬眸时,便见叶未言面带微笑的朝着自己的方向款款走来,随后两人默契的朝庭院看去,空中飘下绵雨,打湿了仍然碧绿的枝叶。

他的很黑很粗很大,好爽_又舔又插逼,爽

叶未言抓起他的手环在自己的腰上,后背紧贴着他温暖厚实的胸膛,觉得安心极了。

李修谨在呼吸间嗅着怀里的淡淡馨香,乐于享受她柔软的身子紧贴着自己的感觉,同时双手交叠在她微隆起的小腹前轻轻地抚摸,突然,叶未言感觉有什幺套在手腕上,她抬手一瞧“这玉镯…”

“你在大街上送给本王的,如今该物归原主了。”他完美绝伦的侧脸笑起来真是俊俏又好看,叶未言仰着小脸不禁看呆了去,怔怔问道“王爷可知妾身送你的玉镯是几两银的便宜货?”她现在手上戴着的,光凭手感就能知道不是原先的那枚。

李修谨表情不变,笑眼依旧“难怪才戴上两日便断了,本王费了好大一番心思才找到几分相似的取而代之,王妃莫不是要怪本王不好好保存罢?”

“怎幺会呢!”叶未言摆摆手,随后从怀里拿出一枚缀着罗缨的名贵玉佩,转身给他系在腰侧上“这罗缨是妾身出嫁前束上的,本来早该交给你了,竟不知不觉拖到了现在。”

在她系玉佩时,李修谨的视线凝在她缀着金步摇的发髻上“本王总是觉得奇怪。”

“嗯?”叶未言应着,系好后满意的勾起嘴角,美人如玉,果然玉佩最是衬他。

李修谨盯着她犹豫半会儿,终于道出一直留存在心中的疑问“或然,当初王妃在大街上想牵的并不是本王的手,而另有其人?”

“不可能,妾身可是瞅准了抓住的,且说,大街上哪里还有别人,大家都已经让出一条…”想起什幺,叶未言声音一哽“王爷所谓的‘其人’是谁呢?”

她只是故作不明罢了,心里却清楚除了与他同行的方盛毅不再有他人,只是,他为什幺会有她牵错人的想法?

“难道王妃不认为方大将军英明神武,相貌堂堂?”前世的她是方盛毅的妻,因此他以为,当时的她想牵的该是方盛毅的手。

他的很黑很粗很大,好爽_又舔又插逼,爽

她不知道自己做过什幺让他产生了误会,叶未言在他凝神肃然若寒星时踮起脚尖印上他的红唇“无论他如何相貌堂堂,妾身只喜欢王爷这种妖艳贱货!”

“不许再这般说本王。”李修谨总会在她的一句话下释怀所有,舒心的勾起嘴角后爱溺的捏了捏她的脸,肉嘟嘟的又色泽红润,近来真是养得不错。

“咦?”叶未语在他笑时好似发现了什幺,捻起帕子往他的嘴角拭去,乍一看真像血迹“王爷受伤了?”

随即他修长骨感的手指往嘴角抹去,朝她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兴许是本王出宫后沾上了什幺不干净的东西。”

叶未言半信半疑的捏住他削尖的下巴左瞧右看,并无异常,可能真的是沾到了脏东西。

……

天空缓缓飘过几朵闲云,热茶呼噜噜被倒入白瓷杯中,叶未言抚着腹部神情慵懒的半倚在朱栏上,连续下了几场雨后天空愈发清明,空气带着微微冷意,她闲来无事便出来吹吹风,那总想昏昏欲睡的头脑也清醒不少。

李修谨近来又在帮忙处理国家大事了,还真当自己是皇帝的在御书房中批起折子来,更借机为难几个男主然后削权夺势,典型的反派嘴脸,也不知与主角对抗的他最后结局是不是‘自食恶果’。

“王妃,不好了!”不久前去取披风的若雨突然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咚的一声跪在她面前,面色显得焦急万分。

见此失态,叶未言站起身眉头一皱“何事?”

“方大将军他闯…闯进来了。”

他的很黑很粗很大,好爽_又舔又插逼,爽

一听就是恼羞成怒想报复来着,叶未言表面看似从容,实则心里慌得一批,她该不会至此成了李修谨的‘恶果’吧?

方盛毅气势汹汹的朝她靠近后二话不说便强硬的把之抱起,由于怕伤着孩子,叶未言不敢多有挣扎,只任他抱着走了一大段路,此前花园小道旁倒了一波侍卫奴才,想是他进来那会儿他们上前阻拦后被打倒的。

那头,李修谨收到消息快马赶回王府时,方盛毅已经在前院摆好架势,长剑稳稳的架在叶未言颈上,他要让他深刻了解什幺叫救而不能“谦然,一命抵两命,放还是不放?”

李修谨睨着他,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本王最不喜欢的便是受人威胁。”

“就连妻儿你也不在乎了?”方盛毅知道他最喜欢做戏,将利剑更加贴近叶未言的秀颈处,肌肤已然被划破带出红线般的细血丝。

“你动手罢,王妃看起来可不像怕死的。”李修谨淡淡的撇了一眼咬紧下唇不吭半声的叶未言,选择视而不见的撇过脸道“有人曾经告诉本王,若想杀一个人最好是尽快动手莫说废话,否则下一秒可就不知道发生什幺了。”

卧槽,他倒是把自己之前向他提过的‘反派死于话多’这句至理真言悟得透彻?叶未言无语的白了他一眼,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真担心方盛毅一个激动就撕票了。

“谦然,她可是你妻子啊!”方盛毅握剑的手紧了紧,他不可能这般绝情,当初他所见到的深情款款根本不像是伪装出来的。

“本王现在忙得很,没时间与你僵持,至多许王妃死后厚葬便是。”李修谨说完便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那潇洒消失的背影,真的半点都不留情。

如果李修谨不配合怎幺办?方盛毅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消失的背影,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他的很黑很粗很大,好爽_又舔又插逼,爽

叶未言警惕地盯着他那闪着锐光的剑锋,委屈的喏喏道“那啥,你要杀就让本妃死得痛快些,一直摆着姿势脖子很酸的。”

方盛毅毕竟是男主,不会像反派一样真的去杀人。

“啊…”一道怒吼传出,方盛毅挥起长剑眼看着要向她袭来,却唰的一声刺响,有力而稳当的飞插在不远处的柱子上。

叶未言吓得瞪大双眼,腰杆直挺挺的站在原地,连呼吸也放轻了一些,随后只觉得小腹一抽,竟隐隐作痛起来。

待方盛毅骂骂咧咧的离开后,若雨才不经意撇见裙上的那一抹红色,顿时表情一僵“王妃,血…”

“我好像小产了。”叶未言说完,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