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饭桌下捡筷子塞东西play食物_道具文肉

第六章

「这是妳上次跟我要的上学期课程範围,拿去读,动作快一点,不然会跟不上现在的进度。」

现在是放学时间,祁昊宇拿着几本书放在欧阳虹意桌上。

「噢,真的很谢谢你……」欧阳虹意跟他道谢,「那要什幺时候还给你……」

「不用,我已经看完了。」

从那次实验课后,祁昊宇似乎看起来不再那幺排斥跟欧阳虹意讲话或走在一起。欧阳虹意以为是祁昊宇不会讨厌她了。但其实他心里很清楚,是祁昊宇愈来愈无法隐藏对她的好感。

当然,这逃不过张狾珧的法眼。

「欸,昊宇。」

张狾珧此时插嘴。

「干嘛?」

他又摆出一副欠打的嘴脸盯着祁昊宇看,「小老虎跟欧阳虹意,你比较喜欢哪一个?」

塞东西play食物_道具文肉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欧阳虹意听见,她尴尬的低头整理抽屉,而祁昊宇则是一言不发的把桌上的课本收进书包站起身。

「我最喜欢你了,狾珧。」祁昊宇走到张狾珧面前,面无表情的往他的头巴下去,「不过要在你变成三杯狼之后。」

噗嗤一声,正在低头整理抽屉的欧阳虹意很明显是听到祁昊宇的回答,她的双肩正可疑的抖动着。

「好啦,只是开玩笑嘛,不要煮我啦,」张狾珧笑倒在桌上,「我瘦巴巴的没什幺肉……欸等我!」

祁昊宇没什幺耐心听张狾珧说废话,早提着书包往门口走去。

「喂,昊宇,你不等我没关係,但你不等小虹意一起走吗?」

走出校门口,张狾珧问。

「……」

祁昊宇没回答,脸上也没什幺表情。

看见他不回话,张狾珧笑得更开了。

「……你该不会在害羞吧?因为刚刚在教室里噹你,反而让你不敢靠近虹意了厚~~」

塞东西play食物_道具文肉

「你那天为什幺突然消失?」

「……你说什幺?」

祁昊宇停住脚步,一脸认真的看着张狾珧。

「我跟小白虎去吃晚餐遇到你那天,」祁昊宇说,「你看见黑衣人之后就消失了。」

「哦,你说那件事啊……」张狾珧听懂后开始乾笑,「这有点複杂,一时之间也很难解释……」

「那两位黑衣人之前也有找过我,在发现老虎在我房间的晚上。」

「是哦,他们说了什幺?」张狾珧先是一顿,马上回到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他们问我小老虎是不是在我这里,」祁昊宇回答,「我说没有,他们看一看就离开了。」

「也许是捕狗大队?」张狾珧自以为有趣的大笑。

「有人会穿着西装捕狗吗?」祁昊宇翻了个白眼。

「不知道欸……听你形容感觉不是什幺好人,」张狾珧耸耸肩,「要好好保护小老虎唷,祁爸爸。」

塞东西play食物_道具文肉

「谁跟你爸爸,为什幺捡到一只怪猫会这幺麻烦……」祁昊宇烦躁的抓乱自己的头髮,啧了一声。

「哎唷,人家不是说捡小动物是靠缘份吗?也许你跟凶猛动物从小就有缘唷。」

不是这样的吧!哪来有缘??一开门就大剌剌躺在床上给我睡觉哪来有缘?这分明是有人故意放进来,是孽缘!祁昊宇努力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拒绝同意。

「干嘛啦,我很认真在分析捏……我跟你说,我的动物缘也不错,上次在空地看到一只猫超可爱的,可惜我是狼不能……欸等等,那个不是小虹意吗?」张狾珧的好眼力看见不远处有一位女孩正要过马路。

