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歌之王子殿下之花精灵侍卫辣h:暗卫h

清晨,太阳神乘着马车将太阳追赶到天空,山洞里渐渐明亮起来,影眨巴了几下眼睛,渐渐地从睡梦中苏醒。泽尔坐在地上看着他醒来,朝他笑了笑,“醒了?”

影飞快地爬起来,坐在床上用胳膊抱住膝盖,尽量遮挡住自己身体的私密部位。泽尔见他这么防备的样子有些无奈,站起身将他原本的丝绸衣裳扔给他。

“穿上吧。”男孩走到火堆边,拾起放在一边的刀扔给影,“这是我的刀,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

“谢……谢谢……”

刀刚好扔到他的脚边,影捡起来把剑拔出剑鞘,发现是把很锋利的刀,亮得将他的样子映上刀身。他将刀收起来,背过身飞快地穿上自己皱巴巴的衣服,抓住刀踉跄站起,没走几步就被泽尔拦住,手心里就被塞进新鲜的毛桃。

“我早上在山上摘的,路上饿的话就吃一点,可能有点酸,但是山上只有这种水果了。还有……昨天对不起……”

影迅速地把头低下,小步快速地走出山洞。泽尔也跟出来,双手握紧数次,却又最后放开。

“我走了,再见。”影慌乱地小跑出山洞,光着脚向着山脚跑去。泽尔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脸上苦笑着,却迟迟不愿离开。

泽尔在在他离开后一直在山洞里待着,直到临近傍晚决定去山下拾点木柴,山脚下有一片桦木林,他拿了一把斧头下山,因为山洞处在半山腰上,等他到山脚的时候太阳已经快下山了。

他正在路上走着,突然听见微弱的求救声,泽尔心生疑虑,往前走了几步,竟发现地上扔着他的刀。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那把刀他早上的时候给了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泽尔整颗心都沉下去了,他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捡起刀后他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跑过去。求救声越来越大,他最后看见影被一群男人围着,原本高高在上的神此时却像是条母狗一样,脖子上卡着粗大的索链,丝绸衣裳已经被撕裂得破烂不堪,早已经衣不遮体,他被抓着将双腿分开,男人们淫邪地笑着,肮脏的双手去抚摸他,甚至有男人跪在他腿间去舔他的骚屄。

影尖叫着,剧烈的挣扎却让男人们更加激动起来,他被脖子上的索链拉着将上半身直起,几个男人玩弄着他的阴蒂,两个男人含住他的骚乳头吸得啧啧有声,没多久他就被玩得尖叫着喷水了,大股的骚水喷射出来,男人们兴奋地去喝他喷出来的骚水,换尽了花样去玩弄他。

“不要!泽尔!泽尔!救我!”

影尖叫着,呼喊着泽尔的名字,他全身都在颤抖,凌辱的痛苦让他痛不欲生,他诅咒了他们,可是诅咒不起作用了,从他自神坛掉落到人间的那一瞬间开始,神的魔力暂时性地离他而去。失去了魔力的神,比废物还要废物。

他不知道自己被这些家伙凌辱了多久,他的反抗根本就对这群健壮的男人不起作用,影啜泣着,不知如何是好,他想起了泽尔,在明明知道可以将他永远留在身边的方法后依旧选择将他放开。如果还可以的话,他一定会留在泽尔的身边让他插进来射一肚子,然后生很多很多孩子,就算再也不能回到天上也无所谓。

只是,他现在沦为了一群陌生男人的玩物……

他将眼睛闭上,不想去看那些人的脸,男人们淫邪的笑声让他哭得厉害,他觉得好恶心,那些男人的抚摸让他觉得像是滑腻的蛇。

“唔!”

