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慢点你的太大_啊爸爸妈妈什么歌~啊 慢点

唐若珞蹲在外面哭红了眼睛和鼻子,见唐墨白面色不虞的从叶家走出来,愧疚不已而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唐墨白本就烦躁,看到唐若珞满面的泪水后心情变得更加复杂,蓦地控制不住冷声道“不准哭。”其实他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喝醉的是他,做错事的也是他,她没有错,一点错都没有。

唐若珞打了一个嗝,咬着唇瓣小脸一片煞白。他待人向来温柔好脾气,哪里有过半点脾气,定是真的气极了才会如此。这般一想,唐若珞越发的觉得内疚,强迫自己忍住不要落泪,眼圈热热酸酸的直发疼。

“真是笨蛋。”唐墨白见不得她哭,更见不得她隐忍泪意,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心软把她揽入怀中。

‘叮’的一声,手机响起,他无需点开短信,也料到是叶未言发过来的分手短信。

琴房内,叶未言咬牙切齿的拿起唐墨白刚送过来的手机,打开短信界面快速敲出‘分手’两字,句号都不添直接点的发送。

唐墨白是男主,无疑的拥有所有男主都该有的完美样貌,面容俊朗,五官深邃,身形高瘦颀长,举手投足之间有一股儒雅的气息。可是,叶未言心里清楚,他那股儒雅气息下掩藏的是渣渣的本质。

酒后乱性与唐若珞上床,为了隐瞒他们做过的事,还想得到她的谅解且拿她做屏障的做法简直恶心。他想保护单纯的唐若珞是他的事,凭什幺拉上她这个‘女朋友’。她不清楚原主之前是怎幺应对的,在她这里可不会好声好气,不打死他算轻的。

爸爸慢点你的太大_啊~啊 慢点

唐墨浅进去的时候叶未言还在气头上,听到开门声时没有看清楚,另一只拖鞋跟着飞了过去,他似乎早有准备,动作迅敏的闪身避过,鞋子直接飞出门外。

他疑惑道“你在国外到底经历了什幺?”

叶未言知道他是在暗指自己没有了从前的气质,最好的回答便是沉默,光着脚丫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起身前去捡鞋。

唐墨浅心里突然涌起一抹温柔疼惜,把手中的袋子放在墙边,转身出去把另一只鞋提回来。叶未言刚穿好一只拖鞋,便见他蹲在面前想伺候自己穿上另一只,下意识觉得这是套路,忙道“你还是放回去吧!”

他本来柔和的五官微凝,抬头看向她,眸光沉敛难辨“难道我没有帮你穿鞋的资格?”

叶未言讪笑“瞧您说的,是我没有资格,您老身价实在太高。”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就是她此刻的心情。

唐墨浅盯着她沉默,双眸幽清沉澈却无情言表,叶未言收起假兮兮的笑脸,无由生起他会拿鞋呼自己的错觉。下一秒,他蓦地站起来,她惊弓之鸟似的后退两步,抬眸看他时眼神警惕。他其实不用再长个子了,这身高已足够强势。

她认真的后退让唐墨浅的心一沉,眼眸微眯,清清冷冷的笑“姐姐是不是欠揍?”

爸爸慢点你的太大_啊~啊 慢点

真冷,浑身泛冷,叶未言秒怂的抬起那只没有穿鞋的脚“多少钱你说,只要我付得起。”

他的嘴角带着一点微笑“酌情定价,这取决于你我之间的关系。”

叶未言无声的叹息,问道“如果我是你的家属呢?”

啪嗒…啪嗒…

楼上传来拖鞋踩地的脚步声,趁甘年珍没有下来之前,唐墨浅手臂一抬把琴房的门关上,反锁,然后抬脚朝她迈进一步,清香气息铺天盖地的笼罩住她。

叶未言心里一紧,暗道,他只是单纯的关门,千万不要多想,不要湿。在她隐约期待时,唐墨浅薄唇一勾,蹲下去把鞋套在她脚上,柔声道“家属不收钱。”

“姐姐…”他缓缓站起来,嘶哑轻唤令她紧了一下,身不由己的小腹泛暖,叶未言攥住半身长裙的裙摆,单脚站立的姿势渐渐变得别扭。在她的思绪千回百转时,唐墨浅一下笑了,哑哑道“你闭眼睛干嘛?”

他还是个孩子啊!

爸爸慢点你的太大_啊~啊 慢点

叶未言这才意识到自己习惯性的闭眼了,忙尴尬的假咳“突然想起一首好听的曲子,闭上眼睛回味真是不错。”

唐墨浅假装没有看到她方才因期待而嘟起的小嘴,笑眼依然配合她演戏,说“难道是神曲?”

话说,看到他的笑脸,叶未言还真的想起了一首曲子。

“很好听的,我弹给你听。”她话假成真,抽出湿纸巾擦了擦手,到钢琴前坐下,表情安静。叮叮咚咚几声,空灵缥缈的熟悉曲调便轻柔流畅而出。

《Star of Baghdad》,他们曾经在酒店大厅弹过,是一段美好的记忆。

这是唐墨浅第一次听她弹练习曲以外的曲子,在墙边悠然坐下,打开袋子拿出已经稍微融化的甜筒,撕开包装纸边吃边赏,看电影一般全神贯注的盯着她。

旋律飘远,甜筒吃完,以自己对音乐的理解,他开始发表评论“你的钢琴弹得比以前好了很多。”

与甘年珍的差评恰恰相反,他给了好评。

爸爸慢点你的太大_啊~啊 慢点

“怎幺说?”叶未言走到他身旁坐下,翻了翻袋子找出另一只甜筒,不用他说主动拿出五块钱。

唐墨浅收钱丢进袋子里,答道“你以前对于rubato的控制就像节拍器一样精准,完全无趣。”

叶未言咬了一口甜筒,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行家呀!”

即使是同一首曲子,不同的人弹起来也会有不同的感觉,那便是音乐表达的灵魂。唐墨浅毕竟玩的软摇,欣赏音乐的角度与甘年珍不同,他喜欢自由表达的方式,而甘年珍想要的,只是按指令弹奏的机器人。

两人谈话间,不知不觉间融化的甜筒奶油顺着叶未言的手腕缓缓滑下,她正想起身去拿纸巾擦掉,他突然摁住她的肩,试探性的眼神与她四目相对,沉默中她没有拒绝的意思,于是大胆的伸出舌头沿着白皙的手腕将奶油一点一点舔去。

唐墨浅聪明的不在她面前提起唐墨白的事,只是默默地靠近她,比暧昧更暧昧。在她看着自己被清理干净的手腕发怔时,他悠悠叹道“唉…都融化了。”说完一口把她手中的甜筒全部吃进嘴里。

最后一口脆皮是最美味的,也没得了,叶未言委屈道“我付过钱的。”

唐墨浅吃得心满意足,大大方方的把一大袋零食丢给她“这里面的东西你可以任选一样,不收钱。”

爸爸慢点你的太大_啊~啊 慢点

叶未言误以为他整袋给自己了呢,果然想太多,左挑右选后拿出一包即食柠檬片。

“6.9一包,你赚了。”姑且算是投资吧,唐墨浅不吃亏的压下她的大腿,脑袋枕了上去。

还真知道享受!叶未言笑着往嘴里塞了一片柠檬,酸酸甜甜,味道还不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