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同学把我的裤子拉元气少女缘结神3禁播开_被同学摸出水

我从没想过⋯⋯原来古代文人都是如此恶趣味。

看着另一个世界的我,淡褐色头髮,棕色眼睛,除此之外没什幺特别了,这真的是曾经樋口的样子?还有⋯⋯我四处张望,我是不是被耍了?

眼前一样有水泥楼房、有汽车、有红绿灯、有电线⋯⋯这真的是那时候的景象?还有,我又看看自己,为什幺我要披着一件全黑的衣服?是刚参加葬礼?

我摇摇头,準备离开,却在拐弯后的一个小巷,目睹了活生生的「虐杀」事件⋯⋯

呃⋯⋯敢请我是穿越到一个什幺样的世界啊!看着两位罪魁祸首,我腿一软,想跑却跑不了。

那棕头髮的在处理完「事情」,看了我一眼。

「喂,太宰,这女的怎幺办?」

「诶?难得中也会问我意见呢?」另一个黑头髮的人调疏着他。

「快回答!」

「嘛⋯⋯小妹妹,你的名字叫什幺?」他一脸无害的看着我,却让人背后发凉,抱歉啊,我不是看你杀人淡定,是因为我腿软了!跑不了啊!

「⋯⋯秘密喔。」我回答。拜託,难道我要说我是另个世界的仁?

下课同学把我的裤子拉开_被同学摸出水

「诶?可是大哥哥想知道怎幺办?」

「太宰!」一旁深褐色捲髮的男生一脸不悦的看着他:「赶快解决吧,还要回组织。」

「知道了~中、也。」语毕他又看向我,我吞了口口水,又把大衣的帽缘压低,这大衣的作用我终于知道是干啥的了。

「我是⋯⋯」

「是?」

「打酱油的。」对不起!我发现我不会装神秘啊⋯⋯乾脆⋯⋯就这幺办了。

「诶?」

「?」双黑顿时愣了一下,我赶紧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腿软?在软下去我就不用玩了!

然后,就是现在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鬆口气,确认那两个人没追来,我才放心的混入来往人群中的行列。

但很快,我就发现一个问题。

下课同学把我的裤子拉开_被同学摸出水

——我家呢!

我可忘了,这个樋口一叶可是出了名的没钱啊!看着大雪纷飞的天气,我不禁望天吶喊:「死樋口!你也给我有钱点啊!」

换来的是路人们一群看疯子的眼神⋯⋯

可不可以换来一栋房子啊⋯⋯

于是,我四处摸了摸口袋⋯⋯摸到一张五千日圆的钞票,不看还好,看了脸黑了⋯⋯上面这不是樋口一叶吗?但是⋯⋯和我长得不一样?

难道我不是她?等等,到底是怎样啊!

「怎样?就是这样。」

⋯⋯鬼啊!又是谁?我四处张望,行人仍来往不停,没有人停下脚步。

「哼,刚刚对话过而已,现在就忘了?你脑袋什幺构造啊。」

刚刚?啊,难道是樋口一叶?

「没错。」

下课同学把我的裤子拉开_被同学摸出水

「喂,你怎幺知道我在想什幺?」

「我为什幺不知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啊。」

这人和他的文章一样难懂,我听不懂⋯⋯

「自己文学造诣太差才这样吧。」她听起来幸灾乐祸的说。

「⋯⋯你找我有事?」我问。

「这话是我要问你吧?一直骂我干嘛啊。」

因为妳欠骂!

「哼,大人不计小人过,我来好好解答吧。」

解答啥。

「解答你心中的十万个疑惑!」

有那幺多?

下课同学把我的裤子拉开_被同学摸出水

「好了,我说吧,你长的和我不一样的原因是由于我搞错了。」

「哈?」

「诶,你来到另一个世界了,而不是我原本的世界。」

「⋯⋯」

「这个世界也有一个樋口夏时,也有日本⋯⋯。这裏的「樋口」仍是很穷⋯⋯」

我感到前途一片黑暗啊。

「不同的是,不是作家了。」

「那是什幺?」

「异、能、者。」她故意放慢速度,虽然不放慢速度就够我震惊了。

「那、那是什幺鬼啊!」

「不是鬼,反正就是字面上意思。喔,顺便说一下,这裏是

下课同学把我的裤子拉开_被同学摸出水

——文豪StrayDogs!」

「S…Str..StrayDogs?」

「结巴啊你,好啦,就说到这,在透露下去可不好玩了。」

「⋯⋯我是玩具吗?」

她不理会我,继续自顾自的说话:「这大概是最后一次见面吧?嘛,说不定当你性命垂危时我们还会相见呢!」

「⋯⋯咒我就是。」

「哼,谁会这幺无聊呢,最后送你句话吧。」

「讲完快滚啦!」

「迟早让你付出说这句话的代价。」

⋯⋯

「你别忘了,就算不同的世界,『樋口一叶还是樋口一叶,命运还是命运啊。』」她的声音伴随着笑声而消失。

下课同学把我的裤子拉开_被同学摸出水

「话还是一样很难懂啊。」我摇头,什幺意思呢?果然是我的国文常识差吗?等下,我的思路被她牵着走啦!

还有⋯⋯

我是不是忘了问她的房子在哪了?

⋯⋯

我去!你给我回来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