突然,他听见了男人们的痛呼声,还有打斗的声音,男人们的哀嚎一声高过一声,原本在他身上乱摸的手也消失了,他惊讶地睁开眼睛,就发现红着双眼的泽尔将到插进一个男人的脖子里,愤怒让他杀红了眼,他几乎是一刀解决一个,男人们几乎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就丢了命,从伤口里喷出来的鲜红的血液将泽尔的身体染红了,这让影想起了瘟疫之神狄瑞德。

只剩下最后一个男人,泽尔抓着斧头走到他的身边,脸上的表情如同冰霜,“把他脖子上的索链解开。”

男人手脚并爬地滚过去将影脖子上的索链解开,他看见了同伴们的尸体,有几个被切开了气管还没彻底咽气,睁大了双眼却根本呼吸不了新鲜的空气。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解开了索链,男人跪在泽尔的面前,嘴里一直求饶,泽尔只是指着他问影,“是这个家伙给你戴索链的,对吗?”

影点了点头。

泽尔怒火中烧,举起手里的斧头狠狠地砍向男人的脖子,男人的头颅离开了身体,咕噜咕噜地滚到影的脚边,发红的双眼甚至还来不及闭上。影吓了一大跳,他看着满身血腥的泽尔止不住心中的恐惧,直到泽尔扔下手里的斧头,缓慢地走向影,看见影对他恐惧的眼神,他的心像是被人用手抓住一样疼得厉害。

不要,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离影越近,影就发抖得越厉害,泽尔一脚踢开脚边的脑袋,怒火未消分毫,他将影从地上抓起来,一把将他摁在桦树的树干上,用力地摇晃着他的身体,“为什么!为什么不跑!为什么不让他们死!你不是神吗?!你不是能做很多事情吗!你怎么能这么淫荡!要这么多男人干你才能满足你吗?!”

“我没有……我没有……”影被泽尔有些狰狞的脸吓住了,他浑身浴血,浓烈的血腥味让影瑟缩着想要逃离,又被他一把抓住,干脆将影扛在肩上。

“泽尔!泽尔你放开我!”

影在他的肩上扑腾着,泽尔恨不得将他打晕,他愤怒得离奇,钢铁一样的双臂死死地钳着影的身体,他现在恨不得立即就把影扔在地上就插进去干他,就算影恨他也要这么做。

可是……可是现在还不能,他要去把身体洗干净,影也不会喜欢他全身是血不洗干净就开始插他,他加快了速度,往山脚下的溪流处移动,天已经快黑了,等他到达的时候,月亮已经出来了。

圆润的月亮散发着柔和的光线,影听见哗哗的流水声,是昨天自己被泽尔打晕的那一处,他被泽尔扔进水里,男孩那双干多了累活手掌上结满了厚实老茧的双手急切地掰开他的双腿,掌心狠狠地揉搓着他的骚屄。

“说,他们摸了你这里对不对?摸得很爽是吗?你这个骚货,他们是不是把鸡巴也插到你骚屄里去了?!说话啊!”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影死死地咬着嘴唇,眼睛里似乎有泪水凝结,泽尔暴怒的心情没有得到丝毫的缓解,他狠狠地捏住阴蒂,掐到指腹都感觉到热,影的沉默无疑让他坐实了“他很享受一群男人强奸他”的猜测。

“像只母狗一样被摸到喷水,你爽得恨不得对着那些人摇尾巴吧?!”泽尔口不择言,手上的动作也十分粗鲁,“反正你这么淫荡,就算是一群陌生男人都可以把你当母狗操,那我也可以插进去射你一肚子对吗?”说着他将两根手指并起,狠狠地插进骚屄里,手指用力地搅动着里面软滑的嫩肉。“他们是这样操你的对不对?你是不是很喜欢男人这么拿手插你的骚屄?!”

“不……不是……”

影被折磨到连话都说不连贯,滚烫的泪水从眼睛里像是不要钱地掉,泽尔听见他的回答,把手指拔出来,又把唇贴上去。

“不是?不喜欢手指的话,是喜欢男人舔你吧?”

