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各种肉黄浪荡受初中生胸太大了怎么办小说_文黄肉

我惊讶地瞪大了原本眯起的双眼,原来刚才那个同我说话的和气的学长就是学生会长!我再度眯起眼睛,试图把学长的表情和容貌放进记忆里,但却徒劳无功,眼前出现的影像仍然是一片糊白的影子,我沮丧的垂下手臂,半放弃似的看着眼前模糊的学长身影。

「我不仅是你们的学长和学生会会长,同时也是你们的朋友。」眼前模糊的学长样貌传来的声音却是异常的清晰有力,之於我造成了极大的反差。「所以不管发生了什麽事,有什麽不满或者难过的事情,欢迎来找我商量,希望你们都能拥有超级开心的高中生活!」学长的声音传来了浓浓笑意,不久前学长笑起来好看的模样忽然浮现在我心头,和他现在的声音重叠在一起,没有时空的差距,完美的叠合在一起。

远方的学长微微鞠了一躬,抬起头来之後似乎朝着台下的我们比了一个大大的耶。如雷的掌声轰的一声响起,似乎差一点要掀了活动中心的天花板,坐在铁椅上的新生们个个激动地拍红了手掌,夸张一点的甚至朝着台上喊话,前方的矮个子男生也胀红了脸,双手用力的拍打着,嘴里还不停说着『这才是青春啊』。

我也跟着拍手,看着前方的矮个子男孩然後微微露出苦笑,心情却不似周遭的同学们那般激动,我转回注意力,只是静静望着台上那个缓缓走下讲台的背影不发一语,那个高大却清瘦、在我眼里只是一团白色块状物体的学长。

该死,今天放学一定要去配眼镜。

学长感人又青春的致词完毕之後,典礼也顺势的结束了。我们被一班一班带回教室,而我所属於的一年十一班在某栋中央大楼的五楼,也许是体谅二三年级的老骨头,才特意把一年级都排在最高的五楼吧。

我气喘吁吁的偷偷在心里咒骂学校,慢吞吞地爬上一年十一班。

我们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室,有些人大喇喇的直接找了位置坐下,有些人不知所措的站了许久才默默的挑了边边的座位,男生女生的人数大概各占一半,羞赧的、开朗的,各式各样的人们出现在这个班上,我静静观察着大家,想像着未来的生活,虽然有一点点的茫然和不确定感,但也被对於将来高中生活的向往和期待通通驱赶走了。

gl各种肉黄浪荡受小说_文黄肉

大家都坐定之後,身着浅粉色蓬蓬长裙,白色蕾丝公主袖衬衫的年轻女老师脚踏着花朵点缀的可爱高跟鞋走进教室,及胸的长发烫卷及肩,面容十分娇贵年轻,皮肤吹弹可破,美得没话说。

她叩叩踩上讲台,圆溜的大眼睛转了一圈,似乎在打量着我们,接着像是花朵绽放那样露出了一个好美丽的笑容,「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班导,我是教物理的喔。叫我美美老师就可以了。」

娇甜温柔的老师的嗓音听起来反而黏腻,我悄悄看着我的右臂上头肌,一颗一颗鸡皮疙瘩默默的浮了起来。

全班一片静默,没有人出声。

「阿,你们都自己坐好位置啦?那就不用再换了,真好。那我们开始来自我介绍吧。」美美老师轻轻拍了一下手心,像是想到了什麽好主意那样轻笑出声,我侧过脸,刚好和坐在右边的男同学对上眼,他对我挑了挑眉,而我轻轻撇了撇嘴。

美美老师坐在讲台边,要求的第一排第一个先上去做自我介绍,接着整节课就在每个同学的自我介绍声中过去了,我也因此多认识了一些面孔,也得知了典礼时坐在我前方的矮个子男孩的名字叫做杨竣翔,我再度苦笑,看着他在讲台上比手画脚兴奋的样子,他果然是个有精神的孩子啊。

美美老师轻声说了下课,然後又露出了一个好美丽的微笑,接着转身离开教室,同学们保持沉默直到美美老师高跟鞋的扣扣声不再出现,不知是谁先呼了长长一口气,班上的大家像是获得了解脱那样的摆摆手臂,轻松的和周围的人们交谈了起来。

「好可怕的女人,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坐在我右边的男孩打了个冷颤,喃喃的这麽说。

gl各种肉黄浪荡受小说_文黄肉

他长得很好看,脸上的五官线条分明,精瘦的臂膀是结实的,牢牢衬着他的崭新衬衫,他突然转头看我,声音低沉且富有磁性,「你不这麽觉得吗,语平姐?」

「是阿,我的鸡皮疙瘩也冒起来了。等等,谁是语平姐啊?」我轻声答应他的话,转过脸将眼睛对上他的。

「你啊,你不是叫叶语平吗?」

「但我们同年阿,为什麽加个姐?」我侧着脸看他,不知怎地突然想笑,嘴角微微勾起的瞬间,那男孩盯着我不发一语。

我叫凌亦衡──刚刚自我介绍的时候他曾酷酷的这麽报上自己的名字。

「怎麽了吗?我的脸上有东西?」被他看得极为不自然的我抓抓脸,接着撑着头询问他。

「没阿,我只是在想,你原来会笑嘛,干嘛从头到尾都一副死人脸。」凌亦衡大喇喇的这麽说,那些刺耳的字句像是蚂蚁一样钻入我的耳朵,我颇为不快的垮下脸,转回视线,擅自结束对话。

他红了脸,着急的似乎还想对我说些什麽,但上课钟响打断了他的语言,一道粉红色影子闪入前门的瞬间,他先是倒抽了一口气,然後也无奈的转回视线。

gl各种肉黄浪荡受小说_文黄肉

美美老师走进教室後开始有条理地进行班上的事务,虽然她看起来一副弱不禁风、娇弱无比的样子,但没想到她其实做起事来挺有行动力的。

这麽想着的同时,木头桌子上突然出现了一张折了两折的小纸条,我斜眼看过去,凌亦衡一脸抱歉的双手合十跟我道歉,伸出食指指指纸条,并请求我打开那张小纸条。

我叹了口带刺的气,但本着广结善缘的理念我还是打开了纸条,而且第一天就和人翻脸吵架也向来不是我的作风。

一打开,他歪歪扭扭的黑色墨水笔迹随即映入眼帘:

「语平姐,刚刚对不起。我一直很不会说话,常常不小心就惹恼别人。」看到这里我不自觉的笑了出来,没注意到凌亦衡正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继续往下看,下头的字迹却令我一瞬间愣住了,收起微笑并不知如何以对──

「其实我刚刚想说的是,语平姐你笑起来好可爱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