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的女主娇气勾人爱撒娇都出水了:日的爽

冬日的早晨难得出现了可爱和煦的阳光,为凛冽的空气熨上了一层暖意。

杜宇衡伸过长臂欲抽走秦悠手中的单字书,她见状立即将头和手一同转向另一侧,嘴里继续背诵着英文单字。

「进车站,别看了。」杜宇衡捏了捏与自己十指交扣的小手。

「不行啊……等等就考试了,我还是背不熟。」秦悠大力摇头,紧张的神色在脸上一览无遗。

第一堂考试就是她不擅长的英文……她是那种被打击到信心就会连带拖累后面考试情绪的人,如果第一科就写得不顺利,就完蛋了啊……

看着秦悠眼睛下缘的黑眼圈,杜宇衡心疼地抚上柔软的小脸,带着薄茧的指腹一下下温柔地触摸使人感到舒服和安定。

睡意袭上眼皮的瞬间,秦悠猛然睁大眼,赶紧晃了晃有些浑沌的脑袋。

汹涌的人潮逐渐挤满车厢,秦悠被杜宇衡圈在怀前护着。

杜宇衡垂首望着把单字书靠在他胸前,不放过任何一分一秒拚命背诵的秦悠,忍不住露出无奈地笑。

深邃眼眸中满溢的宠溺恰似冬日的暖阳,温煦而使人迷恋。

期末考结束后便迎来了高二的寒假。

日的都出水了:日的爽

早在之前便已规划好四天三夜小旅行的俩人如期地在假期的第一天顺利出发。

而在出发的当天早晨,杜宇衡到秦悠家问候秦母,并保证会好好照顾秦悠,让她不用担心。

本就对自家准女婿十分满意的秦母自然是不会对于两人出游过夜而感到操心,反倒是要自己女儿别给人家添麻烦。

秦悠原先想反驳,但猛然忆起自己遗漏了东西又匆匆跑进房里。

趁着和准女婿单独相处的空档,秦母掩唇悄声问了一句「你们有乖乖做好防护措施吧」。

这一刻,杜宇衡感受到自己面临了人生第一次的仓皇。

见杜宇衡明显一愣,秦母随即拍了拍他的肩,笑道:「哎呀!伯母也年轻过啊!都知道的!」

「宇衡你是个好孩子,秦悠她和你在一块儿,我很放心,当然也知道你会好好保护、珍惜她。」

「所以伯母只是稍稍提醒一下,希望你别嫌我多话烦人哪。」她托起自己的脸,大笑。「哎唷!毕竟我看上去还那么年轻,现在如果抱孙,人家有可能还会误会我自己又生了呢!」

闻言,杜宇衡回过神微微躬身,笑容和语气都诚恳万分:「伯母放心,我们……都有做好防护措施。」

除了安全期偶尔……

日的都出水了:日的爽

杜宇衡保持着微笑,但仍看得出来有些尴尬和僵硬,除此之外,耳根甚至微微地泛红。

秦母对自家准女婿明显生涩的反应感到有趣,又爽朗的笑了几声。

瞧她的帅女婿!果真是让人越看越满意啊!

搭车前往目的地的途中,两人压低着音量,一搭一聊地没停止对话。

而多数时间,是秦悠负责说,杜宇衡负责听,再给予回应、答腔几句,让秦悠能兴致勃勃地接续下去。

早已知晓秦悠兴奋时便会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乐于欣赏和享受她这可爱一面的杜宇衡,一路都专注凝睇着她红润的小脸上所藏不住的喜悦。

良久后,发现秦悠口渴到把自己的一瓶水全喝光,他笑着拧开了瓶盖,将自己的那瓶递给她。

「慢慢喝,别噎到了。」他抹去从她嘴角滑落的一滴水,柔声叮嘱。

解完渴后,秦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声嗫嚅:「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吵呀……」