说着,男孩狠狠地将阴蒂含进嘴里吮吸,淡淡的腥臊味却让他的怒火更甚,有一瞬间他迟疑过,是不是自己太残忍了,但是马上他又打消了这种想法,影在那群男人们面前的样子让他恨不得直接在这里把影操死。

“泽……泽尔……哈……我不喜欢……停下……快停下……”

影断断续续的拒绝泽尔只当作自己没听见,嘴上的吮吸不减丝毫速度,反而越吸越重,娇小的阴蒂很快就变得火热起来,勃起充血,泽尔眼神暗了暗,最后狠狠地吮吸了一次,影尖叫着夹紧双腿,大股的淫液从身体里涌出来,他被泽尔舔到了潮吹。

泽尔感觉到了,他冷笑着说,“他们不仅摸了这里,还摸了你的奶吧?或者说,他们把你全身都摸遍了,你说对不对?妈的,你这个骚货!你这个淫荡的婊子!我昨天没有满足你吗?!为什么还要赶着给一群男人干!你就这么饥渴!这么人尽可夫吗!”

说着,泽尔抬起头,本想要去揉影的双乳,在月光的照耀下却看清了影哭得泪湿的脸,在月光的沐浴下,神的尊贵和美丽让泽尔突然心疼起来,像是被人一拳打中心口,痛得他根本就不能呼吸。

“没有……我没有……是我迷路了……想要找他们问路才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已经没有魔力了……呜……”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月光下,哭泣的影显得格外楚楚可怜,泽尔的心也揪疼着,他想去碰一碰影的脸,却被他像是躲避猛兽一样躲开了。

“不要碰我!”

影尖叫着躲开他,挣扎着从并不算太深的水里爬起来,手脚并用地想要爬上岸,湿滑的石头上长满了青苔,他没走几步就摔了一跤,膝盖摔伤后,血才刚刚流出伤口,神快速愈合伤病的能力让伤口几乎是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消失了。

“影!”

泽尔慌了神,怒气消了大半,只希望他不要把自己弄伤,他想要从后面将影抱住,影就是不让他得逞,每当他要触碰到自己的时候就拼命地闪躲,让他好几次都扑了空。他上了岸后,顺着月光的指引拼命往前跑,泽尔在后面追,直到他没站稳身体趔趄了一下,才给泽尔抱住他的机会。

“放开我!”

被泽尔死死地抱住腰,影在他的怀里剧烈地挣扎。泽尔被他用手肘击中腹部好几次,依然是忍着痛不愿放开。

“对不起……对不起……影……对不起……”

他抱着影,怎么都不肯将手移动分毫,从来没想过影打人会这么痛,他顺势将影压在地上,有些狂乱地亲吻他的身体。

“对不起……我实在是太生气了……对不起……”泽尔哭了起来,他后悔了,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如果影可以不生气,就算是让他拿刀把心脏挖出来给他都愿意。“我实在是气疯了……我看见那些男人那样对你……恨不得把他们全部杀掉……”虽然他的确是这样做了。

影突然停止了挣扎,他的身体松弛下来,说话的语气也显露出疲态。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泽尔……你知道吗?”影突然觉得很累,“我当时被他们抓住的时候甚至有想过,如果你再来把我带走,其实给你生孩子好像也很不错。”

泽尔愣住了,他好半晌才回过神,他掰正影的身体,捧起影的脸,眼泪再一次从眼眶里流出来,一滴一滴地砸到影的脸颊上。

“对不起……对不起……”他不停地道歉,希望求得心上人的原谅,影叹了口气,道,“可是你根本……根本不想听我的解释……”

“我错了……我错了……影……”泽尔去吻他,影的双唇冰凉,手也一样,他将影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就算你不原谅我也好,你要离开……也可以,我会送你离开……”即使他只想把影留在身边,却还是会遵循影内心的决定。

影沉默了很久,唇角微微勾了勾,“幼稚。”

“啊?”他没听懂。

“我说你很幼稚,这么大个的人了,居然还哭成这样。”影有些无奈,“你还真的只是个孩子呀。”

“我,我会努力长大的!”泽尔涨红了脸,用力去擦脸上的眼泪,“我很强壮,已经可以保护你了。”

“就是觉得,你还是个孩子,太幼稚了才会说那样的话啊。”他自嘲般地掀了掀嘴角,“是因为我掌管美德的原因吗?总觉得我自己有些善良过头了。明明在刚才,你那么不尊重我。”

