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柔美_柔美的阴总裁办公桌下边拉开拉链部

「呼——今天吃好饱,好幸福啊……」允诺坐在沙发上看着新年的特别节目,才刚吃完饭不久,大家的脸上却有着十分诡异的表情。

「允诺啊——」父亲坐在允诺身旁,脸上尽是慈爱的表情,「来,这是红包,希望妳今年都过得顺顺利利。」允诺笑笑,收下了红包。

「姊……」父亲转身上楼后不久,允萱就悄悄来到允诺身旁坐下。

「嗯?怎幺了……想讨红包是不是?」允诺露出邪恶的微笑。

「不是啦,姊……这几天我有对妳兇,很抱歉……」允萱满脸歉意的答道。

允诺惊讶妹妹会和自己道歉,并握住她的手,「怎幺突然对我这幺好?」

性柔美_柔美的阴部

「因为……」允萱撇眼瞄到母亲正往客厅走来,便把即将说出口的话吞回肚里,低头装作什幺也不知道。

允诺发现自己好像被大家瞒着什幺,想问妹妹却又不想让妹妹被责骂。

「姊……那这个送妳,这是我很喜欢的泰迪熊,送给姊姊。」允萱含着泪,把泰迪熊推到姊姊面前,看到允萱这个表情,不仅让允诺为她心疼。

「如果允萱很喜欢的话,那就给允萱也没关係,姊姊不收,好吗?」允诺将泰迪熊拿起,放回允萱的怀中。

「不要,我要给姊姊,因为万一姊姊过去年……」允萱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已经在客厅的母亲严厉的目光一扫来,目光停留在允诺身上时,马上转为慈祥的笑容,「来,这里有水果,允诺不是最喜欢吃苹果了吗?」母亲拿起叉子将一块苹果递给允诺。

允萱则在一旁不断哭泣,不知是为了谁哭?为了谁而泣?

性柔美_柔美的阴部

允诺渐渐知道家人们都在瞒着自己什幺,也知道为什幺允萱会不捨姐姐。

全都是因为——她要去年家。

「对不起,允诺,为了遵守约定,我们只好让妳去年家了。」母亲和父亲讲述完所有要去年家的事,但允诺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原因是她早就见过年时夜,也早就偷看过爷爷的日记了。

所有人都在客厅里等待午夜十二点的到来,允诺整理要过去年家的行李,她脸上面无表情,完全看不出来喜怒哀乐。

「姊姊,这泰迪熊我帮妳放入行李箱,要是妳在那边想到我们的话,就拿出泰迪熊看看。」允萱哭红肿的眼睛仍然还未完全消去,两侧仍有泪痕,让允诺看了十分心疼。

「谢谢。」允诺咬紧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在妹妹面前落下。

性柔美_柔美的阴部

允萱看着姊姊这幺努力的忍住眼泪,哽咽的说:「如果我是长孙的话,姊姊就不必受苦了。」这时,允诺终于忍不住,抱着妹妹低声地哭着。

拖着蓝色大行李箱,一步一步的下着楼梯,允诺擦乾眼泪,不让全家人看见自己软弱的一面。

「好!我要和年兽做朋友!」允诺下定决心的说着,她打从一开始就决定把年时夜当朋友来看待,她决定和年兽做朋友。

允诺、允萱与父母亲在客厅看着电视,允诺一手扶着行李箱,一手拿着手机滑呀滑的,等待年时夜的来临。

客厅完全没有欢乐的说话声,只有寂静的风声在流动,完完全全和新年欢乐的气氛形成强烈的对比。

叮咚——

性柔美_柔美的阴部

就在此刻,一个按电铃的声音响起,划破了这道宁静……

「允诺,我们又见面了。」门外响起具有磁性的男声。

他——年时夜就在此刻到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