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霜的用途和使用方法和女同学做污污的事情: 教室污

这郭祥郭小侯爷平日里自诩最善与人交游,京城里的纨绔子弟、三道九流的人物结识好大一群,却不知人家是看重他家中有财有势,只对他百般奉承。郭祥的亲姑姑乃是当今的皇贵妃,安远侯也算是个外戚,他自幼失怙,早早地袭了爵位,又受母亲溺爱、姑母庇护,不懂得什么人情世故,只当那群闲散无赖做知心朋友。

如今他在御赐的琼林宴上却行不通平日里那一套。这里大都是些满腹经纶才高八斗的正经文人雅士,一眼便能看出他身上的公子习气,只对他爱搭不理。郭祥四处碰壁,面上郁郁不乐。

郭小侯爷到底不是什么穷凶极恶、无可救药顽愚之辈,他心思纯良、天资聪颖,只是浑身总有一种呆气罢了。他那日见了金敏,惊为天人,暗地里查探了一番,居然蟋蟀也不斗了、花酒也不吃了,请了三四个先生,整日在家中做文章。

他母亲、姑姑见状皆是大喜,给他买通门路上下打点,最后居然也成了个进士榜尾,这就穿着黑镶蓝缎进士锦袍,戴漆纱乌纱帽、簪翠叶绒花,腰挂“荣恩宴”铜牌,风风光光地赴宴去了。

谁料他不进学,也没有同窗,在这里十分混不开,只好自己饮下几杯闷酒,直喝得白脸酡红,竟飘飘然了起来。郭祥心道:如今竟也会独酌了,可见我本来就是个雅人。

他手里拿着槐木笏板、斯斯文文地迈四方步,不住地四处逡巡,眼睛鬼鬼祟祟地往女进士那里瞄。

金敏是榜眼,盛装打扮、艳光四射,与他人十分不同,虽然她不爱凑热闹,直往僻静处走,也到底十分显眼。郭祥看美人时眼力非同一般,一下子就瞧见了她,顿时大惊:天爷!她居然是前三甲。

先前金殿传胪的时候,郭祥虽然在场,可他是个榜尾,只在最后头远远地站着,被前头挡得严严实实,什么也看不见。如今见金敏是前三甲,郭祥就怯了半分,愣在远处不敢举步向前了。

和女同学做污污的事情: 教室污

恰巧旁边两三个人正谈话,郭祥侧耳一听,隐约觉得说的正是金敏,便悄悄踱到近处。

一人道:“据说抗敌身死的那位甘肃巡抚金克显乃金榜眼之父,圣上正是体恤功臣,才钦点了她榜眼,不然她年纪轻轻怎么……”

郭祥听了,心想她是封疆大吏之后,也是靠着祖荫得了功名,也不全凭自己本事,心气便平顺了许多。他又想,金克显忠肝义胆,为国肝脑涂地、人人称颂,别说是榜眼,便是叫她承袭官位也使得。

只听得一人又道:“既是名臣子息,为何这些年来默默无闻?别是冒名的罢?”

旁人道:“这话不要乱讲,圣上都认了,岂能有假?”

又有人道:“她自小父母双亡,煞气太重了也,终难为良配……”

郭小侯爷在一边听得气恼,不禁鄙夷道:她天仙一样的人物,你这肉体凡胎觊觎不得,她配谁都不会配你!他平日里虽然也喜欢与朋友对女子评头品足,现在却听不得有人非议金敏,只暗自唾弃那群人不过也都是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罢了。

如此一来,他越发觉得此处看似芳香涌动,实则臭不可闻,也就金敏身边清爽一些。就这样捱到宴席结束,真个儿是度秒如年。

和女同学做污污的事情: 教室污

皇帝在宴上便封了众女进士为内都察署的女官,在西千步廊设署办公,官邸在京城西南的小时壅坊,虽然不算近,却也不远。

到署里来往办公数日,一开始不过是些个琐事罢了。

这日,金敏向乔子清道:“子清,这些天来我发觉路上常有人跟着。”

“我知晓!”乔子清笑道:“可是那个姓郭的小侯爷?怕是对你有意呢!”