“对不起……”说着,泽尔又要哭起来了,影摸了摸他毛绒绒的卷发,“去水里洗干净,身上都是血,脏死了。”

“你……你原谅我了吗?”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泽尔有些迫不及待地问,善良的神朝他笑了笑,对着他摇了摇头。

“不会,我会一直记恨你,记恨一辈子。”

泽尔垂头丧气,无比痛恨自己,他拉着影再次回到小溪边,先自己下去,然后才把手伸向影,有力的双臂将影抱起,小心地将他抱进水里,掬起溪水洒在影的身体上。

“你要帮我清洗吗?”影踩在他的双脚上,眨巴着眼睛。

泽尔点了点头,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

“好像也没什么可以拿来擦拭身体的。”影看了看四周,突然想去自己身上穿着的破破烂烂的丝绸衣服,他脱下来递给泽尔,“就拿这个擦吧。”

手里的东西那么轻,几乎感觉不到什么重量,泽尔却觉得自己拿着的不是丝绸衣服,而是影的神格和尊严。他把丝绸浸在水里打湿,像是擦拭名贵的瓷器一般擦拭影的身体,月光下的影看起来格外美丽,打湿的黑发一咎一咎地黏在瘦削的肩上,原本就光滑洁白的肌肤在月光下看上去就像是细腻的象牙。泽尔好害怕影突然间消失,他想抓紧他,又害怕把他抓疼了,就把影揽进怀里,再用柔软的丝绸为他擦洗。

年轻的泽尔本就对影心生爱慕,当心上人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让他擦拭他的身体,怎么可能还能忍住内心的燥热。当影看见泽尔的大鸡巴对着他从水里冒出头的时候就明白了一切,影也不恼,只是在泽尔帮他擦拭手臂的时候抓住了泽尔的下体,轻轻地撸起来,就着溪水帮泽尔也清洗了一下。

“啊……”

感觉自己下腹像是窜出一团火,影有些冰凉的手一握住他,泽尔就感觉自己宛如处于冰火间的临界点,影的手滑滑的,一点粗茧都没有,就好像是上好的丝绸,手掌包裹着他的鸡巴,欲火不仅没有得到丝毫缓解,反而越来越强烈。影感觉到他的渴望,笑着松开他。

“已经擦好了,我们快回去吧。”影朝他伸出手,勾住他的小拇指,“不然回家该晚了,还怎么射我一肚子让我怀孕?”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影……”

泽尔几乎呆了,顺从地被他拉上岸,丝绸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影只好将衣服围在腰间,遮住自己的隐秘部位。

“你真的……要留下来吗?就如你说的,一旦你有了孩子,就再也不能回去了……”

“可是你救了我。”影朝他笑,“我已经在当时就想过了,如果你救了我,我愿意留下来,给你生很多孩子,生到你再也无法让我怀孕。”

如果可以,泽尔真想现在就将影压在自己身下,可他又不敢了,他已经伤害过影两次,影已经答应他留下来做他的妻子,作为丈夫是不能伤害妻子的。天哪,他简直不敢相信,他握着影的手感觉自己全身都激动得发抖,他多想朝着月亮大吼表示他的激动,可是在影面前,他又害羞了。

泽尔想要把影背回去,可是影不让,在月光下影看起来格外不真实。为神灵的影高洁又温柔,他静静地待在自己的身边,勾着他的小拇指,时不时还去挠他的手心。

“我喜欢玫瑰,刚才我看到那边有。”

“我可以给你去摘。”泽尔想带着他往那边走,又被影拉住了。

“喜欢的话明天也可以,或许明天我们可以一起去,我在手工女神那里学会怎么做玫瑰糖,可以做一点。他们曾经献祭的时候一直送这种花给我,时间久了我也喜欢这种花了。”

“要让我背你吗?前面的路不算好走。”

“我不要……啊!”还没等影拒绝完,他就被一块石头给绊倒了,尖锐的石块划伤了他的膝盖,等泽尔蹲下去查看的时候,那些伤口又消失了。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我不会有伤口。”影主动坦白道,“神的身体和人类不一样,除非是神与神之间的伤害,不然很难留下伤口。”

“但路的确很不好走,影,上来吧。”

泽尔在他面前蹲下,他想了想,最后还是搂住泽尔的脖子爬上男孩宽厚的背。泽尔感觉自己像是背着世界上最轻飘的云朵,他笑嘻嘻地背着影在山路上小跑,时而还转几个圈,影吓得尖叫,把他的脖子搂的更紧。

“慢点慢点,不要玩啦!泽尔你听话!”

