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学拉去墙角上_被以家长教育为名的传销同学摸出水

昔日守卫森严的皇城呈现出一片乱象,如今是李修宏联合叶彬斌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起兵造反,更有手握一方兵权的方盛毅在宫内与他们来个里应外合,夺得皇位简直是易如反掌。

“谦然,这可如何是好?”得知他们造反的消息时,李泰鸣压在失去意识的叶未语身上,无论怎幺挣扎现在的他已经变得更加老态,看着是离死不远了。

失去灵泉空间后,叶未语的血早已没有了返老还童的效果,能起作用的只是李修谨的血,可他就是要坏心的只给李泰鸣一点点,能吊着他这条老命便好。

李修谨扬起生平最好看的笑容,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却异常冷寂“父皇莫担心,儿臣早已有了万全的准备,他们绝对伤不着你。”狗急跳墙,正是他有意将他们逼至了这一步。

“父皇最相信谦然了…”把持朝政几十年,李泰鸣哪能不知道自己入了他的圈套,事到如今,除了装傻自己还能做什幺?

广明殿汉白玉阶梯下的广场前,李修谨率御林军悠然自定的他们对峙着,地上躺着无数尸体,四处血迹斑斑,可知这处方才有过一场大战。他淡淡的扫过他们“你们可知造反是要诛连九族的?”

李修宏振振有词道“当今皇上不问朝政安享后宫之乐,早已失去了治国之能,而你,小小王爷更是干政摄权,扰乱朝纲败坏朝政,理应诛之。”

在男主们看来,他们不是造反,是替天行道。

被同学拉去墙角上_被同学摸出水

“无论以何借口,这便是造反了。”李修谨以高傲姿态扬起邪魅的唇角,他等这一刻已经太久了,本来他有更加简单的计划弄死他们,连安放炸药的暗道他早在几年前就命人挖好了,可事后又觉得让他们死得太快显得不痛快,还是慢慢折磨最好。

“杀。”

方盛毅命令一下,双方再次以命厮杀,混战一片眼花缭乱,冷兵器相撞发出尖脆的声响,刺耳渗人。

在这场战局中,好似李修谨非输不可的时候,只见一串刺耳的哨响,不知从哪窜出一波波训练有素的影卫军团,武功之高强自然不说,很快战局反转。

连昭三十四年,当朝丞相、将军与皇三子密谋造反,罪证确凿,皇上下旨,三皇子禁于大宗正院,终身不可赦免,而叶彬斌与方盛毅同为罢黜,流三千里,妻妾母女、兄弟姊妹入奴籍,资财田宅一并没官。

一夜之间,朝中局势大变,那些曾经站在李修宏一边的官员大气都不敢出,担心受到牵连……

叶未言睁开双眼时,入眼的是层层叠叠的淡青色床幔,可能是躺久了,身子有些许僵硬,腰上好似有什幺在缠着,她疑惑的向身旁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的脸,眼睑下带着淡淡的青色,可见他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

他似乎做了噩梦,眉头紧蹙,唇线亦不自知的抿紧,叶未言坐在一旁冷眼看着,一点儿也不觉得心疼,见死不救,凭什幺让她心疼了。

被同学拉去墙角上_被同学摸出水

叶未言虽然想得冷情,但发凉的指尖却不受控制的悄然爬上他的眉间,为他抚平褶皱,同时手指抚过他的黑眼圈。

梦中,有双瞪大似要凸出来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所在的方向,接而化成一道红色光芒将他吞噬…

李修谨猛然惊醒,额头沁出了冷汗。

“啪…”叶未言盘腿坐在一旁盯着他,见他睁眼后甩手就是一巴掌。

意识瞬间回笼,李修谨摸了摸脸坐起身,一点儿也不敢表现得委屈,想拥她入怀却又被她挡开。

叶未言红了眼“你别以为我喜欢你就拿你没办法。”

李修谨伸手小心翼翼的抓住她散落在周身的裙摆一角“你就是本王的没办法。”

“滚…”叶未言用力扯回自己的裙摆,根本不吃这一套,撇过眼不想见到他,随后捂着小腹问道“我的孩子有没有事?”

被同学拉去墙角上_被同学摸出水

“没事。”这般才越发觉得,灵泉水是个好东西。

“若有事我绝对不会原谅…唔…”话音未落,他热烫的唇便压住她的唇瓣,密集且热切的吮着渴望的味道,待她被吻得神智迷离时,方才如捧着瓷娃娃般轻轻把她拥进怀里,顿时肌肤上传来一片湿凉,叶未言蓦地僵住,抬手摸了摸脖子,难道他在流泪?

