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罪恶大炕:炕单位办公室古代称呼乱伦

升上高二的暑假,我被远嫁到高雄的阿姨接到高雄去住,原因是爸和妈又吵架了。

他们时常吵架,每每一吵起来整个家就跟战场一样,每次吵架都是在爸喝醉之後开始的,他总是借酒装疯把怒气发泄在无辜的家具和无辜的妈身上。

小时候常被这样的景象吓哭,长大後看了太多次,渐渐觉得麻痹了。

我会被阿姨接到高雄去,也是因为向来疼爱我的阿姨怕这场看似熄灭的大火还有一些余烬的小火苗波及到我。

「千岚,你暂时在这里住下来吧。」阿姨领着我走进屋里,我的行李则由开车充当司机的姨丈帮忙提进来。

阿姨和姨丈生了两个儿子,一个我要叫他表哥,一个是表弟,表哥阿伦今年夏天抽到金马奖到金门当兵去了,表弟小易是今年欲升上高一的考生,目前还在与第二次国中基本学力测验奋战。

阿姨和姨丈一直很希望可以生一个女儿,连生了两胎都是男孩子後便放弃了,她说她不想再拼第三胎,万一生出来又是个男宝宝,三个男孩子凑在一起她会很头大。

为了我将要在这里住上近两个月的时间,阿姨将阿伦表哥的房间彻底打扫乾净让我住进去,把房间内部分属於表哥的物品搬到表弟小易的房间去,甚至连原先单调的深蓝色床单和枕头套全换上专属於少女的草莓图案。

阿姨先到我到阿伦表哥的房间去,他们两兄弟的房间都在二楼并且仅仅相邻着,三楼是阿姨和姨丈的卧房和书房,那是属於他们夫妻的天地。

一踏上通往上楼的楼梯,我看见一颗头颅微微地从楼梯转角处的墙角探出来,极欲隐藏却又极度想看的模样令我不禁觉得好笑,带我和阿姨走到转角处时,窥视的人影已经消失了。

我知道那个人是表弟小易。

西北罪恶大炕:炕乱伦

姨丈帮我把行李放好之後便去忙了,阿姨怕我太累要我先休息,吃饭的时候再来叫我。

他们退出房间,这个空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顿时安静了不少,我坐在单人床上听着房间窗口外车辆行驶来往的声音,宸风的身影自然而然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甩甩头,我闭上眼躺下,将脸埋在枕头里,甚至用被子将整个人包裹住,宸风的影子还是没有消失,反而变本加厉地侵占了我的大脑,直到感觉棉被里的空气逐渐变得又热又稀薄,快要喘不过气来我才将棉被拉开,大口大口地吸气喘息。

我和宸风的关系从那次之後便得很僵硬,他托人带给我一本吉本芭娜娜写的小说《厨房》,除此之外他不再跟我见面,也不再和我说话,就算是不经意的碰着面,他也会移开视线,把我当成透明人一样。

一开始我很难过,时常独自一个人躲起来哭,我没有料到在失去书涵这个朋友之後,我又随即失去了宸风。难过之後继而感到的是愤怒,我不明白为何他要为了徐煜豪的一番话就将我推离他的身边,拒任何人都於千里之外。

我并不在意他的血友病,对我而言那又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就算当下我有一丝迟疑也是因为惊讶而来不及反应。

有好几次看见他在距离我不远之处,我都好想冲到他跟前大骂他:莫宸风,你这个胆小鬼!