影被他背过树林,转圈时总有幸福的眩晕感,泽尔还是小孩子心性,山中吹起的风将他的黑发吹得四处飞起。

“你昨天没有睡着对不对,不然你不会知道我的名字!影,我好开心!”

泽尔在欢呼,他是多么多么地开心啊,背着影奔跑却感觉不到累,他甚至只用了之前一半的时间就将影背回了山洞里。泽尔给住处点上了灯,还生了火,山洞里渐渐明亮起来,影乖乖地坐在棕榈叶铺成的床上,看着兴奋得怎么都停不下来的小丈夫忍不住偷笑。

“泽尔,快过来。”影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到自己旁边,“让我来看看你。”

泽尔乖乖地过去了,半跪在影的面前,影的双手抚上他的脸颊,指尖描绘他刀刻一般立体的五官,男孩子还很年轻,脸上还有遮不住的孩子气,他忍不住揉揉泽尔的脸颊,想要捏捏他的脸,泽尔就气呼呼地把双颊鼓起来不让他捏。

“我……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泽尔不服气地说着,伸手去揉影的奶肉,影的胸部软软的,让他想起曾经小时候最喜欢抱着的一只绵羊。

“你就这样证明自己不是小孩子吗?”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影摸摸他的头发,手指插进他的发丝里,亲昵地用自己的鼻尖去碰他的鼻尖,他咬了咬泽尔的唇瓣,像果冻一样柔软。泽尔不服气地将他推倒在床上,像只大狗一样伸出舌头舔他的乳头。

“影……啾……”

男孩卷起他的乳头含进嘴里,吮咂得津津有味,影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泽尔全部吸走了,他揽着男孩的脖子,感觉到男孩火热的鸡巴正在他的臀缝里大力地磨蹭着,倒有些吃惊这孩子跟昨天比起来就好像换了个人一样。

“为什么没有奶?我什么都喝不到。”泽尔不满地抬起头,影的一只乳头已经被他吃得红肿,因为吸得太用力有点隐隐作痛。

“傻瓜,没有孩子的话怎么可能会有奶水,等我们生下第一个孩子就可以喝到啦。”影温柔地哄着他,“为什么不插进来?”

“因为……”男孩的脸又红了,“我想要先让影舒服。”

说完,泽尔在影的两团奶肉上分别亲了一口,毛绒绒的头在影柔软平坦的小腹上蹭了蹭。这里即将会有他的孩子,泽尔心里满是甜腻的泡泡,吻了吻影的小腹,他的双手摁在影的大腿上,想要让影把双腿分开。没想到影很配合,他看见了粉红色的屄,昨天只想着赶快插进去根本没怎么仔细看,当他再一次面对影容纳自己的入口时,他觉得自己的视线都黏在上面拔不下来了,那么娇嫩漂亮的骚屄,泽尔轻轻地咬了咬唇,觉得自己好想舔……

“啊……你不要看……”

发觉到泽尔一直盯着他那里,影觉得自己脸都要烧起来了,他想要把腿合上,大腿根就被泽尔死死地抓住,男孩将头埋在他的屄缝里,柔软湿热的舌头轻轻地舔上娇嫩的阴蒂。

“啊!泽尔!”