金敏摇头。

这几日郭祥有意在金敏面前混个脸熟,便每日在她轿子后头尾随,却想要装作是恰好同路。可惜他郭小侯爷逛窑子是个老手、做戏子却不是个行家,行头也不知道换,就穿着翰林院庶吉士素绿的袍服、漆纱的帽子、粉底的皂靴,腰间系着杂佩。又好似生怕有人认不出他来,喜鹊登枝折扇一摇一摆的。

金敏与众女官早看在眼里,只他是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不搭话、也不惹事,倒显得神秘莫测了起来,令人参不透他的心思。可见郭祥实在不是个凡人。

“不是他”,金敏道:“总觉得有人暗中盯梢,不大对劲。”

和女同学做污污的事情: 教室污

乔子清不以为意道:“你总是多想。”

金敏叹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你当心着些。”

这一日郭祥照例到金敏轿子后面跟着,头上带一个明晃晃、金灿灿的紫金冠,若是后面再跟几个长随,别人定然以为是富贵子弟出来游街。

轿子途经闹市,商贩见他衣着光鲜,纷纷拦住他叫卖。郭祥眼见自己离金敏的小轿越来越远,烦不胜烦,不由地急切起来,正拉扯间,突然瞧见几个平民打扮的男子冒出来跟在轿子后头。

小侯爷心说,如今这跟轿子难不成倒成了风尚?金姑娘妙人一个,定然仰慕者众多,倒也合情合理。等见到那些人手里亮出了兵器,和轿夫缠斗起来,才心惊胆战地发觉那是些刺客。

内都察署的轿夫虽然没有武艺在身,好歹能抵挡一阵。但那些刺客也不知是从什么犄角旮旯雇来的,用的全是下三滥的招数,几把迷药就把人放倒了,直往轿子里冲。

郭祥在后面看得肝胆俱裂,撩起袍子下摆便奔过去,但哪里来得及。眼见就要不好,一个体格剽悍的黑衣男子宛若天兵天将从天而至,拿着一把闪闪发寒的朴刀。

和女同学做污污的事情: 教室污

黑衣男子功夫过人,但是刺客人多势众,又与平民百姓同样装束、难辨你我,他那朴刀一时半会儿也施展不开,竟然与众刺客难分胜负。

这些刺客显然没有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纷纷发了狠,其中一人又洒出一把迷药,黑衣男子正站在下风处,不慎吸入,身形有些不稳。刺客霎时反扑过来、蜂拥而上,男子一时难以招架,身上多处挂彩,只是还死死地硬撑着。

郭祥被这陡生的异变惊得愣在原处,两股战战、面失血色。接着他瞧见手无缚鸡之力的金敏——从轿子里跑出来,胡乱从地上捡了一把匕首,不管不顾地就往那些个刺客身上乱劈。

真是个巾帼英雄!郭小侯爷赞叹不已,瞬间豪情万丈,腿也不抖了,从路边小摊上揣起一根捣衣杖,上前给那受伤的刺客补上两锤。

黑衣男子见金敏出来,目眦欲裂,呵斥道:“回去!”

金敏置若罔闻。陈蟒怕惊着她,原本不愿使出拿手的刀法,如今却无法,只能调息几下、稳住下盘,手起刀落便割韭菜似的取了身前几个刺客的项上人头。

一场混战总算是平息下来,陈蟒满手鲜血,转身欲走。金敏叫道:“大叔。”

他脚步一顿,却并未回头,金敏过去扯他的衣袖,“陈蟒!”

和女同学做污污的事情: 教室污

郭祥见状,失魂落魄地想:我这真是老孔雀开屏——自作多情,人家都有了情郎了。

谁料被他击昏的刺客并未死透,挣扎着起来往金敏后心刺去,郭祥大惊失色,扑过去抱住刺客的大腿。陈蟒听到动静,转身结果了刺客的性命,也不肯多做停留,眨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郭小侯爷方才肩背处受了点皮肉伤,他自小娇生惯养没受过此等苦楚,也不管有失风度,只疼得满地打滚、嚎叫得要死要活。

金敏心中苦涩不已,却到底救人要紧,只好暂且放下儿女情长,亮出腰间牙牌,拱手朗声道:“我乃内都察署御史金敏,烦请诸位父老帮个忙,将这位公子送去医馆救治。”

女举过后,金敏大名可谓如雷贯耳,众人便帮着把郭祥搬到轿子里,抬到医馆去了。

郭祥瘫坐到金敏的小轿中,里头暗香浮动、沁人心脾,恍若身至神仙洞府,他也不管自己身上鲜血直流,只觉得自己已经好得七七八八,红光满面、精神抖擞,想是已经魔怔了。

郭祥的装束参考《徐显卿宦迹图》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