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牛的感觉:曰母腰突然不能动了一动就疼牛

到片场的彭影顶着俩大熊猫眼显然是没睡好,他很疲惫,搭档在服用一种小药丸,他过去瞄了一眼,发现不是伟哥。

“治抑郁症的。”搭档朝他笑了笑,脸色也很憔悴,“什么时候开始拍?”

“快了。”彭影有点尴尬,“得这个病……挺难受的吧?”

“没什么,希望你能好好的。”搭档吃完药又坐下了,“我想抽几根烟,你先去做做准备吧。”

“……对不起。”

“不,不用说对不起。”搭档点了根烟,“我只是找不到活着的意义,每天不是操别人就是被别人操……我很崩溃。”

“我则和你刚好相反。”彭影低下头思考了一下,“只有在做爱的时候,我才能感觉自己是活着的。”

“是吗?”

搭档笑了笑,手掌捂住脸,吸了吸鼻子,“那咱们还真是不同的两种人。”

“其实确切来说,这不叫做爱,叫性交。”彭影耸了耸肩膀,“做爱是和喜欢的人一起,这只能叫性交。”

日牛的感觉:曰母牛

“管他怎么说的吧,总之合作愉快。”

搭档狠抽了一口,把烟头碾灭了,转身去道具室里换衣服。

他也跟着去了,就是接着昨天的戏份拍,只是那个手铐搞得他很不舒服。他被铐起来背对着隔间门,双腿分开膝盖曲起来,不一会儿脚步声就再次响起。此时,寂寞骚浪的人妻被干得全身发抖,白花花的屁股对着隔间大门,很快便有人发现了他。

“那俩哥们说得没错,真有个欠干的婊子光着屁股在这里等男人操。”

彭影下意思地往后一看,就看见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站在隔间门口,嘴里还叼着半根未抽完的烟。对方穿得脏兮兮的,头发乱蓬蓬的,邋遢不已,在看见他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大口口水,彭影看见他的裤裆已经被顶起来了。

他看见对方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要躲闪,对方上前一把抱住他瑟缩的身体,抓着他一只没有被铐住的手往自己的裤裆上摸。

手掌下男人的裤裆隆得很高,热度惊人。彭影把手伸进男人的裤子里,隔着一层内裤布料摸到男人又粗又硬的鸡巴,他抓着男人的鸡巴就着包皮撸了撸,男人就狠狠地捏了一下他的腰,随后猴急地脱掉裤子,掰开他的骚屁股狠狠插到底。

果真如同他经验判断中的那样,男人的鸡巴一插进来又粗又大,彭影的阴道要比正常人浅,龟头肉棱狠狠地刮擦着他的宫口,噗嗤噗嗤的微弱水声很快就响了起来。因为是后入,彭影只能抓住男人黝黑的手臂,骚屄在抽插间分泌出粘腻的骚水。

男人靠着这个姿势插了几下,觉得很不过瘾,干脆拔出来将人妻推到隔间墙上,粗糙的大手抚摸着两团微微挺起的奶肉。

“让我吃吃你的奶。”

男人将他压在隔间墙上,大嘴将一侧的乳头连着乳晕整个含进嘴里,彭影的乳晕不算太大,颜色要粉嫩很多。被男人吸奶的时候彭影的身体痉挛了一下,随后被男人紧紧抱在怀里,乳头被吸得啧啧响,另一侧的奶肉被男人的大手握着,揉捏的力气又重,彭影双眼紧闭着,把胸挺上去,双手紧紧抱住男人的头。

日牛的感觉:曰母牛

湿热的舌头在乳头上舔几下又再次被含进嘴里吮吸,彭影的乳头迅速在男人的吮吸下硬起,另一侧没有被吸的乳头还是软软的,他整个一侧的奶肉被男人的口水舔得湿漉漉的,被男人揉捏的那一侧则布满红色的手指印。男人舔够了他的胸,又狠狠将他的身体转了个方向,让他面向着隔间墙。粗长的阴茎从他的身后操进他的骚屄里。彭影的手摁在墙上,男人的手摁在他的手背上,从背后站起来操感觉更舒服,裹着他鸡巴的骚屄夹得比刚才还要紧。