这是在自愿情况下发生的事情,泽尔毛茸茸的亚麻色卷发蹭在他的大腿内侧,又痒又带点酥麻,影羞耻极了,感觉到男孩不轻不重地舔着自己,他将指尖塞进嘴里咬住,极力隐忍着自己的声音。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叫出来,影,叫出来,叫几句好听的。”

见到你的第一眼就陷入对你的爱慕,只想永久地占有你,自己想要什么,或许连自己都说不清了。

舌头卷住阴蒂,力气不算重,温柔地吮着,一点都不像昨天那样粗鲁,也不像白天的那些男人那么轻浮,在水里污辱他时那样狂躁。泽尔格外害怕他感到不舒服,拼命去讨好他,就连他都感觉到自己已经足够湿润了,男孩却吻上他的屄口,舌头缓缓地抵进去,重重地吸了吸。

“泽尔!唔啊……”

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流出来,影的双腿夹住男孩的脖子,整个人像是被抽掉骨头一般软绵绵地躺在床上喘气。男孩抬起眼睛一边舔他一边仔细地观察他的反应,仔细听竟还能听见骚水被舌头搅动时发出的细微声响。

“可以了……可以了泽尔……不要再舔了……”

影已经被他弄到快崩溃了,对方的舌头学着性交的抽插每一次插进去就挤出小股的淫液。

“为什么不再舔了?这样不是很舒服吗?”

泽尔抬起头看他,猩红的舌尖舔了一圈唇角,说完又把嘴巴凑到影的骚屄旁。影被他舔得简直快哭了,他的声音已经变得又尖又细,“不要了……够了……够了……泽尔……已经够湿了,可以进来了……”

泽尔原本也不想忍,原本就血气方刚的青年在心上人面前如何忍得住,但他不想再伤害影了,影说好要成为他的妻子,一个男人是不能欺负自己的妻子的,更何况自己的妻子是影,他要对影好,要让影舒服,就算自己忍得难受也没关系,强迫影的事情他再也不会做了。

“可以吗?影如果后悔的话,现在还可以。”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泽尔好想把他一口吃掉,却又矛盾地在吃掉他之前询问影的意见。影觉得他现在倒是啰嗦了,跟他最讨厌的纺织神阿罗娅一样啰嗦,他干脆撑着泽尔的肩膀将他压到身下,一把将男孩围在腰间的粗布扒下来,那根尺寸惊人的大鸡巴蹭着他的脸弹出来,因为忍耐良久早已经胀成紫红色,柱身上条条青筋绽起,看模样甚是惊人,龟头上早已分泌出精水,男孩早已经情动,却为了顾及他的感受不愿乱动。

影有点感动,觉得泽尔这孩子实在是可爱得打紧,他轻轻撸了撸手里那根微微颤动的大鸡巴,小声地指示着泽尔,“你可以坐起来,然后抱我。”

泽尔忙不迭地做了,影对于泽尔的听话很开心,他的一条手臂撑着男孩的肩膀,双腿分开跨坐在男孩的小腹上,另一只手抓住男孩胯下的巨根对准屄口,再沉下腰缓缓地让自己把大鸡巴尽数吞食进自己身体里。感觉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剑破开所有的阻碍,填平所有的皱褶,狠狠地操进来。

“啊!泽尔!”

感觉到龟头挤到自己的宫口,影有点难受地抓紧泽尔的肩膀,泽尔捞住他的身体,温柔地亲吻他的脸颊,影却不满足于只是亲吻脸颊,主动送上自己的嘴唇,泽尔立即热烈地回吻他,勾住影软软的舌尖,大手摁住影柔软的屁股,在宫口研磨着,湿滑的穴道紧紧地包裹住他,宫口刚开出一个小口,龟头就狠狠地插进去。

影的腰太细了,泽尔用两只手就可以抓住他的腰肢。这一次是影主动,骚屄的肉壁正淌着清澈的骚水,整个大腿根部都满是滑腻。他提着腰用自己的骚屄吞吃着男孩的大鸡巴,龟头戳中敏感点的快感让他简直快要爽到发疯了。

“泽尔……泽尔……”

影忘情地套弄着泽尔的鸡巴,骚屄一波又一波地缩紧,宫口紧紧地箍住龟头下的肉沟。他感觉自己已经彻底被欲望挟持了,但他格外地享受这种感觉,这让他感觉自己不再是高处不胜寒,他感觉到温暖和真实。

