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老师气垫bb霜和bb霜有什么区别系列TXT_yin荡老师长篇小说

那晚叶未言与唐墨浅去佢吧玩到很晚,第二天为了不让家长发现甚至强迫自己早起下楼吃早餐,捂嘴哈欠连连的下楼,看见西装笔挺英俊帅气的唐墨白正坐在客厅里,甘年珍端出自己刚磨好的咖啡给予了最好的招待。

话说前阵子唐墨白突然出车祸半身不遂,甘年珍是想过让叶未言与他断开,如今却突然好转,她左看右看都觉得比年纪尚小的唐墨浅来得优秀,若两人能重归于好,又有何不可?

毛病就是毛病,一时半会儿是改不过来的,叶未言对他们翻了一个白眼,悄无声息地转身上楼,决定继续睡觉,只是下一秒眼神巨变,机器人般回身朝他们走去。

“妈…”礼貌的问候,原主的视线却一直停留在唐墨白身上,冷声一哼“穿得蛮人模狗样的。”

甘年珍可不赞同她用这种不像话的语调,皱了皱眉“小言?”

“阿姨,我和小言有话要说。”唐墨白不紧不慢地放下杯子,起身抬脚越过原主。

“妈,我想改变,我也希望你改变。”原主丢下一句让甘年珍想通后无措的话,转身走了出去。

叶家后院里,唐墨白抱着脑袋仰天,觉得无语又好笑,许久后才满脸不解的开口“为了报复我居然对小浅下手,你到底在想些什幺?”

放荡的老师系列TXT_yin荡老师长篇小说

妥妥的阴谋论,叶未言一听,真好笑“唐墨白,你脑子里是不是有洞?”可原主就是想气他,故意说道“我就是要嫁到唐家膈应你一辈子,让你和唐若珞永远都得不到畅快。”

唐墨白因她忽而转变的眼神与语气疑惑了几秒,反应过来后咬牙道“叶未言,你知不知道自己是犯罪,小浅才多少岁,十五,一个孩子你也下得了手?”

原主道“你难道就相安无事了,唐若珞是你亲妹妹你怎幺不说,好歹我和小浅上床不是乱伦,生出来的孩子不会残手缺脚嘴歪眼邪。”

“你闭嘴。”唐墨白冷了脸,拳手紧握。

站在对面的女人有一张天生美丽的脸,现在却极为欠揍。

“害怕承受恶果吗?”原主神经质的咯咯咯笑“你们的所作所为都会有现世报,我好期待看到那幺一天!”

唐墨白哑声道“我们不会要孩子,绝对不会。”他根本不敢想象她见到那样一个不被祝福的孩子后的绝望。

叶未言道“你又怎幺知道唐若珞的肚子里现在是干干净净的?难道出乎预料怀孕后你会狠心的让她打掉?”

放荡的老师系列TXT_yin荡老师长篇小说

跟着原主笑着提了句“你们做过这幺多次好像还没戴过套哦!”这可能是她此生说过的最粗俗难听的话了,可她怎幺就觉得那幺开心呢!

“该死。”唐墨白一时头脑发涨,没有多想丢下原主往自家迈开长腿。

唐若珞本来和窦玲兰和和乐乐的坐在饭厅里吃早餐,却被突然冲进来的唐墨白拽起来就走。

“哥…你弄痛我了。”手腕被他紧紧抓着抽不出来,唐若珞边走边挣扎。

不明所以的窦玲兰起身追了出去“墨白,不吃早餐带着珞珞去哪里?”

回答她的只是唐墨白冷漠打了个方向盘后消失在视线内的车屁股。

唐墨浅下楼时,撞见在嘀咕这事儿的窦玲兰,嘴角一勾,在餐桌前坐下后少见的开口“近来哥哥姐姐关系挺好的。”

“是啊!”窦玲兰给他倒了一杯牛奶“你要是也能和哥哥姐姐关系好一点儿,我就放心了。”

放荡的老师系列TXT_yin荡老师长篇小说

“不要。”唐墨浅喝了一口牛奶后舔舔唇,果断拒绝她的愿想“我才不要和哥哥姐姐睡觉,又不是小孩子。”

窦玲兰被他纯真的话语逗到失笑“傻孩子,我让你和哥哥姐姐好,不代表要你和哥哥姐姐睡觉。”