自己的妻子在旁边的隔间里被陌生男人操,丈夫不去阻止反而在一边给自己撸管。丈夫听着从妻子从旁边隔间里传来的呻吟,阴茎已经硬得流水了,在手里蠢蠢欲动,棒身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妈的,真特么紧。”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揉着他饱满的屁股,深插到宫口的大鸡巴朝着紧闭着的宫口狠凿着。彭影被抵在隔间墙上动弹不得,只能断断续续地小声呻吟着,“要……要泄了……”

“不要这么容易就高潮嘛。”男人的手揉了揉他的阴蒂,很满意地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看你现在这副表情,真想马上就把你操坏。”

男人抱着他坐在马桶上,他的双腿跨在男人的腿上,阴户大开,一根粗大的鸡巴在他的骚屄里抽出插入。坐着的原因下,男人的肉棒进的更深,硕大的龟头研磨着紧闭的宫口,颇有种要把龟头塞进去的错觉。

“嗯啊……顶到子宫了……”

彭影晃着腰主动坐在男人的鸡巴上索取快感,男人抓着他的胸,将他的身体往后扯一点,粗粝的舌头舔着他的奶肉,时不时捏上两颗红润的小乳头。原本紧闭的宫口在男人的大力研磨下很快便开了小口,鸡巴搅动骚屄的水声也越发明显,彭影抓紧男人褪到膝盖处的裤子,身体里的每一处皱褶都被彻底碾平,像一根热烫的钢铁一样狠狠地鞭挞着他的理智。

“妈的,腰好会扭啊。”

男人抱着他腰往自己胯下狠狠一按,龟头凶狠地挤开宫口,插进更深处温暖紧致的地方。随后男人抱住他的膝弯,竟然将他像给小孩子把尿一样抱起来,用他的骚屄套弄着自己的鸡巴,彭影尖叫着,已经彻底变成了男人的鸡巴套子,小腿绷得紧紧的,男人的鸡巴塞得又深又急,操得他很快又要高潮了。

“啊!”

日牛的感觉:曰母牛

被这样一插,彭影很快就泄了出来,大量的淫水因为他的姿势射得老高,宫口大力地嘬吸着男人的马眼,似乎是想从里面吸出精液灌满自己。男人被他突如其来的高潮泄得差点射精,深呼吸好几次才勉强压抑住射意。

“操,差点就被你这骚货搞射精了。”

男人恶狠狠地骂着,站起来后将彭影压在墙上,双腿被他抱起来,青筋暴涨的大鸡巴狠狠地再次捅了进去,彭影只好抱住男人的脖子支撑身体,背后是冰冷的墙,双腿又被曲起,男人抓着他双腿的膝弯将他几乎是折成两截,这样插进去捅得更深,男人在插他的时候还欣赏着他脸上的表情,龟头时不时插在子宫里搅动着里面的软肉。

“呜……不要……又要泄了……”

不仅骚屄里水意泛滥,男人也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小腹上压着个硬硬的东西,彭影的那根小阴茎抵在男人的小腹上淌着水,把男人的小腹染得湿漉漉的一片。男人越看越兴奋,胯下使力狠插着他的子宫,抵着宫口的软肉狠劲地磨。

“妈的,老子插死你,插死你这个不要脸的骚屄,看你还敢不敢再来勾引男人。”

彭影濒临高潮的骚屄又夹又紧,射意也很快袭击了大脑,男人越插越兴奋,彭影被男人勇猛的抽插插得几乎快要昏死过去,骚屄里的水没有一刻是停过的,在鸡巴抽出的时候飞溅在墙壁上,再顺着墙壁滑落。男人也绷不住了,越插越深,越插越重,彭影被插得精神恍惚,只希望对方再多来几下让他再次高潮才好。

“我要射了,操,射在你这个贱人的子宫里,让你怀个野种!”