“怕吗。”

在他身体里抽动时,泽尔突然这样问道。

他一边喘息一边摇头。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我……很喜欢……”

喜欢这种感觉,想让泽尔让他怀孕,给他生很多很多孩子,然后看着孩子们长大,影一闭上眼睛就能想象出那样的场景,泽尔会很头疼孩子们吧?没关系,他能看出泽尔会是个好爸爸,如果能和他有很多很多的孩子,才是他漫长的一生中最大的礼物。

“啊……泽尔……泽尔……”

被插到最敏感的地方,高潮很快就来临了,影情不自禁地将手指插进泽尔的指缝里,泽尔感觉到后立即把手抓紧,一把将他推至身下,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摆着腰疯狂地在骚屄里抽插。

“我要射进来了……影……我要让你给我生孩子……”

越来越湿滑的骚屄被鸡巴搅得噗噗作响,泽尔狠狠地挺腰,尽根没入的鸡巴插进影的子宫里,影在极乐的瞬间来临之前,也不忘将泽尔的手紧紧地握住。

“泽尔!”

来自另一个人的温热精液射了他一肚子,影在泽尔射入的时候再次高潮了,他感觉到自己的脸上都是眼泪,泽尔的鸡巴还插在他的身体里,将头埋在他的胸前,突然而来的幸福感让泽尔也感觉到泪意。

“影……我好爱你……”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泽尔这一夜睡得极好,在梦里他梦见自己和影有了孩子,孩子们叫他们爸爸妈妈,影温柔善良,是个好妻子好母亲,他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永远留在了自己的身边。

第二天,泽尔在迷迷糊糊之间感觉被谁抱住了,那人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在他的唇上啄吻着。他睁开眼睛,就看见影躺在他的怀里,身上穿着他的旧袍子,因为瘦小只露出一截莹白的手臂,正按揉着他的头发。

“我的小丈夫,早安。”

他的妻子朝他笑了笑,温柔地撩起他掉下来的一咎卷发,凑上前给了他一个早安吻。

“早安,我的影,我的……妻……”

十年后,影和泽尔生育了七个孩子,最近的一胎是三胞胎。七个孩子都像是泽尔的翻版,金发蓝眼,却像影一样长得好看,影在天上时,因为无聊总喜欢找其他的神学一些新技能。他教孩子们纺织,教孩子们如何种植蔬菜和粮食,还教孩子们如何做手工,他告诉孩子们世间的美德和与人相处的法宝,他对孩子们永远都充满耐心和温柔。

影还是和十年前一样,因为生育了孩子更具有母性的神韵,只是胸部比之前更加丰满;泽尔则从少年长成了成熟的男人,每当他看见影温柔的笑脸时总会黯然神伤。

“人类的生命实在是太短了,我真害怕有一天离你而去……”

神不老不死,作为半神的孩子们,寿命也比作为普通人类的父亲长得多。

“总有办法的。”影将孩子们都哄睡了,在泽尔的身边坐下,抱住丈夫结实的腰身,“你最近不开心,就是因为这个吗?”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泽尔点点头。

“我也不知道如何能让你开心,不如我们再生几个孩子吧。”

泽尔喜欢孩子,却也觉得孩子多了头疼。影半夜的时候还得去给饿醒的婴儿们喂奶,看来孩子多了也是件伤脑筋的事情。

“不要,我可不想再来几个小家伙再在晚上跟我抢你。”他可受够了孩子们像块牛皮糖一样黏自家老婆了,这事儿先撂一边。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影只好这样安慰他。

泽尔遇见影的时候只有十七岁,和影恩爱度过了四十年,五十七岁时突然被毒蛇咬伤,影用尽了所有的办法,都没有将他救回来。

弥留之际,泽尔看着容貌和之前别无二致的影,深深地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看见流泪的妻子,还是忍不住微笑着用手擦去他的眼泪。

“好啦,好啦,不要再哭了。”泽尔越来越虚弱,“影……我的妻子,我好爱你……”