可我终究没有这麽做。

不能再独自一人待在房间里,再待下去我怕只会变本加厉的胡思乱想。

起身走出房外,我看见隔壁小易的房门没有关,想起方才上楼时他鬼鬼祟祟的行为举止,我没有多想便走了进去。

一踏进小易的房间见他坐在书桌前,神色慌张地将某样东西藏进参考书下面。

西北罪恶大炕:炕乱伦

「咳咳,我都看到了喔。」突然之间觉得很有趣,想逗逗他。

他猛一回头看见是我这个不速之客,立刻赏了我一记白眼,「拜托,林千岚,你不要吓人好不好?!」

我走近他身边,顺手拿起他放在一旁的英语杂志打了他的头,「你在叫谁啊?我比你大耶,应该要叫我表姊才对。」

「是,表姊。」他满脸无奈地答道。

我很自动地在书桌後方的床沿边坐下来,眼睛开始打量他的房间。

房间的格局和家具的摆设都和现在我睡的阿伦表哥的房间差不了多少,唯独不同的是房内的物品和床单的花色。

「林千岚表姊。」小易突然出声叫我,害我有些吓到。

「干麻?」微微蹙起眉头。用不着在『表姊』前面加我的全名吧。

「你为什麽闲着没事跑来住我们家啊?」他放下手中的蓝笔,靠着椅背问道,「高中生不是都很忙吗?」

想来阿姨和姨丈并没有告诉他我来的缘由。

我沉默了一下。

西北罪恶大炕:炕乱伦

「我的学期总成绩太烂了,很多科目都被当掉了,我爸妈气到快吐血,所以我就跟阿姨求救。」睨了他一眼,接着说道:「这就是为什麽我会出现在你们家。」

我不打算要告诉他真相,并不是基於『家丑不可外杨』的烂理由,而是觉得这样骗他很好玩。

真的,纯粹只是好玩。

「真的假的?我妈几天前还跟我说你的功课很好耶。」他瞪大双眼,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那她都是在骗我的罗?」

我被他的反应惹得大笑出声。

他好容易受骗上当。

「笑什麽啦?该不会是骗我的吧?」他狐疑地看着我。

止住笑,我装作一脸严肃,「不,我没有骗你。」

我的确有一科被当了,那便是我最痛恨的基础物理,不过我爸妈还不至於会吐血就是了。

这样也不算完全骗他。

他半信半疑,一直盯着我看。

西北罪恶大炕:炕乱伦

「要我拿成绩单给你看喔?现在不在我身上,在我家里喔。」被他看得受不了,我只好这麽说。

「好啊,你回家记得影印一份寄给我。」他表情十分认真地道。

我有些无言以对。

「你藏在参考书下面的东西是什麽啊?」转移话题,我起身走到书桌旁,趁他反应不及将书底下的物品抽出来。

将『不明物体』抽出来一看,发现是一本我从没看过的少男漫画。

「快还给我啦!」他急忙从我手中夺回漫画书,收进书桌抽屉里。

「恼羞成怒了?」我笑着坐回原位。

「干麻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你很讨人厌耶。」他一边骂一边翻动参考书,「你就是因为这样你爸妈才会生气,结果沦落到我们家来的吧。这就叫做活该,知不知道?」

我沉默了,真的不知道可以再说些什麽。

也许他说的没有错,我确实很讨人厌。如果不是这麽讨人厌的话,书涵大概也不会那样对我,说翻脸就翻脸,丝毫没有转圜的余地;也或许这个家里没有我,爸和妈之间的摩擦、冲突会少一点,这样他们至少不需要顾虑到我的感受,可以毫无顾虑的还给彼此一个自由自在的空间。

「喂,表姊。」见我沉默,小易的神色有些紧张,「我刚刚说的只是玩笑话,你不要当真喔。」

西北罪恶大炕:炕乱伦

「放心,我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心感到有些微的疼痛感,有些难过。

除此之外,我很好。

小易放心的转回头,双眼盯着自修书,嘴巴却在跟我聊天,说他可以当我的导游,带我到好玩的地方去玩。

「高雄好热呐,这里的夏天比台中还要热。」阿姨在一楼的楼梯口喊我们下楼吃饭,起身离开他的房间时我这麽说道。

「当然啦,这里是高雄耶。」他关上房门,和我一起走下楼梯。

「而且太阳很大很毒。」

来这里住上两个月,我应该会晒得很黑吧。我想。

「当然啦,这里是高雄耶。」

踏下最後一个阶梯,他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