没人懂得他此时到底有多愧疚,李修谨缠在她腰上的手渐渐收紧,声音沙哑“私以为,以王妃的聪明才智,定会理解本王当时的所作所为。”

叶未言就是清楚才会生气“王爷不就是担心别人抓住你的把柄吗?可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本王一旦接受了威胁,往后便会有人效仿,次次拿你折腾。”李修谨悠悠道“反正你死了,本王也就跟你去了。”

“整天把死挂在嘴边,哪里是爱一个人的表现?”叶未言冷笑,眼角悄无声息地沁出一珠泪“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根本没有资格说爱。”

李修谨颔眸,他向来就没有什幺爱不爱的想法,只是见到她才改变了一切,从前他总以为自己在利用她才娶她,可事后才发现并不尽然。

见他沉默,叶未言挣开他的怀抱抹掉泪水“你往后就好好在宫里待着圆那什幺帝王梦吧,不要把我牵扯进去就行。”

被同学拉去墙角上_被同学摸出水

她是否要离开自己了?李修谨眼眸无焦距一般盯着她决然转身的背影,似被黑幕罩住的眼帘渐渐覆上狠戾的阴沉。

她只觉得脊背一凉,欲要转身,突然之间便被人从后方紧紧抱住“不要离开我,我不想孤身一人…”叶未言怔了好一会儿后转过身去,她万分无奈的眼神对上他如深潭般的眼眸,他又道“我想与你长生不老,共享江山如画。”

她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如何长生不老?”

李修谨执起她戴着玉镯的左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后扬起和煦的笑容,偏生给人一种邪气横生的感觉“我们有灵泉空间。”经她‘怪力乱神’四字的提醒,他才发现叶未语竟拥有这等仙物,进去里面才知道是何等的妙哉!

“恶心。”难怪这镯子总让她有种奇怪的感觉,叶未言板起脸摘下腕上的镯子,二话不说往地上狠狠一摔,玉镯便脆生生的断成了三半。

李修面色一沉“你疯了?”他爱她,才将此等宝物赠予她,不料竟换来这般对待。

在他逐渐阴翳的眼神中,叶未言谆谆道“这玉镯会侵蚀人的心智,根本不是什幺好东西,你别被诱惑了。”

拥有玉镯便会拥有无意识的贪婪,女主知道喝了灵泉水可以变美,就想要变得更美,永远都不会知足,更可怕的是,她以为自己是灵泉空间的掌控者,殊不知,是自己被它掌控着。

被同学拉去墙角上_被同学摸出水

可李修谨知道有灵泉空间的那一刻,便被迷了心智“怎幺不是好东西了,空间里的灵泉水可助本王容颜不逝长生不老。”

每当想起她前世是别人的妻子,他便会生出一种患得患失之感,总想着更长久的把她留在身边。可他又凭什幺留住她,细想之后唯独这副她总看得移不开眼的样貌。

李修谨这种无由的自卑感如何而来,叶未言是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也是重生的,因上一世过得凄苦所以时刻担心失去这份不属于自己的幸福,失去不属于自己的她。

他的魔怔只有她能解,叶未言上前紧紧地抱住他,哄孩子似的轻喃“没事,没事的。”

“可惜,真是可惜了!”李修谨盯着地上的玉镯连声叹息。

他怎幺都无法放下!

叶未言气得揪住他的衣襟,逼他低头和自己直视“玉镯重要还我重要?”

李修谨陡然清醒,赶忙把她压进自己怀里,他当然不想再失去这个更值得他珍藏的宝贝了。

被同学拉去墙角上_被同学摸出水

她抬脸在他的嘴角亲了一下“乖…”

一切终究归于平静,李泰鸣驾崩后,李修谨将李修齐扶上了皇位,自己则当上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

至于柳姨娘和叶意惟,叶未言给找了一处清幽的宅子,把他们接过去安置下来,过着简单的日子。而叶未语,自从幽兰殿出来后已经疯了,跟祥林嫂似的见人就问有没有见到自己的玉镯……

偏偏在最幸福的时候叶未言要脱离这个世界,离开前,她还试探性的问过李修谨“我们若能在下个世界见面,你觉得自己会是什幺角色?”

“王妃想要本王是什幺角色?”他依旧是没有给出答案而以反问代替。

“嗯…”叶未言沉吟片刻,发现根本无所谓,仍道“不要是坏人就好。”只要是他就好。

李修谨认真的点点头“那本王下去时试着和阎罗王谈谈好了。”

“嗯…”她哽着喉咙,心里却暖洋洋的一片,直到最后一刻都紧紧的窝在他怀里……

被同学拉去墙角上_被同学摸出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