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变成丧尸娘恩好再深一点疼给我繁衍:末世h

我离开学校後,先到了跟梁羽皓约的公园。

看得出公园有改建过,唯一没变的就是那间羽球馆。

进到球馆後,回忆历历在目。

---『你知道吗?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来这里打羽球。』

『做人就是要坚持到底阿,特别是对自己喜欢的人事物。』---

每走一步,回忆就浮现在脑海。

---『你叫雨容,不就是要你"在雨天依旧能展露笑容"吗?我觉得,在雨天哭的人,都很坚强,你很坚强,所以,我希望你能做个在雨天依旧能展开笑颜的女孩,好不好?』

『以後你心情不好的时候,都可以来这里打羽球哦,我每天都会在。』

『下次我用魔鬼训练,一定把你教到会。』

『你一定还要再来哦!』---

全世界变成丧尸娘给我繁衍:末世h

够了!

我用力的晃了晃头。

要怀念也不是现在。

现在还是先搞清楚梁羽皓的事比较要紧吧?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一下噢,梁羽皓今天有来练习吗?」我问了旁边一个正在休息的男生。

「羽皓吗?他今天没来哦。」他边擦汗边说。

「他怎麽了吗?」

「我不清楚耶,好像是他阿嬷生病了吧。」

「他阿嬷生病了?什麽时候的事?严重吗?」我惊讶的问。

全世界变成丧尸娘给我繁衍:末世h

昨天看到阿嬷不是还好好的吗?

「羽皓刚有打电话来好像是说他阿嬷头晕晕什麽的,他说得不清不楚的所以我也没听懂……」

「噢,谢谢。」

我走出公园,准备到梁羽皓的家。

头忽然一阵晕眩……

天哪,该不会又发烧了吧?

我摸着自己的额头,果真如我所想,我又发烧了。

我扶着墙。

但手却失去了力气。

我整个人往後倒,心想就快与地板来个新密接触了的瞬间,我却感觉自己被扶着。

全世界变成丧尸娘给我繁衍:末世h

「你没事吧?」

我转头一看,是梁羽皓。

「我头好晕……」

他摸了我的额头。

「你又发烧了,先到我家去吧。」

「嗯……」

他扶着我慢慢走进家里。

「我先扶你进去我房间休息一下吧。」

「摁,谢谢你。」

到了梁羽皓的房间。

全世界变成丧尸娘给我繁衍:末世h

他的房间很简单,有书桌书柜和一张单人床。

床的旁边,放了两三个球袋。

浅蓝色的墙壁中央,还贴了张海报。

「你先躺着休息。」

「摁。」

我躺在床上,睡着了。

等我醒过来後,头上放着毛巾,感觉烧已经退了不少。

我缓缓起身,坐躺着。

「你醒啦?」梁羽皓走进房说。

全世界变成丧尸娘给我繁衍:末世h

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摁,睡得好饱噢!」我伸了懒腰,说。

「对了,你吃晚餐了吗?」他问。

「刚刚在保健室的时候有吃粥……」

「那你还会饿吗?」

「有一点欸……」

「好,那你等我一下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