「不会,我喜欢听你的声音。」还有各式各样的小表情……都可爱到让他想将她狠狠揉进怀里吻上一番。

而听完杜宇衡的回应后,秦悠则没由来得一阵害臊。

日的都出水了:日的爽

完了……她一定是被他给带坏了……怎么一瞬间能想歪了呢……

原先说出此句话其实没有特别含义的杜宇衡,此刻见秦悠一脸羞赧的模样,也随即会意过来。

「居然想成别的去了……」他俯首在她耳边低笑,「悠悠好色。」

「才、才没有!」秦悠迅速地摇头,正打算打死也不承认时,杜宇衡突然将一只手臂伸过了她的身后,来到腰侧将她一把揽得更近。

秦悠对于他现下将两人身上的薄毯拉得更高的举动感到疑惑,甫抬头,便倏地被偷了一个吻。

「有别人啊……」

「附近的人都睡着了,其他座位没办法看到我们……」杜宇衡将捶向自己的小手捉住,大掌在薄毯底下沿着秦悠的腰抚上胸部,轻轻一捏、轻轻诱惑:「摸摸而已?嗯?」

谁让她这么容易就撩起了他的慾望……

「可、可以不要吗?」

「为了考试,我已经两个星期没碰你了……」想吻她都被限制次数和时间的那段时光、看得到摸不着的那段时光……

寒冷的冬夜里,他都记不得自己究竟洗了多少次的冷水澡。

日的都出水了:日的爽

他在她耳边轻诉,而她在他怀里心软。

「就……摸一下下哦。」

得到了允诺后,杜宇衡蓦地扬起灿笑,含住粉红小巧的耳垂细细舔唆。

原先隔着衣料爱抚的大掌也迅速窜入衣内,秦悠因突然灌进的冷空气感到些微的冷,却又在下一秒大掌袭来的温热而迅速暖和了起来。

「嗯……宝宝还是一样,又软又嫩。」杜宇衡把胸衣往上推,让掌心直接罩住久违的软肉由轻而重地不断揉捏。

怀念的手感使他由衷地发出喟叹,吐出的热息全数喷洒在秦悠的耳畔。

她害臊地缩了缩肩膀,随后因乳尖被指腹掌握着揉捻的酥麻感,情不自禁地溢出一声娇吟。

下一秒回过神后立即紧抿住唇的仓皇模样落入了杜宇衡的眼底,他勾唇一笑。

「虽然从宝宝身上所发出的任何声音,我都很喜欢。」他轻柔地将秦悠的左脚抬到自己的腿上,再次整理了下身上的薄毯,遮掩住两人交叠的腿。「但是现在……」

悄然之间已滑至腿心的大掌,隔着牛仔裤轻轻一按。

「唔……不行摸那里……」

日的都出水了:日的爽

杜宇衡一边在秦悠额上落下轻吻,一边解开了裤链。

「宝宝要忍着不能发出声音,知道吗?」

语毕,温热的指腹已探进牛仔裤底下,隔着内裤轻轻地摩娑打转。

秦悠攀上他的手,紧咬着下唇对着杜宇衡地摇了摇头,一双杏眼氤氲迷离。

杜宇衡敛下眸,舌尖在她的唇瓣上细细舔弄。

感觉到内裤已悄悄染上了暧昧的湿意,他勾起布料,直接贴上了湿热的肉唇。

秦悠抖了一下,眼眶含泪地瞪着杜宇衡。

「乖,不会伸进去。」他轻声安抚,覆在秦悠腿心的手也开始沿着缝隙缓慢滑动。

敏感的地方被两只大掌同时温柔地爱抚,秦悠整个身子瞬间都软了下来,连仰头的力气都没了,只能紧紧倚靠在杜宇衡的怀里任他摆布。

两片软软的小花瓣温顺地贴附着指头,稍稍磨蹭、揉捻几下后便湿润而绽放。

「好湿。」打在耳边的热气挠得秦悠的小脑袋又埋进宽厚的胸膛了缩了缩。

日的都出水了:日的爽

杜宇衡望着怀里如小动物般蜷缩着身子的小家伙,弯起一抹宠溺的笑。

指尖悄悄地顺着黏腻抵上了小口,胸前毛茸茸的小脑袋猛地激烈地晃了晃,他眼神一沉,微微探进了不到半寸,瞬间就感觉到一小波热潮汹涌地烫上了指尖。

那一刻,秦悠即时咬住了杜宇衡的衣服,将快意的呻吟闷进喉底,才不至於从口中溢出。

只停留一秒的时间,杜宇衡的手便倏地离开了湿热的小口,然而前一刻末梢被紧紧吸附的刺痒感早已沿着神经流窜至了全身。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着微乱的气息,随后将被打湿的手指拿了出来。

秦悠本来仍孱弱地偎在杜宇衡胸前,一见着他此举,迅速地将他的手又拉回薄毯。

「……被人看见怎么办啊!」

「我舔乾净?」

她紧攥着杜宇衡欲抬起的手,飞快地摇头。

「还是宝宝想舔?」

闻言,闷在胸膛里的的呜咽声更加可怜兮兮。

日的都出水了:日的爽

「呜……你不要再欺负我了……」

杜宇衡勾起一边嘴角,笑得灿烂,在擦拭掉指尖的爱液之前往乳尖轻巧又暧昧地地点了点,满意地见怀里的女孩又是一阵瑟缩。

他俯首蹭了蹭她的鼻尖,随后轻轻一咬。

「好,等晚上再来好好欺负你,嗯?」

——

这章我写着写着突然一个失手,

一千多个字瞬间云飞烟灭(人生第一次差点翻桌!

难以形容的心痛啊~

最後一直呈现( ´_ゝ`)这张脸,每打上几句话就存一次档。

此外,虽然相信看文的小天使们都清楚明白,每还是让我再说明一下!

日的都出水了:日的爽

一、安全期还是有怀孕的机率哦!所以在还没有结婚生育的打算之前,都应该确实做好防护措施哦!

二、文里任何出现於公共场所的害羞情节,请不要效仿,毕竟有碍卫生,甚至可能会触法。ಠ_ಠ

在这边稍作提醒,还希望大家别嫌我多话~

而在肉文中也就暂且别在乎这些啦~(ノ>ω<)ノ

(开始爱上颜文字了,好可爱啊(๑´ㅂ`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