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学拉去没人的地方_被同学摸做夜场的女人通病出水

这个世界的开始,源于每年都会如约而至的愚人节。

女主姚欣绮在愚人节那天出一场车祸,醒来时发现自己变成了开车撞她的女人戈雅,原以为是灵魂互换,后来发现‘自己’在车祸当天已经嗝屁。

无奈之下,姚欣绮被迫接受戈雅的身体过着属于她的生活。

谁知戈雅已有了老公(男主)孩子,原本的生活也并不和睦,由于生了一个自闭症儿子,夫妻俩常常吵架,愚人节那日戈雅便是与男主大吵了一架后,愤然离家后出的车祸。

起初姚欣绮并不知道这些,由于没有戈雅的记忆,她只能装失忆,男主自然是什幺都不说的把她接回家照顾。而后的日子便是发现失忆后的她变化巨大,不仅会笑容甜美的给他做饭,还贴心的照顾儿子,男主觉得自己再次爱上她了。

人潮涌动的街道上,浑身脏兮兮且瘦小的狸花猫在人群中穿梭……

“系统君,给我死出来。”

“……”

“别以为不出声我就不知道你在线,老娘听到电流声了。”

见躲不过,系统君只好冒泡“叮,亲有什幺问题吗?”

叶未言挥起灰溜溜的小爪子“你说呢?”穿过来发现自己变成一只猫躺在垃圾堆里,更可怕的是还被几只老鼠包围攻击,好在她反应能力快,三跳两蹿逃出来了。

被同学拉去没人的地方_被同学摸出水

这愚人节不仅开了女主的玩笑,更是开了她的玩笑。

“唉…”系统君学着人类的语气,僵硬的叹了一声“系统出了点小问题,原定要入主的身体被压得稀巴烂的,你的灵魂无处安放,本系统只能随机应变给你找了一只命不久矣的流浪猫。”

这还是小问题?叶未言真不知道说它什幺好“你可以把我召回系统空间啊,怎幺非得找只猫?”人和猫什幺的,想想就很羞耻!

“王妃莫担心,这只是暂时的,本王定不会让你受了半点委屈。”

莫名奇妙,叶未言气得炸毛“不准你学我家王爷说话。”吼完下一秒,肚子便开始‘咕噜噜’叫起来,她再一次在大街上奔跑,循着食物的香味四处乱窜了一阵,最终去到一个烧烤摊前,蹲坐在那可怜兮兮的盯着他们,奢望有点肉吃。

“喵…”大哥,给点吃的吧!她睁着又大又圆的眼睛,看向正在擦汗的摊主。

听到微弱的猫叫,摊主抬头见到摊前的那只脏得不成样子的狸花猫后,嫌弃的做出驱赶动作“滚滚滚,哪里来的流浪猫,脏死了。”

她继续做可怜状博同情“喵…”

“哎呀?”见她好似要赖着不走,摊主放下手中的活,拿起扫把走过来,气汹汹的要赶她。

最终,叶未言凄凉的哀叫了一声,转身跑开。

一路找不着吃的,她忍受饥饿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暗叹这世态之炎凉。

被同学拉去没人的地方_被同学摸出水

不明香味远远的飘散在鼻间,叶未言耷拉着尾巴蹲坐在橱窗前,眼巴巴的望着里面的蛋糕,从前不喜欢的甜腻蛋糕如今是想吃也吃不着了,在她看着蛋糕出神时,一个漂亮的小男孩走过来蹲在她身旁,像她一样看向橱窗。

“喵…”小朋友,你也肚子饿吗?为显友好,叶未言眯起猫眼对他微笑,场景着实有些诡异。

那男孩似乎能听懂她的话,低头看着她,一双大眼睛漂亮却无神,似乎没有聚焦一般空洞洞,全然映不出她的模样。内心毫无波动,男孩重新抬头看着橱窗,就这般,一人一猫为着相同的目标静静地蹲在那发呆。

大概过了十分钟,富有磁性的着急又突然松了一口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终于找到你了,怎幺能乱跑呢?”紧接着一个样貌极好的男人大步上前,长臂一伸,把男孩抱起来。

“喵…”再见。两人一看便知是父子,叶未言并不担心男孩被坏人带走。

在邵宁转身的那一刹那,邵宇突然抓住他的领带,引起他的注意后指了指橱窗的方向,又指了指还蹲在地上的叶未言。

邵宁疑惑的问道“你是叫我买蛋糕给这只猫?”邵宇却不回应,眼睛一直盯着她。邵宁叹了一口气,抱着他走进蛋糕店,很快的提着袋子出来,把蛋糕放在叶未言面前。

“喵…”谢谢。叶未言笑着对他们道谢后,很不客气的吃了起来,随后想到他刚才也看着蛋糕,她在吃的同时,不忘把一块推给他。

邵宁惊奇的瞪大眼睛“邵宇,这猫叫你吃呢!”

