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羡紫电惩罚-澄小说H男男羡肉

台风事件就这样不了了之,彷佛没发生过这件事情一样,教官对外没有多做说明,只在朝会时说桌球室的玻璃因台风而毁损,在修好窗户之前禁止学生进入;宸风对於他手臂上的伤同样也没多做解释,若有别人问起,他只是淡笑地说没什麽。

事情就这麽过去了,但总觉得有什麽是我不知道的,那东西像一层薄雾或薄纱,隔在我和宸风之间,原先我以为这层隔膜没有什麽大不了的,但这层薄雾却逐渐扩大,成为使我迷失在森林深处而伸手不见五指的山岚。

一扫台风的阴霾,园游会如火如荼地展开,每一个人都沉浸在欢乐、忙碌的氛围里,没有人去在意桌球室的老旧玻璃窗和教官的训话,如同电视新闻所报导的社会事件,快速地被人遗忘。

上完最後一节枯燥乏味的物理课,阿凛和龚黑轮原班人马将课桌椅搬到摊位去,我双手空空没有帮忙可也跟去了,阿凛说我是去凑热闹的。

我们在下楼时和别班的撞在一起,谁也不让谁,龚黑轮还跟他们吵了一架。我认得,那一夥男生里带头的便是书涵暗恋的篮球队队长,他挑衅地推了龚黑轮一把,阿凛沉不住气地欲上前却被我拦住。

「不要闹事,没有好处的。」我告诉阿凛走廊的另一端一个男老师正朝这里走来。

不待那名老师走近,他们便搬着桌椅下楼,临走前还放话道:「总有一天路上遇得到啦!」

「妈的,这麽嚣张。」同行的其中一个男同学说道。

「算了啦。」我说。

并非是我怕事,只是不希望再有什麽事发生。

但空气里的烟销味久久不散。隐约感觉到这不过是山雨欲来前的片刻宁静。

澄羡紫电惩罚-澄羡肉

因为桃芝台风而延期一个星期的园游会终於得以顺利展开,校长及几名主任、教官在校庆典礼上讲的口沫横飞,站在底下的我们一颗心早已飞到广场上的摊位去了,根本无人去理会。

好不容易等到典礼结束,人潮开始往广场移动,此刻园游会才正式开始。

我偕同班上的同学往广场移动,大夥逐渐被人潮冲散,最後在我身边的只剩下小优和阿凛,书涵和龚黑伦也不知到哪里去了。

我们沉默地并肩走在一起,起初阿凛跟我讲了几句话,我没听清楚,最後我们都放弃交谈。

心里感到非常不安,我想着书涵在班会上传给我的那张纸条,想起昨天下午的那场小冲突,根本毫无心思去听仔细阿凛说的话。

我们走回班上的摊位,抬眼便看见塑胶棚上贴着摊位的名字『千里香』,也不知道当初这个名字是怎麽决定的,怎麽看怎麽怪。

摊位里课桌椅朝外的那面全贴上海报,内容是价目表,插图则是小优画的漫画。她画的少女图看起来比海报中央的价目表还要显眼。

「我们是在卖漫画的吗?」一大早负责布置的同学看着那张贴上去的海报这麽问道。

不过真的没有人会去计较着麽多,小优画的漫画爲『千里香』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甚至有人直接来问园游会结束之後海报可不可以送他。