听到关键字的祁昊宇立马回过神寻找。

真的是她……有着一头棕色微捲长髮的欧阳虹意正站在红绿灯旁準备过斑马线。

「小~虹意!」

张狾珧没等祁昊宇有心理準备就扯开喉咙大叫,祁昊宇皱起眉瞪向张狾珧。

「不要乱骚扰人家。」祁昊宇冷冷提醒。

张狾珧不理他,继续大喊欧阳虹意的名字,还举起手用力挥啊挥想引起她的注意。祁昊宇无奈的皱眉。

「咦,嗨。」欧阳虹意终于发现他们的存在,灿笑的跟他们打招呼。

塞东西play食物_道具文肉

祁昊宇看见她的笑容,先是微微一顿,接着撇开头。

「妳动作真快欸虹意,刚刚不是还在教室整理书吗?」张狾珧走到她身边笑着问。

「哦,因为等一下还有事啊,」欧阳虹意微笑回应,「所以就随意整理要赶快回家。」

「原来哦……对了,」张狾珧像突然想到什幺似的,一把抓住在后面的祁昊宇,把他拽到欧阳虹意面前,「祁昊宇有事要找妳。」

「什幺鬼……」被硬拖出来的祁昊宇一脸莫名其妙。

「怎幺了吗?」

此时已经绿灯了,赶时间的欧阳虹意开始移动步伐往前走,但眼神仍看着祁昊宇。

「……明天的劳动服务记得来。」

实在不知道要说什幺的祁昊宇,随便硬挤出一句话,结束。

「哦,我记得啊,谢谢你,」欧阳虹意灿笑着对着祁昊宇点点头,「我等等还有事,要先走啰!」

「嗯。」祁昊宇简短回应,看着欧阳虹意走远后,立马转过身怒瞪憋笑到快断气的张狾珧。

塞东西play食物_道具文肉

决定了今晚吃,三杯狼。

----------------------------------------

晚上,回到家的祁昊宇手上提着刚煮好的狾珧三杯狼……啊不是,是香喷喷的烤鸡腿跟一袋水果,发现白色的小老虎早就坐在开门处等着他。

啧……这小家伙,这幺快就学会等门啦?果然没白养牠。祁昊宇把袋子放到一旁,空出手让小白虎跳进他怀里。

小白虎以轻巧优雅的姿势跳进他结实的手臂里,找个最舒服的姿势窝着,发出像小猫般的呼噜声。

「真的好乖。」祁昊宇语气破天荒透着宠溺,还用那种要是被张狾珧看到肯定被噹死的眼神。他轻抚着小白虎毛茸茸的头,偶尔搔搔牠的下巴,乐于取悦他怀里这只无害的小动物。

算算小白虎来他家也有3-5天了,从一开始祁昊宇不屑的把牠关在卧房外让牠抓门呜呜叫----到抱着牠进卧房、为了牠开冷气、让牠跳上床睡,无限供应鸡腿肉类,虽然牠总是偏好吃水果,但没关係水果他也买了……可见这只小白虎有多可爱多讨喜。

但有一个地方,祁昊宇一直觉得很奇怪。

这只小白虎,怎幺看起来意外眼熟?

说眼熟也不对,明明是第一次捡到老虎……

每次不小心和牠对到眼,看到牠深邃的瞳孔,总觉得好像看到谁……

塞东西play食物_道具文肉

「吼吼~」

小老虎翻个身,轻盈的跳出祁昊宇怀里,跳到桌子上把鼻子凑进他带回来的塑胶袋里。

好~肚子饿了是吧?祁昊宇跟着走过去打开塑胶袋。

「今天要吃鸡腿还是水果?」祁昊宇好心情的拿出鸡腿跟牠最爱的苹果,凑到牠面前让牠嗅嗅。

「吼~」小虎低叫了一声,张口咬走苹果跳下桌子,跑到沙发上窝着自个儿吃起来。

祁昊宇也随手拿了颗苹果走到牠身边坐下,打开电视。

小白虎啃着苹果,也跟着抬头起来看电视,好像看得懂似的。

「欸,我总觉得妳长得好眼熟。」祁昊宇盯着电视喃喃自语,「算了,妳不会说话也没办法回答我,可是说真的妳聪明到我怀疑妳根本就是人类。」

爱乾净,不随意破坏物品,不乱大小便,也从来没听过牠乱吼乱叫。

祁昊宇摸摸牠的尾巴,「其实妳根本跟张狾珧同一挂,对吧?」

嚼嚼嚼,小老虎吃着苹果,甩甩尾巴,没有回应。

塞东西play食物_道具文肉

「对了,我明天要去做劳动服务,早上会有几个小时不在,」他又自言自语道,「篮子里有放吃的妳可以自己选。」

小老虎继续看电视啃苹果摇摇尾巴,好吧,这姑且算是回应。

说到这,明天是假日,他却因为翘课被罚到学校劳动服务,被罚就算了,还要跟欧阳虹意一起……

「欸,我好紧张,」一阵沉默后,祁昊宇突然开口,「明天要跟欧阳虹意独处。」

不说还好,一说出『欧阳虹意』这个名字,小白虎瞬间被嘴里的食物呛到,牠用力咳嗽,想把卡在喉咙的苹果咳出来。

「喂,妳怎幺了,吓死人喔。」祁昊宇也被小白虎突然的举动吓到,他轻拍牠的背帮牠缓解不适。

「咳咳咳……」

终于把苹果咳出来的小白虎坐在沙发上猛喘,好像刚刚经历的是一场生死浩劫。

「干嘛,反应这幺大,妳认识欧阳虹意是不是啦。」祁昊宇啐了一声,嫌小白虎大惊小怪。

平复后的小白虎继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尾巴摇啊摇的好似刚刚啥都没发生。

「欸,我要去读书了,妳在这里乖乖睡觉。」祁昊宇吃完水果,小白虎也刚好吃完,他顺手帮牠收拾乾净便往书房走去。

塞东西play食物_道具文肉

「……」

小白虎趴在沙发,坐起身看着祁昊宇走进书房后轻巧地跳下沙发,也跟着他往书房走去。

二小时后

明亮的空间里飘着淡淡木头香,祁昊宇的书房很大,四面墙壁都各有一个大书柜,上面摆满各式各样的书籍;从心理学到医学类,生物百科全书到化学方面,应有尽有;几个书柜上还放着地球仪和动物标本。

背对着门口,高大挺拔的背影主人坐在原木书桌旁,腿上还窝着一只正在打盹的小白虎。

「再一下就好,快看完了。」祁昊宇一边看着书,嘴里喃喃自语,手一边轻抚着小白虎的耳朵。

感觉到小老虎没啥动静,他停下看书的动作。

「……睡着啰?」祁昊宇放下书本,把小老虎抱起看牠是否真的睡着。

啧,还真的睡着了。

祁昊宇轻手轻脚的抱起牠,朝自己的卧房走去。

啧,为什幺总觉得好像正抱着一个同年纪的女孩……喂,在想什幺啊,这家伙是禽兽啊,怎幺可能是人类?难不成自己禽兽的部份被激发出来了吗?GOD,祁昊宇你在乱想什幺!

塞东西play食物_道具文肉

祁昊宇一路不知道在想啥的来到卧室,轻轻把小白虎放在床上。

一感受到床的舒服触感,小白虎低吟一声,找个舒服的姿势捲曲起来睡觉。

「……」

真的怪了,刚刚有一瞬间,他以为真的有一个纤瘦的女孩子躺在床上睡觉。

祁昊宇你是不是真的是禽兽啦啊啊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