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鱼座男最大的软肋冰仙女-日仙女

我想要解释清楚误会,但是老天爷好像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上课的铃声当当的响起来,言敏绮眼神充满怨恨,表情冷漠的双手直接推开我,转身冲进教室里面。

学期快要结束,从我手机恶意散发出去言敏绮的私密照片,让我再度变成同学们眼中的不良恶女事件加一笔,还有一条最大的罪名压在我的头顶上:「柳晓洋是一个叛徒。」

我还被王城老师叫去办公室质问原因,我放声痛哭的解释清楚,让老师知道我和言敏绮所受到的委屈。

言敏绮则是被校长叫到校长室,解释拍裸照的事情。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一整天的课我坐在座位上,一颗心揪着完全无心听王城老师的上课内容。

只要下课铃响,我马上冲到隔壁班教室,想找言敏绮解释清楚,站在窗口却没看到她的人影,韦涵反而主动走上前嘲笑说:「言敏绮那个小太妹已经请假回家,我听说她可能会被校长以败坏校誉的理由勒令退学,你这个背後捅她一刀叛徒终於把她逼走了,看不出来你的手段好厉害。」

我知道韦涵本来就是说话尖酸刻薄的那种人,根本不想理她,马上冲上前拦住刚走出教室的刘姓女班导问话。

「老师,校长这次的快速的处罚太超过,言敏绮什麽都没有做,她完全无辜,那些相片也是有人故意污蔑她,请老师一定要帮助她在校长面前解释清楚。」我紧张的为言敏绮解释。

冰仙女-日仙女

「校长明快果决的处理方式,一定是为了维护校誉,有整体考量,你做学生只要上课专心读书,不要惹事生非就够了。」刘班导严厉的训诫,让我心里很不服气。

「我也觉得校长处理言敏绮事情的速度太快,并没有真正站在学生的立场去设想,刘老师有必要挺身而出替言敏绮说话。」王城老师走出教室,出现在我的身後向刘班导老师说话。

「王老师,你自己的麻烦事情一大堆管都管不了,言敏绮是我的学生,请你不要越过界管到我们班的事情。」刘班导不客气的指责王城老师:「听说最近有学生家长匿名检举,你和学生有暧昧行为,校长正在进行调查,这就是你经常和校长作对的结果,可能要被调到偏远地方去教书或免职,人事命令下来你就要走人了吧!」

「王老师不是这种人……」我震惊的呆立念着:「为什麽连王老师也要离开了,你是我很喜欢的老师啊!老师也被陷害了吗?」

「谢谢你相信老师的人格,天底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分开是迟早的事情。」王城老师对我露出无奈的笑容:「柳晓洋,如果老师真的被迫要离开凤安高中,你要学会更勇敢坚强,懂得保护自己,不要再被欺负。」

我知道自己的微薄能力无法影响决定王城老师在学校的去留,只能含着眼泪点头,心里对向校长投书,造谣生事陷害老师的那些人感到生气。

王城老师竟然被来路不明的家长投书恶意中伤,最坏的结果可能被迫调职离开学校,言敏绮也被裸照迫害的要休学,这些对我来说是重大的打击。我情绪低落快要崩溃,心情恶劣到极点。

放学的时候,我背着书包不想回家,躲到通往学校顶楼上锁的楼梯间,坐在铁门前面的阶梯上面,这里最安静不会有同学骚扰,双手环抱胸部将头部整个埋藏进去,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我身旁的阶梯,挤着坐下来。

冰仙女-日仙女

「小楼,你怎麽知道我在这里?」我抬起头,惊讶的看见楼晋南眼神温柔的坐在我身边,偏着头看着我。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默默关心、注意你的一切,我看见你的脸色不好非常担心,所以跟着你一直走到这里,你没事吧!」楼晋南关心的问着,想要将手掌搭在我的肩膀上面,被我灵巧的弯身闪开,让他尴尬的手掌只能缩回去。

