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和我想要感受你身上体温暗卫野H暗卫h

重华重雪的苦瓜菜单还没念到底,虽然很微弱,但是耳朵够好的人都注意到床上的女子小小声开口喊停。

「这次挺快的?」重雪挪开床边的位子给白兰,表情平静,只有交叠的手微微颤抖,「我还没念到茄子系列呢!」

「拜托别念了。我讨厌吃那些东西。」苦瓜、茄子、番茄名列她最讨厌的食物前三名,还是很虚弱的葛琴尼亚承认自己的挑食。

「老规矩。我会负责煮一桌苦瓜大餐,刚刚报过的菜名一个不少,你也得乖乖吃下肚。」重雪宣布刑罚,她会发挥厨艺熬煮出苦瓜的苦味,让葛琴尼亚明白挑战危险的下场。

葛琴尼亚不敢不从,这就是她非得马上醒来的原因,重雪报的菜名越多,她就得吃下更多她讨厌的菜。

「但,先把你还给白兰吧!我相信你们有很多话要聊。」话虽是温温柔柔的,脸上带着笑,目光凌厉扫过一旁不相干的众人,话中含意,相信现场的飞利浦们都清楚。

女主和暗卫野H暗卫h

电灯泡终於退场,葛琴尼亚对着白兰微笑,「嗨,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贪看对方的一颦一笑,白岚好一会才回答,後知後觉得发现这句话他从第一次见面就想说出口,「欢迎回家,葛琴尼亚。」

在白兰的帮助下坐起身,发觉他的眼神像极回忆里的小男孩,「我想起第一次见面,那时候看起来坚强,眼神却藏着不安,直到看见我才允许自己软弱。这次吓到你了,对不起。」

「永远别说对不起。」白兰将头埋进葛琴尼亚的怀抱,不想让她看见脸上表情,含糊的说,「对不起,是永别前最後一句话。」

她懂,因为有过相同遭遇。怀着心疼,葛琴尼亚伸手搂住白兰,在他耳边呢喃,「不会。我不会、你也不会,不是吗?」就是知道被丢下的痛,所以承诺不会让彼此再尝受相同的苦。

白兰的眼眶有些湿润,他勾起魅惑人的唇,带着茧的手贴上她的脸颊,并且吻上她的嘴角。不该是这麽唐突,但忍不住想在葛琴尼亚身上留下点什麽,白兰甚至准备好承受葛琴尼亚的厌恶,预想中的巴掌没有出现,反而嘴巴被某种软软的东西堵上。

女主和暗卫野H暗卫h

棉花糖。脑袋昏沉沉的白兰这麽想着。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葛琴尼亚的唇媲美最爱的甜食,怎麽吃都不厌倦。病房内,情正浓。

在外看戏的飞利浦们天外飞来一句,「这算不算乱伦?」

身为好友的重雪决定替里头吻得天昏地暗的双方当事人做点澄清,「葛琴尼亚是领养,并非前任杰索首领亲生子女。」

「那里包恩不是输定了!」至於这句话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小鬼说的,咱们就别深究了。

事隔三个月,彭哥列第十代首领泽田纲吉顶着自家云守学长的庞大气场,即使隔着萤幕都能让他心律不整,想钻进首领办公桌底下避难,好不容易才申请到重华重雪来义大利进行例行报告。

没想到刚下飞机的重华重雪却接获红色喜帖一张,当场炸得神智不清,好不容易回过神,把彭哥列派来的司机赶下车,迳自踩油门到底往杰索家族领地狂奔,保镳守卫见怪不怪的让出路,方便重雪直捣葛琴尼亚的闺房。

女主和暗卫野H暗卫h

t「葛琴尼亚,你要结婚了?」不怪重华重雪高八度的尖叫,除了杰索家族内部高层,其余人等听见这个消息莫不表现出五惊,也就是惊讶、惊奇、惊骇、惊恐、惊愕的反应。事实上,重雪没有直接昏倒她就该庆幸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