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真紧都你给我生h上两个同学一起上我_被同学摸出水

醒来时,是被房间外的枪声及乱斗声吵醒。

难道武装侦探社被袭击?不然声响怎幺这幺大?

我慌慌张张的寻觅着声音在不熟悉的建筑穿梭,当一打开门,马上后悔做出此决定了。

「哎呀,你醒啦。」国木田看着我,顺便把某个可怜虫摔了出去。

「我该⋯⋯来吗?」这场景不该本是武装侦探社被袭击吗?躺尸一堆黑衣人是怎样,听说是什幺很厉害的蜥蜴啥鬼的的吧?等等,这到底是怎样啊!我果然不想和他们扯上关係⋯⋯

「这堆人怎幺办?」

「从窗户丢出去。喂,樋口过来帮忙。」

「⋯⋯」我想说不好。

看着和我一样傻眼的敦⋯⋯突然觉得我们俩真是同病相怜啊!

「嗯⋯⋯樋口?」敦突然呢喃。

「怎幺了?」我问。

晚上两个同学一起上我_被同学摸出水

「啊不,没事。」他对我投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帮忙国木田他们收拾残局。

「对了,社长吩咐有案子,乱步和敦一组,另个事件就麻烦太宰先生和樋口了。」

「喔,好。」我点点头,找到了太宰。

「太宰太宰,我和你一组。」

「嗯哼。」不理我⋯⋯

「太宰太宰,你在看什幺书?」

「完全自杀手册。」

「⋯⋯当我没问。」

「好啦,我们来看看委託吧。」他把书放下,从后方书柜拿出一叠白纸。

⋯⋯不久后⋯⋯

「懂了吗?」

晚上两个同学一起上我_被同学摸出水

「我可以说我看不懂吗?」什幺鬼啊,谁懂!懂你妹!上面就写几个字:有人死在OO大楼。

就这样?懂个头!你到底是怎样,太笨还太聪明,还有你确定没拿错资料!不管我怎幺抗议,仍然悲哀的被太宰拉走了⋯⋯

国木田快把他带走啊!

就这样一路拖行来到事发现场,废弃大楼里除了一片血泊外,还有一个死状凄惨的人躺在中央。

「你好啊,我是侦探社的!」太宰大叫。

没人回应。

「你好⋯⋯」他打算再说一次,话未说完,突然停了下来。

「怎幺了?」

「⋯⋯」他一脸警戒的看着那群警察:「吶,你们不是警察吧。」

我也看着他们,嗯,一般警察遇到这种案件只会出动三人吗?封锁线也没拉?还真的好可疑。

「不愧是太宰先生,该说察觉的快吗?」其中一人笑着。

晚上两个同学一起上我_被同学摸出水

欸欸欸!真的不是?

「哼。黑手党到此有何事呢?」

「太宰先生,你应该很清楚吧?我要的是你旁边那个女的。」

我⋯⋯吗?我疑惑的看了看太宰,只见他神情逐渐鬆懈。

「是吗?原来是为了製造假委託引我和她来?」

「没错。」

「可惜啊,凭你,带的走她吗?」

「当然,凭我是带不走的。今日只是向武装侦探社的太宰先生,或者是说前黑手党太宰治表明我们的目标而已。」

「前⋯⋯黑手党?」我开口。难怪,四年前⋯⋯

「那,在下就告辞了。」说完,他领着一群人缓缓离开了。

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突然我想通了一些事,愤怒,掩盖了恐惧。

晚上两个同学一起上我_被同学摸出水

「太宰⋯⋯」

「嗯?」

「为什幺呢⋯⋯」

「什幺?」

「你别装傻了!你、你们到底埋了我什幺事情!为什幺⋯⋯我毫无任何能力,却直接加入武装侦探社?为什幺港口黑手党要找我?为什幺⋯⋯你回答啊。」我已经气到抛弃了理智,每一个人,都瞒着我事情⋯⋯我看着他,只见他的眼神毫无波澜,定定的看着我。

他慢慢的开口:「因为你的命运。」

命运?什幺鬼命运,这种命运不要算了。

「你的异能力。」他说到这,气氛降到了最低点,我颤抖开口:

「异⋯⋯异能力?」

「你的异能[十三梦]能直接让人陷入幻象,除非你允许,否则无法脱离。」

「什幺异能?我根本没有啊!」我的脑袋一片慌乱,我只是个很平凡的人啊。

晚上两个同学一起上我_被同学摸出水

「有,你有,这是事实。」

「不,没有,我没有,没有!」我哭了,慌到哭了,害怕、未知的恐惧佔满了心中,我抗拒着,却听着他的话一字一字残酷的进入我的脑海。

「⋯⋯早点认清吧,樋口。」他走下台阶,留我一人在冰冷的地板上。

「认清⋯⋯认清?哈,我从一开始便根本就是混乱的!穿越什幺的⋯⋯」看着地上的尸体,我笑了,不知什幺原因,心里有种疯狂、坦然、放鬆和放纵的交杂感。

错了,就继续错下去吧。

我也离开事发现场,然而就在两人潇洒退场回侦探社后,马上惹来国木田一阵暴怒:

「太宰!你今天到底混去哪了?为什幺案子没结了?这怎幺和委託人交代?」

「啊⋯⋯」低头看书⋯⋯

「喂!我说的话你听了没?樋口,你不是也一起去了?调查后,报告呢?」

「嗯⋯⋯」默默爬走⋯⋯

「你、们、俩、个、白、癡!」头顶冒烟⋯⋯

晚上两个同学一起上我_被同学摸出水

而我和太宰很有默契的乖乖装傻,然后就被社长和国木田骂死了。

傍晚,我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在河边坐着,想着太宰之前说的话⋯⋯

十三梦?改变记忆?从哪里想都很有疑点啊。

太宰他们到底是怎幺知道的?还有为什幺我不知道?还有那句:「因为你的命运⋯⋯」又是一个感觉很深的句子,过了四年我的理解力还是很差啊。是什幺意思?

想着出神,后肩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我回头,看见一个穿着棕色大衣的黑髮男子看着我。

「有事吗?」我又撇过头。

「嘛⋯⋯你在想什幺?这幺认真?」太宰问。

「⋯⋯」就是在想你今天的话啊!

「呀,不说啊。」

谁想说!

「吶,樋口。」

晚上两个同学一起上我_被同学摸出水

「嗯?」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幺事?」

快说快说,老娘很忙!

「不管怎幺样,你要记得,你身旁还有大家,还有⋯⋯」

「还有什幺?」

「还有我。」

「哈?」我疑惑的看着他,他转过头,不让我直视他的脸。

「没事。」

「你脑袋烧坏吗?」

他笑笑,回答却完全不对我的问题:「很晚了,快回去,到时候被敦吃了。」

晚上两个同学一起上我_被同学摸出水

「才不会!」

————————————————————

呜呜呜,爆字了~~~

大家留言一下,我孤单寂寞⋯⋯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