男人一边插一边恶狠狠地说着,被插得精神恍惚的彭影在听见“射”这个字的时候突然恢复了几分理智。男人的肉棒胀大了不少,显然是要射精的预兆,这几天刚好是排卵期,男人已经插到他的子宫里,如果射进来的话极有可能会怀孕……

“不行,你不能射在里面。”

人妻不停地挣扎着,希望能够挣脱对方,然而男人对他的反抗根本就不予理会,反而一个深插插到最里面,喘着粗气说,“你不是寂寞吗?老子这就送你个野种,看你还以后还敢不敢再到外面来偷汉子。”

日牛的感觉:曰母牛

说话间,马眼处喷射出一大股一大股的精液,全部射在他的子宫里。彭影被射得快昏死过去,前面的小阴茎在男人射精的时候也喷出了稀薄的精液,射完精后又抽搐了几下,随后竟然尿出了尿,金黄的尿液喷得很高,彭影搭在男人腿上的双腿抖了抖,浓烈的尿骚味在狭小的隔间里蔓延。

男人射了精后拔出已经疲软的鸡巴,穿裤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裤子被这个骚货的尿给弄湿了,他狠狠地踢了一脚已经瘫软在地板上的彭影,骂骂咧咧地离开了隔间。

短暂地安静过后又有人进来了,有人戏谑地站在门前,朝着里面说话。

“被射了很多次吧,还想要吗?如果我上了你的话就是今天的最后一次,想好了没?”

是那个年轻人的声音!

丈夫在一边紧紧地握住了拳。

年轻人下身一丝不挂,鸡巴已经高高翘起,布满柱身的青筋微微跳动,马眼里渐渐分泌出透明的精水,挂在龟头上要滴不落,看起来分外狰狞。但这又是一根非常惹人喜欢的大鸡巴,只是让彭影看一眼就想让对方插进自己身体里。

“嗯……还想要,还想多要一点……”大腿间都是精液,男人射进身体里的精液一点点地从骚屄里滑落。黏乎乎地糊在大腿上,彭影双手撑着墙,尽力去忽视骚屄里的粘腻感,“再来,我还想要……”

年轻人似是嘲笑般地笑了笑,“是么?那我就来插了。”

说完,他解开手铐,抓着朋友的手腕将他拖出隔间,把他的身体摁在小便池上。彭影只好扶住小便池,尽力分开双腿,好方便男人的动作。

上一个人的精液还留在里面,骚屄里又湿又滑,他的屁股高高地朝着男人翘起,手指紧紧地抓着便池的边缘,脸上的表情又像是舒服又像是痛苦,年轻男人腰力惊人,骚屄死死地绞着男人的大鸡巴,男人粗喘一声,抓过他的一条胳膊往自己的身前掰扯,另一只手则空余出来拍打着面前柔软又有弹性的屁股。

日牛的感觉:曰母牛

“很爽吧?”男人一边打着他的屁股一边问。

彭影被干得全身都在晃,后背入的姿势插得又深,对方猛烈地抽插操得他不得不将身体往前倾好保持重心。他的一条胳膊被夹在年轻男人的臂弯里,骚屄里的每一处皱褶都被尽数碾压平整,已经被操得通熟的骚屄吮吸着男人的鸡巴,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分泌淫水。

年轻男人像打桩一样朝着他的骚屄猛插,他胸前两团不算太大的奶肉竟然也随着年轻男人插他的动作而在空气中不停地晃动着。男人伸手一把抓住他的两团奶肉,两根手指夹着乳头大力地揉捏,很快就把乳晕都揉得通红,被吃得深红的乳头嵌在通红的乳晕上,很快就硬得如同小石头一般坚硬。

揉够了胸,男人有力的双手紧紧地钳住他的纤腰,身下的拍水声越发响亮,骚屄也越夹越紧,龟头撞上的软肉也更加湿滑。彭影的呻吟里非常明显地带上了哭音,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笑和哭的表情混在一起显得十分怪异。

“啊……用力插我……要去了……要去了……啊!”

彭影的腹部微微地颤抖了一下,身体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挣脱了自己的控制,从子宫深处喷射出来的淫水浇注在男人的鸡巴上,男人闷哼一声,一把摁住他的头,胯下的抽动也越来越快。

“很爽吧?啊?!是不是想再要我多插你两下?”

男人见这骚屄被他操得又高潮了,爽得两眼都泛红了。他也被这骚货的淫水浇得全身都舒服不已,本来把这骚货放在男厕所里随便让陌生人插骚屄就已经让他越想鸡巴越硬了,这下他也不再忍耐,抱着彭影的腰做了最后的几下插送,最后狠狠地往前一捅,温热的精液浇在最里面,男人趁着没软的时候还插了几下,等最后疲软下来的时候才依依不舍地抽出来,精液从被干得合不上的骚屄缓缓滴落……

不知道有多少人进来操过妻子的身体,丈夫站在隔间里听着妻子的呻吟声简直心如刀割,可下面却硬的发痛。妻子一直以来都是个好妻子,只是自己一直忙于工作,没有太关心他,甚至对房事产生了莫名奇妙的厌倦,才让妻子对他做出背叛的行为。

彭影是个好妻子,只是那时候厌倦了而已。可是为什么仅仅只是在外面听着妻子的声音他就能硬得这么厉害,竟然能够这么爽?

