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什么是电大明的文文苡梨

我愣在原地,当下不知该作何反应,微微收起停在半空的右手,不着痕迹的抿了下唇角。

「也只不过是在学生会里罢了。」

心不在焉的回上这麽一句,我的双眼始终飘浮不定。

又想起讨厌的事了。

到底自己为甚麽会这麽在意呢,在意一个我从不认识的人。是不是因为不甘心?不甘心我不认识的会长里,那个离开的女孩子知道得更多?还是不甘心她能就这样停留在会长的记忆里不散去?

脑海里奔跑着关於那女孩的种种可能,盯着烧杯的双眼始终无法离开,唇齿在我意识到之前就先有了动作。

「玮芯,在意的人有一个理由导致他不能往前走,那你会怎麽办?」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从我的双唇中传出,很细很轻,在喧闹的教室里像是会立刻蒸发消散的水蒸气,说出口的那秒我才在想是不是我从不祈祷任何人会听见。

黎明的文文苡梨

「那我会努力成为他往前走的理由。」

玮芯的声音很平静,我意外的抬起脸,看着玮芯的大眼散发着睿智的光芒,收起了三八的笑容,凝视着我,像是聆听我的烦恼一样给我解答。

而且答案简直就像玮芯本人,自信坚强,绝不迷惘。我噗哧笑了出来,看着玮芯的表情跟我一样越发灿烂,「说的也是。」

必须往前走才行,不只是会长,还有我。如果我跟着会长一起停在原地的话就什麽也改变不了,必须一步一步,拉着会长脚踏实地的往前走才行。

压抑着过分期待的心情,我耐心的上完接下来的课,然後终於在第七节课的下课铃响之後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书包,飞奔出教室。

「欸语平姐,你要去哪阿跑这麽快──」

奔跑出去的时候迎面差点撞上凌亦衡,转头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之後继续往前跑,快阿、快阿,多希望能快一点到他身边──

从正中央的主栋教室区到偏僻的社团和艺能教室大楼是没有连接的,於是我从五楼一路跑下一楼再绕上学生会室所处的四楼,堆满了教科书的侧背书包沉甸甸的,气喘吁吁的我停在学生会室门口,双手抚着心口,叫心脏安静一点,接着我转开门把,探头寻找会长和莫声学长的影子。

黎明的文文苡梨

许是我太急着跑过来了,也可能因为礼拜四会长的第七节课是总是晚下课的数学课,会长和莫声学长都还没到学生会室。我往里面走,并排的木头桌子上有个人趴着,似乎是睡着了,看仔细了来人,我屏住呼吸。

那是女生,长头发的女生。

坐在看似主席位的位置上睡着了,柔顺的乌黑长发轻轻柔柔的滑在肩上,压在手臂上的脸蛋露出了美丽的半边侧脸,纤细的身材,匀称的长腿,穿着膝上百褶裙,是一个美到就算她睡着了,身为同性的我也为之惊艳的那种美。

可能是被我的脚步声吵醒,她有了动静,从手臂中抬起脸,我清楚看见她短袖制服的学号上,年度绣着去年,想必是学姊了。她眨眨水汪汪的眼睛,眼神缓缓聚焦到我身上。

「你就是新加入学生会的一年级吗?」

她的声音很沉静,表情也是,可不知道为什麽我却觉得好害怕。

「对,请问你是?」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只是来找梁时洋。」

黎明的文文苡梨

得到了像是不高兴的回覆,我闭紧嘴巴,缓缓移动到教室角落的海报堆里,心中不停祈祷学长们快点出现。

时间却不知道为何流动的如此缓慢,那些尴尬的静默奔流在我们之间,难捱的像是接受凌迟,一刀一刀的刮走我的皮肉,不知道她是谁呢?找会长的……

「我说你……」学姊双手叉腰在胸前,没有转头看我只是轻轻出声,「觉得梁时洋是个怎样的会长?」

听到这问句,我愣了会,我从来没有想过这问题。

不过我一直都在近距离看着,会长做了什麽,和会长为了做好这份工作付出了多少心力。静静歛了眼,我沉着的说出心底话。

「……是个比谁都努力,为了学生们的利益,牺牲自己也要往前冲的好会长。」

学姊听了之後幽幽地看了我一眼,脸色稍稍和缓了些,不再开口说话。

我把注意力转到海报上,心不在焉的沿着铅笔稿剪下图案,我一边思考着会是怎样的情况才会找到这里来,说起来一般找人会找到这吗,去学长班上找不是更容易找到?而且若是在一个不熟悉的地方,一般人会这麽自然的在没人的时候,自顾自地进来,甚至睡得很无防备?反覆不断厘清後,一个可能性述地冒上我心头。

黎明的文文苡梨

「灯开着欸,学妹你已经来……」

我猛然抬起脸,看到莫声学长推开门走进来,身後跟着会长,他们似乎在看到我之前先看到了那位学姊,然後转眼才看向跪在海报堆里的我。

那学姊缓缓站起身,神色自若地盯着莫声学长,莫声学长的脸一下子变的很可怕,他无视学姊,迳直朝我走过来,蹲在我面前,「学妹干嘛跪着,去课桌椅上坐着弄阿。」

我抓住莫声学长朝我伸出的手,一骨碌爬起来,眼睛不自觉飘向会长,他的表情很复杂,盯着学姊嘴里吐出了两个字「小灿。」

原来,那个学姊叫小灿阿。

学姊转头冷冷地瞪着会长,我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我和莫声学长分别坐在两个木制椅子上,我假设的可能性大概没错了,小灿学姊是曾经的学生会成员,在升高二的时候退出了学生会,并让会长谈起她的时候面有难色地转开了话题。

也就是说,她就是会长无法前进的理由。

黎明的文文苡梨

虽说是下定决心,要努力向前了,但一想到刚刚的我多麽没种,光是学姊问几句话就害怕的头皮发麻了。

下意识地抓抓脸,回过神来才发现处在一个尴尬极致的状况。

莫声学长一脸不爽转移目标似的盯着我茫然乱动的手,小灿学姊平静地看着莫声学长,会长继续以复杂的表情凝视小灿,而我身处其中,焦躁的乱动乱看,拜托你们谁出个声吧──

「阿声,你就连看我都不愿意了吗?」

小灿学姊打破了沉默,喊的却是出乎我意料的名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