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快递小哥没控制住_快递小哥与五岁小孩龟头能出来吗我嘿嘿嘿

「死了死了死了,完了完了完了,已经迟到半个多小时了!」

简心妤三步併做两步跳下了公车,穿过午后一点半的毒辣阳光,朝着一栋办公大楼跑过去。

身为晨光高中的校刊社社长,这次要採访一位多年前毕业、现在事业有成的学长,昨天在E-Mail里约好一点见面,没想到公车在半途遇到小擦撞,害她迟到了半个多小时。

「孟宸悠,二十六岁,身高185公分,体重75公斤。」简心妤一边背出学长的资料,快步穿过大楼的自动门,跑进宽广的大厅里,远远看见一座电梯刚好打开门。

「大学三年级开始设计手机APP,毕业后成立工作室接单,目前拥有三家软体设计公司,为了感谢高中母校的栽培……」快步冲向电梯,她边跑边低头看着手錶,已经迟到四十五分钟了,再抬起头时,电梯前面不知何时冒出一个西装男子的背影,「设立了一个『勤学奖』奖学金啊啊啊啊啊……」

拉长音的惨叫声中,简心妤完全煞不住脚步,直直将那个西装男一头撞进电梯里。

电梯的内墙是玻璃墙,可以一眼望见外面的风景,亮灿灿的阳光斜洒在两人身上。

没有浪漫的电梯「壁咚」,没有嘴对嘴的「意外之吻」,西装男被她撞得歪脸贴在玻璃墙上,而她整个人贴着他的后背,两人组成一幅搞笑的「壁贴」。

和快递小哥没控制住_快递小哥与我嘿嘿嘿

「好痛啊……对不起!我在赶时间。」简心妤摀着被撞疼的鼻子,慌乱地退离男子背部,转身迅速按下关门键,电梯门缓缓关上,「先生,请问你要到哪一楼?」

电梯里一片沉静,男子没有回答。

简心妤赶着赴约,先按下第十楼的按键,电梯开始启动,又问:「先生,请问你……」

就在此刻,上升中的电梯突然震动一下,头顶的电灯和按键灯瞬间熄去,整座电梯悬在半空不动了。

「欸?电梯故障了?不会吧!」简心妤伸指胡乱戳着按键,用力拍打电梯门,引得整座电梯微微震动起来,「今天上学被狗追,坐公车遇到车祸,搭电梯遇到故障,我怎幺那幺倒楣啊?」

「跳蚤女,妳再动一下,我就杀了妳!」冷漠的嗓音打断她的哀号。

简心妤转身望着那名男子,他外表约莫二十多岁,穿着一袭笔挺利落的西服,双手抱胸倚在玻璃墙上,俊雅脸庞透着一丝寒意,额头和右脸颊有些泛红,应该是刚才撞到的原故,淡淡怒气在眉宇间蕴酿着。

「先生,对不起!」她赶紧低头道歉,解释自己为什幺会撞到他。

和快递小哥没控制住_快递小哥与我嘿嘿嘿

男子深邃的眼神逐渐放空,伸手从口袋里抽出手机,按了一个号码,将手机贴在耳边说道:「方祕书,我现在困在电梯里,被一个跳蚤女害的,看她制服是晨光高中……」

「我不是跳蚤女,我叫简心妤!」简心妤打断他的话,用力跺了电梯地板两下,果真将那男子震得身体一倾,脸色逐渐变得苍白。

「原来跳蚤女叫简心妤……哼!」他扯了一下脣角,靠着玻璃墙缓缓滑坐地上,握着手机的手开始发颤,「方祕书,传我的命令……通知晨光高中校长,取消她的奖学金。」

「等一下!你凭什幺取消我的奖学金?」简心妤一脸无法接受,她每天熬夜读出两颗大熊猫眼,这才考上校排第一名,拿到勤学奖的五万元奖学金,怎幺可以取消呢?

等等!

这个人是谁?

为什幺他知道她拿了勤学奖,还一句话就删掉她的奖学金?

该不会……该不会……

和快递小哥没控制住_快递小哥与我嘿嘿嘿

「孟、孟、孟学长?」简心妤倒抽了一口气,双手摀着脸颊,露出一个吶喊的表情。

「亲爱的小学妹,学长就大方一点……」孟宸悠一手压着胸口轻轻喘息,额际沁出一颗颗的冷汗,脣角牵起残酷笑意,「剔除妳的奖学金申请资格……直到毕业。」

「学长!我真的不是故意撞你,害你困在电梯里的,拜託你不要剔除我的奖学金!」简心妤急到不知所措,望着孟宸悠苍白的面容、身体微微颤抖、呼吸不顺的难受模样,脑海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学长……你是不是有幽闭恐惧症?」

孟宸悠冷冷横她一眼。

竟然猜对了!

简心妤有点同情地望着他,脑袋快速运转,思索幽闭恐惧症的处理方法。

对了!先转移他的注意力。

简心妤慢慢蹲下身,抱着双膝坐在他面前,压低声音营造恐怖气氛,说道:「学长,你知道吗?学校的福利社,每天半夜会传出怪声……」

和快递小哥没控制住_快递小哥与我嘿嘿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