「你已经不是我喜欢的那个小楼,你的思想偏差跟着小南学坏了,我不喜欢这样的你,不要再靠近我。」我臭着脸对着楼晋南埋怨。

「我知道自己对言敏绮的态度不友善惹怒你。可能是我最近个性转变得太快,让你捉摸不定我的心思。唉!我突然变化这麽大,可能惊吓到你,难道这就是你一直不愿意答应和我交往的真正原因吗?」楼晋南双手托着额头,露出难过和一脸无辜的表情。

我想起楼晋南对付言敏绮的凶恶态度,还无情的踩死一只蚂蚁,对他产生恐惧的感觉往旁边退缩乾脆直接要站起来远离,他却拉着我的手臂硬拉我坐下来不让我走。

「其实,我一点也没有改变,还是希望做你身边的小楼,是一个可以随时关心你的好朋友。」楼晋南用手掌托着额头遮着脸,面有难色的说话:「最近一直感觉到头痛,整个人真的很不舒服,精神状况也不太稳定。你是我最信赖的朋友,如果你这个时候再拒绝我的友谊,我就更不想吃药治病,病情一定会不断加重,你会忍心看见这样的小楼吗?」

「小楼,你要听医生的话接受治疗,赶快恢复成原来的你,把病治好。我知道你的病情一直不稳定,我看见你一直反反覆覆的个性转变,也很担心你的身体状况……」看见楼晋南痛苦的模样,我轻轻的伸出手抚摸他的脸颊表示关心,希望他恢复健康。

「你对我真好……」楼晋南握紧我的双手,温柔的闭上眼睛亲吻下去,我紧张的将手掌缩回来藏在身後。

冰仙女-日仙女

「你要听医生说的话,吃药、接受治疗,我才愿意做你的朋友。」我警告的说,看着他天真的点头露出笑容我才肩膀放软的松了口气。

「听说王城老师要被调职的消息,我爸爸和校长是老同学,有三十多年的好交情,或许我可以请他出面替王城老师关说。虽然我知道关说是不对的事情,但是你心里还是希望王老师继续留下来教书吧。」

「你真的愿意帮忙王城老师吗?」我整个背部挺直起来惊讶的问。

「只要是你关心的人,就是我关心的对象,如果我有能力一定会出面帮助他们。就像我当初我勇敢的站出来和我爸爸抗争,帮助邱依纯避开黑道的强暴攻击一样,你要记住,这些全部都是我的功劳啊!」楼晋南对着我露出脸颊上面,有酒窝的深邃灿烂笑容。

这个温暖的笑容,让我感觉到熟悉、认识的那个善良又温和,默默的挺身而出为邱依纯向家里抗争替她处里善後,帮助她将来出国留学的小楼好像又回到我身边。

「我知道你最重视朋友,但是我和言敏绮这个人不太熟悉,她身上发生的事情,我只有表示同情,如果真的无能为力帮助她,你要谅解我的处境。」楼晋南无奈的说。

「小楼,你要相信小言真的是无辜的女孩子,不知道是谁这麽坏心,躲在背後欺负她,可恶到了极点──」我双手摀着脸颊,难过的低头哭着吼叫起来。

「我们不能成为男女朋友,是我心里的痛。你要记住,以後不管柳晓洋发生什麽事情,你身边都还有小楼这个最好的朋友支持你。」楼晋南伸出强而有力量的手臂,搂住我的肩膀,让我不能反抗挣脱的靠向他的臂弯依靠着,他反而鼓励我说:「我绝对相信柳晓洋不是背叛朋友的女孩子,我支持你去向言敏绮解清楚。」

冰仙女-日仙女

「小楼……」在我情绪最低落的时候,楼晋南说出来的话真的让我很高兴。

我虽然没有和楼晋南成为男女朋友,对失去言敏绮友谊的我而言,他这个时候对我说出支持和鼓励的贴心话,让我很感动,变成我心里面一股最重要的支持力量,非常庆幸身边拥有一个这麽相信我的朋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