斤字添口什么字:现代亲戚辈分叫法 斤添口

我不喜欢楼晋南这种轻浮的说话的态度,瞧不起我和童鹿的感情,我生气的用手肘往後撞击推开他。感觉到他现在的态度,完全不像是我认识的楼晋南。

「你不要这麽坏煽风点火搞破坏,我和童鹿的感情绝对禁得起考验。」我反击的对着晋南呛声。

「哈哈!如果这麽禁得起考验,还担心我搞破坏吗?我看你对自己的感情一点信心不足的模样,真为你担心。」楼晋南听完我说话反而一阵哈哈大笑。

「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好朋友啦!我对自己的感情有信心。」我快要被这个让我模糊不清的楼晋南,逼到快要疯掉了。

「我已经尽到身为朋友的警告责任,剩下的靠你自己领悟。」楼晋南露出惯有的嘴唇紧闭,嘴角微微往上扬的笑容,手掌握紧拳头放在胸口心脏位置自信的说:「未来,不管柳晓洋遭遇到什麽困难的事情,我保证这里,才是你可以依靠的地方。」

楼晋南再度将双手握紧我的肩膀,说出非常强烈表达出来守护的心意,让我对他一直保持距离封闭的心,再次感受到震憾和感动。

「我和你感情才是绝对禁得起考验。因为你早晚会发现,我才是站在你身後默默的死忠守护者,我等你回心转意。」

自从我开始被楼菲妮欺负霸凌开始,楼晋南一直是我身边的守护者,我们是被他父母逼迫才勉强分手。他的友谊却始终存在没有离开。我正在感谢哽咽说不出回应的话,楼晋南突然伸出手臂圈住我的身体,将我推往前拥入他的胸前环抱着。

斤字添口什么字: 斤添口

「放开我,不可以这样──」我激动的大叫。

我还来不及反应挣扎反抗的时候,斜眼的看见童鹿神色慌张,喘着大气以匆促的奔跑方式,赶到表演舞台的後台,刚好看见我依靠在楼晋南的胸前的画面,马上脸色大变,震惊又愤怒的双眼怒瞪着我。

我脸红尴尬的赶快甩掉楼晋南的手臂,怕引起误会的跑向童鹿,他紧闭嘴唇一语不发,不想和楼晋南起冲突,快速拉着我的手腕,直接转身离开後台休息室。

楼晋南双手合掌拍击,突然大声叫住我的名字,我惊讶的转回头,看见他的手掌握紧拳头,放在胸口心脏位置,充满自信的露出微笑,用充满煽动的语气说:「别忘了我们间的秘密约定。」

走出表演舞台的後台,在无人的走廊上童鹿脸色难看的还是甩开握紧我的手掌,动作快速的转过身体直接面向我。

「你和楼晋南有暧昧?」童鹿睁大眼睛严肃的逼问。

「我没有!」我也睁大眼睛瞪着他语气坚定的回答。

斤字添口什么字: 斤添口

「你和他之间有什麽秘密约定?」童鹿继续严肃的追问。

「我们没有秘密约定!」我拉高音量更加重语气肯定的说。

「从以前到现在,你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任何事情都藏在心里不肯说出来。你不说出来,我怎麽会知道发生什麽事情。我们既然决定要交往,就要互相信任对方,何事情只要你开口说清楚,我都能接受。」童鹿语气软化,等待我的解释。

我突然感觉到有一种被楼晋南恶意捉弄的感觉,我和他真的没有秘密,可是要怎麽解释没有秘密两个字让我哑口无言,我终於知道这是楼晋南故意制造冲突所玩的游戏。

童鹿看见我嘴巴张大却答不出话,鼓涨起双颊,似乎正在压抑内心的怒气,乾脆转过暂时不想理我,免得发脾气,加快脚步的往前行走。

我缓慢的跟着他後面走路,嘟着嘴心里也有一些不高兴。应该是他要主动赶快解释迟到的原因,怎麽会变成莫名其妙的跟我发脾气,还自己生起闷气不说话。

我想到童鹿抛下我一个人独自站上舞台,让我被同学炮轰唱歌难听,狼狈的跑下舞台的难堪场面。当时只有楼晋南好意的挺身保护我,还要被误会有暧昧,心里替他难过委的越想越不服气,握紧拳头快步跑上前,揍了童鹿的背部几下发泄怒气。