「不行不行,我的作品不随便送人。」她一脸正经地说,大牌漫画家似的。

「千岚,来帮我一下。」阿凛在摊位後方大喊。

澄羡紫电惩罚-澄羡肉

「马上来。」我将从客人手上接过的二十元园游券放进收钱袋里,要另一名女同学帮忙顾着前面,说完我就走到後面去了。

「这个生猪肉片怎麽串起来啊?!滑滑的。」他一脸恶心的表情指着保鲜盒里腌渍过的肉片。

「你的手有没有洗乾净?」无声地叹口气。

不知道是谁叫他来後面做这个的,完全不清楚阿凛的粗手粗脚。

「有啊,我用肥皂洗过了。」

那就好。

要他等等,我把手洗乾净之後回来将生猪肉片用长竹签串好,要阿凛照我的方法去做。

「串好的放进这个盘子里,我再拿到前面去。」我从塑胶袋里拿出免洗餐盘放在桌上,将串好的食材放在上面。

正纳闷着阿凛怎麽都不说话,我转头定睛一看,发觉他还在跟生猪肉片奋战,肉片快输了,不,更正,是快要被他弄烂了。

「算了,我来好了。你去前面帮忙。」我急忙抢下他手中的长竹签和肉片说道。

再被他这样乱搞下去东西就不能吃了。

澄羡紫电惩罚-澄羡肉

我将每一样食材都串了一点,盛到盘子上在拿到前面去。

「阿凛呢?」我左顾右盼着。不是叫他来前面帮忙的吗?跑到哪里去了?

「让他出去了,一直岀错。」顾前头的女同学满脸无奈说道。

唉,我明白。

摊位的事务是采轮班制的,我和阿凛分配到的是校庆典礼结束後的两个小时,小优飞配到正中午的时一点到下午一点,龚黑轮和书涵由於是采购组的,所以没有分配他们的班。

想不到阿凛做不满两个小时便被赶出去『玩』了,不晓得是幸还是不幸,每一个人都巴不得赶快做完这两个小时好可以恢复『自由身』,而他不是采购组的,竟也不需要轮完两个小时。

我边想着,不禁失笑出声。

「千岚,外找。」前面的同学大喊道。

待我走上前一看,找我的人是宸风。

「啊。」看见他手臂上缠着白色的纱布,纯白色,上面没有一丝血的红色,心底放心了不少。「找我有事?」

「刚才阿凛逛到我们那边去了,他说他跟你一起值班到十一点,所以我想你应该还在这里。」他将拿在手上的一只热狗递给我。

澄羡紫电惩罚-澄羡肉

给我的?我问。

「嗯,我们班在卖热狗,请你吃。」他点头道。

我回请他吃烤肉,顺口将阿凛得以在外面消遥的原因告诉他。

「我也不用轮班,因为手受伤。」他淡笑道。

我怔怔的看着他的伤口,突然有些想哭,无可否认地我非常担心他,那样的担心带给我极大的不安、害怕。

「你以後别在做这麽危险的事情了。」我说。

「我习惯了。」宸风转过头去,看园游会上熙熙攘攘的人潮。

「不然,找一个人陪你啊。」我也跟着转过头去,远远的看见阿凛和龚黑轮并肩朝这里走来。

「该找谁陪我?」

宸风应该也看见了。

「我陪你。」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但并不後悔。

澄羡紫电惩罚-澄羡肉

我转过头去看他,手主动握住他的,随後我感觉到他反握住我的手,那力道好大,大得我的手心感到一丝疼痛。

我们的手紧握着,直到阿凛和龚黑轮走近了才放开。

「嗨,宸风。」龚黑轮打完招呼,转身看了他身後的阿凛一眼。

「喔,你来啦。」阿凛的表情有些怪异,似乎惊讶着宸风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你不是『放假』去了,怎麽又折回来?」我刻意忽略他的反应问道。

「篮球场上的三对三斗牛赛要开始了。」他答非所问的道。

「原来上次那个男生是篮球队的队长。」龚黑轮接着说道。

我知道。我说。

潜在心底的不安逐渐扩大,我四处张望了下,想起从早上典礼结束後到现在都还没有看见书涵的身影。她不会是跑到篮球场上去了吧?

以她原来的个性,就算是没有排她的班也会来帮忙的。

心一急,当下我便要阿凛他们陪我去走一趟篮球场,顺道将赶回来换班的小优也一并拉去。

澄羡紫电惩罚-澄羡肉

「你要不要回去休息?」我问宸风道。

「你说过你要陪我。」他牵起我的手,「我跟你在一起。」

很感动,但是现在我没有时间。

我担心书涵。

害怕,她会受到伤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