日牛的感觉:曰母牛

丈夫看着自己沾满了精液的手掌,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看到这样的小影,就好想操他。今晚上就要。

晚上回家的时候他等了妻子很久才等到他回来,彭影回家之后看见正坐在沙发上的丈夫有点慌了一下,随后马上想起今天回家太晚也没给丈夫做晚餐,于是一言不发地走到厨房里做饭。他很害怕丈夫问自己去哪里了,但丈夫这次反常的没有询问,倒是他,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反而一直给自己找话说,丈夫不回答,只是微笑着看着他,把他吓出一身冷汗。

“我……我吃完了,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彭影将头低下去了浴室里,丈夫去卧室里拿睡衣。丈夫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彭影才去简单地在淋浴下冲了冲,有点累就躺床上准备睡了。

迷迷糊糊之间,突然感觉到有人似乎在抚摸自己,他睁开眼睛有点神志不清,“老公?”

“小影,我们来做吧?”丈夫有点紧张,手指轻轻地摩挲着他的大腿。

“欸?现在吗?”彭影有点疑惑,“为什么现在……怎么突然觉得你今天有点奇怪啊。”

丈夫不说话,只是翻身将他压在身下去亲吻他。丈夫从小接受的是传统的教育,对接吻这种事情不算太热衷。彭影闭上眼睛接受对方的亲吻,他的睡衣衣扣已经被全部拉开,蜜桃一样柔软的胸乳被丈夫抓在手里揉捏,力气不算太大,但是却总让他觉得少了点什么。

他的丈夫总是这么温柔,根本就比不上那些可以随便上他随便内射他的陌生男人们啊……

日牛的感觉:曰母牛

导演组在旁边举着牌子,上面写着“脱掉他的睡裤,不做前戏直接插入。”但等扮演丈夫的男优脱掉他的裤子又把自己的裤子脱掉,才发现自己的阴茎根本就没有勃起。

软塌塌的一团垂在胯间,导演很快叫了停,对方也很着急,拿手撸了起来,彭影甚至把头凑过去给他口交,但是无论怎么努力就是勃起不了,导演组准备拿伟哥,但彭影阻止了片方。

“算了算了,今天已经拍了这么多了,休息一晚上明天再继续吧。”彭影安抚着导演暴怒的情绪,“明天我们调整一下状态然后再继续,肯定会拍好的。”

“就是因为他耽误了我们的进程所以还得推到明天才能拍!我们的工作人员不要发工资的啊!设备搬来搬去的不麻烦吗!他倒好,这节骨眼上硬不起来了!”导演气急败坏,“发片时间都定好了,多拍一天就要少一天剪辑和整理的时间,这个漏洞要再多卖多少DVD才能弥补?现在的市场已经很不景气了,除了粉丝谁还会买这些东西?”

搭档很羞愧地站在原地,连声说着对不起,彭影觉得有点心酸,忙说,“这样吧,我的片酬可以减少一些,具体减多少随便您,您让他好好休整一下,我们明天速战速决,行吗?”

既然都这么说了,导演方也自觉下了台阶,只是说明如果明天还出现这样的情况就必须服用伟哥。两个人也同意了,彭影特意走到饰演丈夫的搭档身边,很郑重地询问,“能不能知道你的名字?”

对方愣了愣,“麻贤希。”

“你的姓很特殊呢!”彭影不由自主地感叹道,一双眼亮晶晶的,“你等下要回家吗?还是怎么?”

“去吃饭,我常常去一家店吃,你要不要也去?”

收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两个人分别洗了个澡,彭影知道他患了抑郁症非常想帮助他,但对方很明显不是很热情。

“你住哪里?”两个人并排走着,彭影突然问道。

日牛的感觉:曰母牛

“住在百春园,房子是租的,你呢?”麻贤希带着他走到公车站旁,“等会儿上38路公交车。”

“我住石泉公园附近,公园一号,知道吗?我在那里按揭了一套公寓。”

“我知道那里。”麻贤希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每天都这样工作,你很累吧?”