「童鹿!你误会小楼了,你不在的时候,都是他在我身边帮忙和支持,你没有半句感激的话,还误会我们有暧昧,男生和女生也可以有真友谊的存在,小楼是我最好的朋友啦!」我生气的拉高音量埋怨童鹿,又打了他背部几拳头念道:「你抛下我一个人去哪里了,我找不到你,很担心。到底发生甚麽事情?」

斤字添口什么字: 斤添口

「我一大早到学校就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讨论社团表演的事情。後来老师叫我去体育用品教室拿东西。结果我被陌生人拿球棍从我後脑敲了一下昏过去,还被拖到角落藏起来。我一醒来就发现被锁在教室里面出不来。刚才有同学听到我的呼叫声音,才把我放出来。」童鹿说着用手掌扶着扭一扭脖子埋怨:「我急的要命,担心你一个人的舞台表演出状况,脱困之後赶快冲过来找你,结果看见你和楼晋南在……」

听到童鹿被人打昏倒,我第一个直觉想到厄运两个字,紧张的咽下口水,本能反应的後退几步,童鹿聪明的猜到我的想法,赶快拉住我的手腕不让我逃跑。

「你不要又连想到厄运,这分明是有人,摆明不想让我和你一起站上舞台表演,所耍的恶劣手段和厄运无关,这是人为的伤害,我已经向王老师口头报告。」童鹿冷静的分析给我听。

「不知道是谁这麽讨厌我,一直在偷偷欺负我,连累你也被人莫名其妙的打了一棍,还好你没事情。」童鹿挨打让我充满自责,关心的用手捏一捏他的脖子。

「这次是我不小心,下次我会特别注意谨慎。」童鹿感受到我的关心,终於露出笑容握紧我的手掌亲吻一下,贴在他的脸颊上面。

「我把好好的歌唱表演搞砸了,还被同学批评唱的很难听,最後被一群男学生轰下舞台。」我压抑着眼眶的眼泪,想装的轻松不想哭出来,却还是在童鹿面前低下头痛哭出声念着:「我失败了,是被狼狈的赶下台……」

「你有天生好嗓音,一次失败的舞台算什麽,我再替你找一个更大的舞台表演,你要继续努力,别被轻易击倒。」童鹿双手捧着我的脸颊笑着安抚:「寒假到了,去中国表演的行程时间太匆促,东哥已经取消,你就跟着我们乐团一起到处走一走,可以练唱歌还可以增加临场的舞台表演。」

「我已经知道自己不适合唱歌,我不要唱了。」我激动的面对童鹿吼一声。

斤字添口什么字: 斤添口

「柳晓洋,你也太软弱了,禁不起一点打击挫折,这样就不想唱,你不要放弃。你的声音很清亮,尤其是你有一般人没有的独特的高低音音域,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好声音,我不准你轻易说放弃。」童鹿改将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面鼓励。

我想起懂音乐的楼晋南说我不适合唱歌,童鹿只是为了追求我所以欺骗我会唱歌,这种受骗的感觉让我心里一团火气在胸口燃烧起来。

「够了,不要再说了,现实很残酷,我知道我根本就不会唱歌,你不要为了想讨好我,一直说谎话欺骗我,我不要再听这些巴结讨好的话!」我睁大眼睛瞪着童鹿用手掌将他推开。

「柳晓洋,你到底在卢什麽──」童鹿应该是受不了我的态度,也激动的大声对我呛声:「我说你会唱歌,就是会唱歌,你要继续认真的唱下去,不准放弃。」

从小到大,我只会傻傻的死读书,认为读书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好不容意发现自己有比读书更好的才能,那就是唱歌的天赋。竟然从楼晋南的口中得知,这是童鹿为了追求我的刻意说谎的安排,我心都凉了一半。

「我再问你一次,你说我有天生的好声音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非常认真严肃的凝视着童鹿问:「我要听你说真话。」

童鹿被我的突然的问话逼到愣住,不知道我要听什麽答案,无法回答,却听见了一声嘲讽的笑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