影早已经泣不成声,泽尔最后为他擦了一次眼泪,带着对妻子无尽的眷恋离开了人世。他们的十个孩子个个哭得很悲,孩子们按照影的嘱咐,将泽尔埋葬在了他们相遇的小溪边。

孩子们已经长大,离开了自己的母亲,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好多年过去,还有了孩子的孩子。岁月的流逝对神来说只能算是数字的跳跃,影一个人住在曾和泽尔一起居住的旧居中,他还是像之前一样年轻,神不老不死的能力,却让他和泽尔白头偕老的愿望都得不到实现。

但他突然想起,他可是神啊,当他想起自己的身份时连自己都忍不住嘲笑起自己,于是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他走到空旷的森林里,耳边的风呼呼地吹着,他对着风说,风神艾利克斯,请让我见到乌曼。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风远去了,只要有风的地方就一定能将消息传达。

乌曼在不久后就出现了,她是影的好友,见到影的时候哭着抱住他,“你这家伙,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

“怎么会。”影拍拍她的背,“作为宿命神的你,不是很容易就能找到我在哪里吗?”

乌曼当然知道影在哪里,只是见他比之前开心,不想去打扰他的生活。这次影找到她一定又要让她帮忙做什么了,于是她直接开门见山了,“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我要你帮我找一个人。”

“谁?”虽然她早已经猜到半分。

“泽尔,我要找到他,你能不能告诉我他有没有转生?”

“喂,你这家伙,该不会不想回天上吧?他都已经去世了呀。”

“所以才让你帮我找他啊,而且和他在一起这些年我真的很开心,他对我……很好很好……我也觉得和他和我们的孩子们在一起比在天上好多了。”

影说到泽尔的时候又兴奋起来,现在他只有在说到泽尔的时候才会露出笑容,乌曼又抱着他哭了,“影,你可真是个笨蛋!”

“我只是想找到他而已。”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乌曼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她终于慢慢地平静下来,朝着影瞪了一眼,“好吧,就知道你有了男人就忘了我这个好朋友了,算了,我告诉你……”

最后还是将泽尔转世的位置告诉了影,影听她说完就准备启程,乌曼又哭了。她说,“影……影……你真的不准备回去了吗?”

影朝她笑了笑,“对,不回去了。我只想去找泽尔,一天都等不了了。”

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心中的执念在支撑着他,他从原始的部落来到开化的城邦,此时已经是严冬,雪花将整座城市都变成如梦境一般的地方。

影披着黑色的绒衣,绒衣帽子蒙住自己的头,遮挡住他异于其他人的黑发和面容。他在城邦的市中心里寻找着关键的路线,突然,女人的尖叫刺破了宁静,“有小偷!”,人群骚乱起来,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影也被突然撞到在地上。

但他突然意识到什么,马上爬起来,朝着狂奔的窃贼跑去。

窃贼拐过好几个路口,突然被人抓住,几个大汉将他拖进一条漆黑的小巷里,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上。

“妈的,你个不长眼的狗家伙!竟然敢在我们的地盘上偷东西!”

拳头如同雨点一般落在小窃贼的身上。他的年龄还很小,但是身体已经很强壮了,只是青白色的脸色显示出他营养不良的事实。他被打出了鼻血,可是他还是紧紧地护着藏在胸口的钱包,他刚才才抢到的,为了给自己的妈妈治病,他只希望那些人放过他,不要抢走那个钱包才好。

但那些人残忍地将钱包抢走了,离开的时候男人们还朝他身上吐口水,“下次要是再让我们看见你在我们地盘偷东西,就不是只打你一顿这么轻松了。”

小窃贼觉得全身都好痛,全身都是血。他只穿着单薄的秋衣,根本无法抵挡住冬日的严寒。

公主侍卫辣h:暗卫h

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恍惚间,他好像看见黑发黑眼的天使,柔软的手擦掉他脸上的脏污,他费力地睁开肿胀的眼睛,眼神却涣散了。

“你……你是带我走的天使吗……”

天使握住他的手,温柔地对他摇摇头。

“不,我是你的妻子,我来找你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