彭影答非所问,“你患上抑郁症的原因……是因为这份工作吗?”

“不然呢?”麻贤希倒是不以为然,“我已经服用安眠药很长一段时间了,如果不是你看见我在服用药物,还真没人知道我生病了。你是我这一段时间里对人说话说得最多的一个人了。”

彭影听了他的回答,内心难受不已,他忍不住在站台上抱了抱对方,又马上把手放开。

“我好心疼你啊。”

麻贤希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愣了愣,没多久,他的眼里竟蒙上泪雾,周围等车的人很多,他又不愿意当着众人的面流眼泪,只是把手蒙上眼睛,非常小声地呜咽着,生怕打扰到别人。彭影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等公交车来了后又拉着他上了车,帮他付了车资,带着他坐上后排的空位。

“别哭别哭,你没有朋友的话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啊,我的朋友也很少,而且我们两个人住得又不算太远,你要不要每天早上早点起床一起来跑跑步,这样可能会让你好受一些。”

“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我很想救救自己,可是我做不到。”

“我会帮你,别难过。”他特意从背包里拿了自己的笔记本出来,在空白页上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和QQ微信,“你要是觉得不开心,就打电话给我,或者发消息给我也行,我醒着或者我不在工作的时候会回复你的,但你要保证要按时吃药,安眠药记得减量。”他撕下那张纸塞进对方的口袋里,有点羞涩地笑了笑。

日牛的感觉:曰母牛

“谢谢。”

麻贤希平息了情绪后倒是看不出什么异常了,等车到站了之后两人去了一家火锅店,麻贤希无论怎么都要请了这次晚饭,他非常感谢彭影的帮助。彭影没说什么,只是要他保重身体,别做傻事。

麻贤希那天拉着他说了很多,倾诉了很多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他也很恍惚,从刚开始拍被男人强奸轮奸的群交强迫戏,到后来强奸男人,彭影好几次搂着麻贤希的肩膀给他递上面纸,他们太需要释放压力了。

临回家的时候,双方约定好每天早上一起跑步一小时。麻贤希看起来很开心,约定好地点和见面时间后,他把彭影送到公车站,很歉意地表示自己可能不能把他送到家里了。

彭影没说什么,只是让他早点回家休息。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自己住的公寓和公车站还有个一百米的距离,回家的路上路边有小商贩卖甜豆腐脑,便宜大碗,他买了一大杯,以前爸妈常买给他吃,现在他一个人到这个城市里发展,按揭了一套小房子,却不敢告诉父母自己的职业。

回家之后,他一个人默默地思考了很久,觉得做这个不算是长久之计,得再找几份工作才行。他打开计算机在兼职群里找了找,有个美术培训学校的老师找到他问他愿不愿意去做人体模特。

全裸的那种。

彭影看了下要求,觉得还可以接受,毕竟只要把衣服脱掉然后站在那里就行了。但是对于自己双性的身体他很自卑,并不知道自己这副不男不女的身体能不能通过校方的要求。

想起他刚入行的时候GV公司的HR对他的身体并不看好。因为他有女性的器官,可是他也有男性器官,在性别的认知上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性别,女人?他有阴茎;男人?他又有阴道。GV公司的HR对于录用他有点犹豫,因为他的身体不符合他们的要求——他们要的是拿屁眼容纳男人的性器的男人,没有女性生殖器的人;但是公司老板却马上把他签下来了,他的身体虽然让他们觉得惊奇,觉得可以让他开拓GV界新的市场,他被签下之后就是不停地拍片,一天去两个片场或者三个,但效果非常好,他的片被很多女孩子买下来了,甚至成为了女性心中最喜欢的GV男星。

这段回忆让他在美院的老师面前很自卑,对方打电话来说薪资的时候他甚至说了一句,“我的身体可能有些特殊。”

日牛的感觉:曰母牛

“没关系,请你有空的时候来我们学校一趟吧。”校方通知他后就挂断电话了。

人生总是如此的艰难。彭影把手机扔到一边,倒在柔软的床上,只觉得自己格外的困倦。

但是一想到麻贤希,他又忍不住笑起来。

虽然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了,但贵在苦中作乐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