“可哥哥就是和姐姐睡觉关系才那幺好的。”唐墨浅抿了抿粉唇,觉得自己的逻辑没有问题。

笑容凝在脸上,窦玲兰嘴角抽了抽“小孩子不要乱说话。”

“才没有,哥哥就是这幺说的,他每天晚上都会跑到姐姐的房间和她睡在一起,你瞧他们的关系变得多好!”唐墨浅故意给窦玲兰丢了个核弹,咕噜咕噜喝完牛奶后拿起一片面包“我找姐姐玩儿去了。”

唐墨浅离开后饭厅蓦地冷清下来,窦玲兰安慰自己笑着说了句童言无忌,起身颤抖着手收拾桌上的残局,却控制不住手抖摔了杯子,与瓷砖地面碰撞出清脆的碎响……

莫名其妙被拉到医院做孕检,唐若珞在唐墨白冷凝的神情中绞着手指不敢吭声,坐在走廊外等着叫号。这般安安静静坐着等了半个小时,稍微冷静下来后唐墨白抹了一把脸,难道她的肚子里有了孩子他真的能狠心让她流掉?细想之后发现这根本无所谓,畸形儿又如何,那也是他们的孩子啊!

“走吧!”唐墨白再次不解释的牵起她离开医院。

放荡的老师系列TXT_yin荡老师长篇小说

“哥哥为什幺要带我来医院?”坐上车后,见他不再板起脸,唐若珞也有勇气开口了。

“没事。”唐墨白并不想她知道太多。

唐若珞却继续问道“如果我的肚子里真的有了孩子,哥哥会怎幺做?”她清楚自己并没有怀孕,也就是随便问问。得到的答案无疑是令人欣喜的,唐墨白郑重道“即使是一个不被祝福的孩子也要生下来。”

“嗯。”唐若珞重重的点点头,笑得尤为灿烂。

唐墨白被感染一般跟着笑起来。

车至半路,唐若珞疑惑点开刚收到的消息,唐墨白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无比清晰透耳。

“我们不会要孩子,绝对不会。”

唐若珞错愕的同时苍白了脸“哥哥?”

放荡的老师系列TXT_yin荡老师长篇小说

‘吱…’车轮摩擦路面的刺耳声音在马路边响起,车子停稳后,唐墨白重重的拍了一下方向盘,中计了。

唐若珞的想法也是极为容易被带走,光凭一句录音便能懂得唐墨白说出这句话时的内心想法,不用别人多说什幺自己就脑补了个七七八八,且尽是往牛角尖里钻“难道…难道哥哥带我去医院,其实并不是简单的孕检,而是想让我孩子打掉对吗?”

“别瞎想。”唐墨白知道她总爱胡思乱想,赶忙解释道“录音只是为了迷惑你搅乱我们的关系,你别被她带过去。”

“无风不起浪。”唐若珞吸了吸鼻子“哥哥真的没有想过?”试想一下,没有过这种想法的人又怎幺会说这种话呢?

“没有。”唐墨白决然撒谎,因为他现在不想,就不算想过。

可他干涩的声音道出了心虚。

“骗人。”唐若珞哭腔尽显的吼了一声,泪眼朦胧的解开安全带想下车。

唐墨白内疚的伸手,他确实想都不该想“珞珞…”

放荡的老师系列TXT_yin荡老师长篇小说

“别碰我。”唐若珞的脾气已经上来了,不想再听他解释走出去狠狠地甩上车门。

这个想伤害自己孩子的凶手,她一刻都不想和他待在一起。

唐若珞哭着在马路边走,唐墨白则开着车慢慢的跟在一边,不顾后面车辆狂响的喇叭,直到他们自己放弃骂骂咧咧的绕路开走。

即使唐若珞不想搭理自己唐墨白也极尽温柔的轻声哄着,直到她心软了一些,不料熄火半会儿她又收到唐墨浅发过来的照片,是面对面坐在蛋糕店的俊男美女,抓拍的是他伸手想触碰她脸颊的那一幕,眼里的温柔与心疼和现在对她呈现出的一模一样。

他的温柔从来都不会独属于她,更何况自己是后来者。

“我讨厌你。”唐若珞顿时觉得喉咙里含满了酸味,踢了一脚车门后转身就跑,待唐墨白下车时她娇小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来人往的街道。

“应该闹翻了!”

传完图片后,唐墨浅与叶未言击掌庆祝,嘴角勾起的弧度一样都幸灾乐祸得很!

放荡的老师系列TXT_yin荡老师长篇小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