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fgo设定模板书院_新辣文

令他神魂颠倒的可人儿如今近在咫尺、唾手可得,陈蟒到底还有一点自制,冷汗热汗齐流,踉跄着后退一步。

虽然羞臊得不行,金敏却紧紧地依偎上去,颤声道:“大叔,我们行房……”

他一手带大的孩子,相依为命、视若掌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的娇儿,正光着屁股向他求欢!陈蟒脑袋要炸了,事情朝着他意想不到的方向狂奔而去。他原先衣锦还乡、风光迎娶金敏的遐想一瞬间土崩瓦解、分崩离析。

她为何不明白他的心思呢?陈蟒脸上显出痛色。

金敏强忍羞意、放下女儿家的矜持,思虑多时、辗转数日,才下定决心、出此下策,只想但成好事,二人从此安稳和美共度余生。陈蟒的推拒,无异于锥心一箭、迎面耳光,令她尊严扫地、嘲她恬不知耻。

金敏蓄了两汪清泪,两眼瞪地大大的,下巴高高地扬起,倔强地不让泪珠落下来,强忍着哭腔道:“大叔心有所属,不愿娶我?”

陈蟒见她泫然欲泣、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心里一揪,忙道:“大叔只中意你。”

“那你为何不愿……”话还没说完,金敏终于绷不住了,眉尖微蹙、鼻尖泛红,泪珠儿雨点似的稀里哗啦往下流。她嘬起湿哒哒的小嘴,毫无章法地往陈蟒唇上亲,也顾不得那粉脸嫩唇被他脸上的胡须扎得刺痒痒的,便如饥似渴地吮他唇瓣。

御书院_新辣文

这温软香滑的唇舌、馨香扑鼻的气味把陈蟒弄得如痴如醉,张口含住她的小嘴儿,伸舌在她口里逗弄。只见两条舌头如鱼儿戏水、蝴蝶弄花,勾缠纠结、你来我往,挑起几缕津唾、滴下数条银丝,二人气息相融、各自痴狂不已。

金敏一双轻盈小手抚到陈蟒腰间,经此一番挑逗,那尘柄又有抬头之势,陈蟒一颤,惊道:“啊!”

金敏覆手其上轻轻摩挲,感觉到它涨热弹动、硬挺烫人,一双朦胧泪眼小鹿一样地望着他,在他耳边吐气如兰:“你分明想。”

陈蟒心里发急,奈何抵不住浑身冒火,宛若同时身处冰窟火海,进退两难。金敏不依不饶,引着陈蟒的手,挤过一片雪峰丘峦,向下拂过萋萋芳草,停到了一处儿山涧桃蹊,里面泥泞软滑、湿成一片。

金敏一张通红的俏脸依靠在陈蟒胸前,气喘不已,浑身全是抖的,躲躲闪闪、羞意盎然。她半是天真、半是诱惑地问:“要放到这里来,是也不是?”

陈蟒虽情潮难耐,但越见金敏如此,便越觉得自己禽兽不如。金敏已经踮着脚尖,竭力想把他身下的昂藏往屁股缝里头塞了。陈蟒痛心疾首道:“敏儿!你放过大叔罢!”

金敏置若罔闻,解开陈蟒的前襟,露出他毛发丛生、宽厚结实的胸膛,把自己软绵白腻的胸脯压了上去。

“大叔为何执意要走?留下来与敏儿日日相伴不好么?”她轻声呢喃、柔情似水、泪眼婆娑。

御书院_新辣文

陈蟒只是紧紧拥着她,闭口不言。金敏知晓他心意已决,今夜种种全是自己一厢情愿,不甘地又将自己檀口印到他的嘴唇上,轻声恳求道:“留下来。”

陈蟒满眼疼惜之色,他何尝不想留下?可惜他男子汉大丈夫总是想建功立业、搏个远大前程,如今答应了笑拐生,便再难悬崖勒马。

她把脸埋进他胸膛,泪水在那浓密卷曲的汗毛上留下一片晶莹。金敏轻啄他胸口,雪白的皓齿与他的乳尖厮磨,声音闷闷的:“我不许你走。”

饶是陈蟒铁打的汉子,如今也眼圈也红了,喉结上下翻滚,眉头紧紧地皱着。

金敏蹲下身来,乌黑的鬈发倾泻到地上。陈蟒居高临下,能看到她挂着水珠的睫毛、头顶的发旋、淡粉的乳尖和自己情难自禁的欲火。

她握住他那高高翘起的驴样物什,看见上头青筋暴突、狰狞紫涨、两个囊袋紧紧地皱缩在根部,然后着迷地看着它,落下轻轻一吻,说道:“敏儿想给大叔生一群小娃娃。”