似有触动,邵宇眨了眨大眼睛扑闪着长睫毛,伸手把蛋糕推回给叶未言,看着她吃了一会儿时间后,邵宁再次把他抱起来,说道“该去医院看你妈咪了,跟小猫说再见。”

邵宇垂眼看了吃得正欢的叶未言一下,撇过头去不说话。

被同学拉去没人的地方_被同学摸出水

“唉…”邵宁无奈叹气,抱着他离开。

吃饱后,叶未言抬起前爪舔了点唾沫开始洗嘴边的毛,完后才想起刚刚那个是男主邵宁,而那男孩是他的自闭症儿子邵宇,这世界真是小呐!

由于无处安身,叶未言只好离开蛋糕店重新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

一阵微风拂过,她错愕了一会儿,动了动鼻子后,转身看向方才路过的高大背影,随后抬脚追了上去。

“喵…喵…”他打开玻璃门走进蛋糕店时,叶未言被隔在外面着急的一直扒门。

待闻疏越提着蛋糕出来,发现一只流浪猫跑到脚下用脑袋不停地蹭他的裤脚,同时兴奋地喵喵叫。他不悦的看着这一幕,抬脚跨过她,加快前进的步伐。

“喵…”求收养。叶未言锲而不舍的跟在他身后走了很久,一有机会就蹭上去。

一路上走走停停,终于走到公寓楼下,闻疏越从袋子里拿出一块蛋糕放在她面前,他以为她是想吃蛋糕才缠上自己。

叶未言凑上鼻子嗅了嗅后,伸出前爪推开,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喵…”

发现自己喜欢吃的蛋糕被嫌弃后,闻疏越心里更是不悦,不想再看她一眼,转身拐进公寓楼。

‘叮’电梯门已经关上,一路跟着他的叶未言只能在大厅外的玻璃门边打转。

被同学拉去没人的地方_被同学摸出水

回到家后,闻疏越放松的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摁了一下后,舒缓的音乐流淌而出。

‘喵…’一声微弱的猫叫传来,闻疏越困惑的皱眉,转头撇了一眼空空如也的玄关,随后揉了揉鼻间,想来是被那只流浪猫缠久了,产生幻觉。

叶未言在玻璃门外徘徊了许久,一直没等到有人进出,担心引起不远处的保安的注意,她钻进一旁的花坛,躲在里面想守株待兔。许是折腾了太久,这瘦弱的小身板经不起折腾,她等着等着便忍不住睡了过去。

“闻先生,早上好。”

“嗯。”闻疏越走出公寓后便遇上了小区的保安,他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同时保安手中的狸花猫引起了他的注意“这猫?”

保安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流浪猫不知道是怎幺跑进来的,我马上把它丢出去。”这个小区是市内最好的住宅区,而他们又自称是最好的物业公司,好不容易夺标获得进驻权,要是连流浪猫都控制不了被住户投诉简直是遭难。

闻疏越自然知道保安手中的猫正是昨天一路跟着他过来的那只,如今奄奄一息的样子非常可怜,他一时头脑发热脱口而出“把它给我。”

保安错愕了一下,问道“闻先生是想?”

“我把它带出去。”

保安犹豫道“怎幺可以,这种小事我来就好啦,可别脏了您的手。”

“没关系。”闻疏越可谓是抢过,点了点头后,抱着它向停车位走去。

被同学拉去没人的地方_被同学摸出水

他什幺时候变得这幺热心了?保安不解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闻疏越撇了眼被放在副驾驶座上的小猫,其实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就后悔了,这同情心到底是怎幺来的?他无奈的摇摇头,发动车子向附近的兽医院驶去。

兽医给叶未言做了一番检查后,开口道“这猫是否吃了不恰当的食物?”

“吃了蛋糕。”随后他看了看手表,想起自己还有重要的医学研讨会,便道“我还有事,你们自行处理即可。”

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兽医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拿出一张传单,一副死推销的嘴脸“先生,你需要定个套餐吗?我们这有治病洗澡除虫修毛修指甲……”

爱猫人士,不怕花钱。

闻疏越抬手做了个暂停的动作“你随意,活着就行。”说完,转身离开兽医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