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和同学在学丰满大屁股熟女偷拍校做了_被同学摸出水

「啊⋯⋯那个⋯⋯」敦一脸害怕的看着国木田。

「老虎一直追着我。」

⋯⋯十分钟后⋯⋯

「那敦就和我们去抓老虎吧。」太宰拿着手上满是「0」的计算机对着某个流满口水的少年说。

敢情就是被拐去了啊!

「那这位小姐要一起去吗?」

「叫我樋口。」

「那樋口要去吗?」他微笑。

我能不去吗!看着这个笑容,不去的下场感觉更惨吧。

「好。」

「喂,太宰,为什幺要把没关联的小鬼牵扯进来?」

晚上和同学在学校做了_被同学摸出水

「我叫樋口!」

「喔。」

⋯⋯「喔」你妹啦!

于是,一个少年和一位少女就这样傻呼呼的在夜色下被太宰拐去了。

「喂,太宰。」我看着这个几乎废弃的铁皮仓库,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嗯?」

「你确定⋯⋯是这?」

「嘛⋯⋯当然啊。」

「这地方真的有老虎吗?」敦也是一脸不相信。

「别担心,别看我这样,好歹也是『武装侦探社』的一员啊。」他一边看着书,一边回答。

「诶⋯⋯太宰先生,刚刚是不是有声音?」

晚上和同学在学校做了_被同学摸出水

「确实如此。」他依然看着书。

⋯⋯不是说要捉老虎?为什幺仍然这幺淡定啊?

「是⋯⋯是那家伙!太宰先生。」敦不安分的站了起来。

「坐下来吧,敦。食人虎不会从那里出来的。」

「冷静一下吧。」我把敦按下去,说真的虽然表面装着淡定,手却不断发抖。我不想被老虎吃⋯⋯

「你怎幺知道!」虽说坐下来,他的神情依然是十分紧张。

「说起来,很巧吧,敦。」太宰终于阖上了书本。

「什幺?」我们俩同时问。

「你来到这裏是两週前,老虎出没也是两週前。」

耶?等等,难不成?我看向被我按着的敦,手颤抖的更厉害了,不⋯⋯不是的⋯⋯

「你出现在鹤见川附近是四天前,目击者在附近目击也是四天前。」太宰毫无温度的说话。

晚上和同学在学校做了_被同学摸出水

我摇摇晃晃的跌到后方,看着敦,正一点一点化为⋯⋯老虎的模样。

「敦?」我用仅存的力气问。

四周,除了柔和月光外,只剩太宰的说话声,和属于老虎的兽吼。

「你是异能者。」

「化身为饿兽在月下现身的——」太宰还未说完,老虎便扑向了他。

「太宰!」我惊呼。只见他轻轻闪开,两人就这样战斗着。

我想站起来,却像四年前一样,脚,驱使不了。

突然,白老虎转移了目标,朝着我的方向奔来。

⋯⋯怎幺办?怎幺办?我四处张望,没有任何遮蔽⋯⋯难道就眼睁睁被吃?被敦吃?还蛮噁心的。

好了,不是开玩笑的时刻,但⋯⋯我却对自己无能为力啊!

十呎、五呎、两呎、一呎⋯⋯一片阴影由头上笼罩,我闭上眼睛,想像的痛觉却迟迟未落下。

晚上和同学在学校做了_被同学摸出水

「太⋯⋯宰?」我看着他伸出手,挡在我眼前,淡淡开口:

「凭你还杀不了我,我的能力是只凭接触能使其他人能力者能力无效化——人间失格。」

看着由老虎渐渐变成人形的敦,缓缓趴在太宰身上,然后⋯⋯某人又做出一个超越常理的举动⋯⋯

「我可没抱男人的兴趣。」说完把敦扔在地上。

⋯⋯我该说什幺。

他转过头看向惊魂未定的我,又是那个⋯⋯猜不透心思的笑容。

「怎幺样,老虎可爱吗?」

⋯⋯我摇摇头,对他说:「为什幺你要带我来,我和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没关係吧?」

「嗯,对啊。」

那你带我来是怎样!

「你不是打酱油的吗?」当他说出这句话时,我心颤了一下。

晚上和同学在学校做了_被同学摸出水

打酱油⋯⋯四年前⋯⋯我说的那句。

我惊恐眼神对上他那个满是笑意的脸⋯⋯他开口:「开玩笑的。」

不是,不是开玩笑的,他绝对⋯⋯认出我了。

想到这里,不禁头皮发麻,这人到底⋯⋯是多变态啊。

「太宰。」身后传来国木田的声音。

「喔喔,你来晚了,老虎已经抓到了。」他指着趴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敦。

「那个小鬼⋯⋯就是他吗?」

「没错。」

「真够呛,以后记得在事前说清楚。」他一脸不悦的说:「托你的福,最后都连那些不当班的家伙都出动了——请大家喝个酒吧。」

我看向身后⋯⋯

「什幺啊,没人受伤,真是无聊。」中间的女生不爽的看着我们。

晚上和同学在学校做了_被同学摸出水

「真是变得越来越可靠了啊太宰,只是比起我还差一截就是了。」唯一穿的像侦探却一脸自大狂的家伙说。

「不过这个人现在是怎幺了?他应该还不知道吧?」金髮的男孩指着。

「喂,太宰,这人怎幺办?」国木田问。

「其实我已经决定了。」

「就让他当我们的社员吧。」语毕,所有人一阵石化。

「哈啊啊!」

⋯⋯抱歉,你们惊讶你们的没关係,但是我被冷落是怎样啊!我哀怨的默默移着身体,準备拍拍屁股摸摸鼻子退场。

「喔,还有这位小姐也一併加入。」太宰又指向我。

「哈?」我一脸疑惑,我听错了?

「⋯⋯太宰,你脑袋没坏吧?」国木田问。

「没有啊。」

晚上和同学在学校做了_被同学摸出水

我指指自己,又看看群众,深吸一口气:

「我、死、都、不、要!」鬼才要加入你们!一群可怕的人⋯⋯谁想和你们扯上关係!

「但是,你可没有选择余地喔!」太宰缓缓走过来,脖子后部一阵疼痛,眼前便一片黑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