陈蟒自己遐想让她生孩子是一回事,亲口从她嘴里听到是另一回事,他只觉得世上没有比这更好听的情话,就好比点破欲海情潮的一剂春药、灌进咽喉深处的一杯毒酒,令人饮鸩止渴却甘之如饴。

陈蟒长出一口气,握住金敏细袅袅的腰肢,一把将她撂趴在榻上,扯过一个枕头垫在她下腹。金敏臀儿高突、花心翕动,胸脯紧紧地贴在床板上露出半爿浑圆,不大舒服。看不到背后陈蟒的动作,她心里惶惶地,想要翻身起来。

御书院_新辣文

陈蟒手掌压住金敏的脊背阻止了她,金敏只觉得一个沉甸甸的滚烫身躯大山一样压过来,两条满是横肉的大腿跨骑到她身侧,两只铁掌箍住了她的腰身,一根烙铁陷入她温软潮湿的腿窝。陈蟒粗声粗气道:“腿根儿并紧些。”

金敏闻言,顺从地将夹紧大腿,那根热热的棒子紧贴桃蕊,不仅她心里异样,陈蟒也舒服地呻吟一声。

陈蟒借着这紧紧的一片温香软玉挺动健腰,直撞得金敏高敲的屁股上一片淫波肉浪,连带着床榻都在颤抖。金敏眼前也一片震颤,什么都看不清了。

金敏懵懵懂懂,以为这便是周公之礼、夫妻之道,只是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她对此事所有认知全从那本粗略的秘戏图而来,无非是形形色色的男女赤裸交叠,男根与女阴相连。可具体是怎样个交叠相连法,她不甚明白。

陈蟒喘息着律动不已,有汗珠滴到金敏的脊背,他的胡髭刮蹭着她脖颈又麻又痒、倒令人想要发笑,她难耐地扭动身躯。陈蟒戳刺的速度猛然加快起来,一下下又深又重,哑声唤道:“敏儿!”

金敏看不到陈蟒的模样,胸口又空虚难耐地厉害,只想翻过身去紧紧地抱住他。她扭头回望,只见身上陈蟒双眼紧闭、汗流浃背、满脸潮红,呼哧呼哧地张口喘气,神色陶醉快活。

他因为她而感到快活。金敏心里发甜、小腹发热,借着二人相贴处一下下的出入磨蹭,花心一阵抽搐,也有一阵快活袭上心头。他是不是和她感觉一样?金敏喜孜孜地想着,腿间湿意渐浓,身子骨全软下来,口里也有了细碎的呻吟。

金敏勉强算是初尝禁果,品到了个中滋味,觉得里头酥痒,偷偷拱着小屁股迎合陈蟒的抽添,只想让他再深一点点。陈蟒见她动情,更加难以自持,二人摇摆到一处儿,快活越积越多,不一会儿便抖做一团。

御书院_新辣文

金敏只觉得眼前金星忽冒、一阵天旋地转,蚀骨酥麻从四处蔓延到四肢百骸,咬住嘴唇、娇媚的哼声又从鼻腔里冒出来,不禁叫道:“我死也!”

身上陈蟒也压抑不住一声低喝,滚烫的热液激射而出,金敏腰间的枕头便沾染上了一片浓白。

这样的枕头怎么能睡得,陈蟒翻身下来便要换新的,却被金敏缠住了。金敏道:“你我这样是不是就算夫妻了?”

陈蟒心中长叹,根本不敢直视她清亮坦荡的眼睛,只道:“是、是。”

金敏见他手中的枕头湿了一块,淘气地伸手刮他脸颊,“你方才尿到上头了?真羞!”陈蟒脸上一红,捉住她的小手,忐忑道:“这不是尿,这是精儿。”

金敏点点头道:“我知晓了,人是父精母血变的,我却如何才能怀上孩子来?”

陈蟒更是又愧又惭,头都不敢抬,只揽过她,抚上她小腹,道:“要放到这里才行。”

金敏便有些恼意,嗔道:“那你为何不放进去?”

御书院_新辣文

陈蟒心中一痛,将来倘若他身遭不测,金敏却未婚先孕,如何能够受得住旁人非议?如何能在学堂里与他人平起平坐?又如何只身一人拉扯大一个孩子?这些苦楚,陈蟒万万舍不得她受。

他叹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章回名称引自京剧《金山寺 断桥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