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叔叔阿姨结婚祝福语手在课桌下揉捏着她 来插我

柳心重新开了一间房,安顿好杨青青。女孩子仿佛一夜间长大了不少,往日那股大大咧咧的开朗性子也只剩下一副空壳。

柳心坐在女孩身边,轻轻拥住她。

杨青青身体有些颤,眼睛愣愣地看着地面。

柳心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她。

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孩子。独身一人在这座城市里打拼,受了委屈也不肯跟父母讲明。还记得刚刚跟杜明越结婚那阵,男人也是每晚每晚的加班熬夜,柳心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怎么到如今,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柳心姐,”小杨声音有些干涩:“今天谢谢你了。”

柳心道:“谢我干什么……应该我谢谢你才对。”

小杨扯了扯嘴角,不再说话。她重新穿好衣服,从一旁拿起自己的包,准备走。

柳心一愣,拉住她。

“小杨你……”

杨青青并不回头,头发乱糟糟地披在肩上:“柳心姐,我没事,你放我走吧。我现在心里……乱的很。”

他的手在课桌下揉捏着她 来插我

柳心慢慢松开手,突地想起了什么,忙又把她拉住。

“小杨,姐知道,眼下说这话不合适……”柳心纠结万分,但还是决定说出来:“我……”

“柳心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杨青青打断她。

“你不想让我把今天晚上的事儿说出去,是吧?”

柳心听出她话里的讽刺,却并没有反驳——毕竟,她就是这样想的。

“小杨,我知道这件事对你不公平,”柳心艰难地开口:“换做是我,我也会忍不下这口气……青青,你如果真的……真的觉得委屈,你可以去揭发他,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只是……”

柳心忍住眼角的泪,哀求地看着杨青青:“只是,姐求你,不要去报警……一旦进了警察局,明越他……他以后,就真的洗不清了。”

“姐……”

“青青,算我求你。”柳心“扑通”一声,跪在小杨身前:“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只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让他去坐牢……青青,姐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杨青青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无奈又愤怒的情绪激荡在她心头,半晌都没能说出话来。

他的手在课桌下揉捏着她 来插我

“柳心姐,你先起来。”半晌,杨青青淡淡道。

“我不会去报警,我也不会说出去。明天我去公司辞职。只是……”她顿了顿:“有些事情不是我们不说,别人就不知道的。”

“柳心姐,我相信你,请你也相信我。我不是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人。以后……你多多保重吧。”

说完,杨青青甩开柳心的手,也没有扶她,就这么走了出去。

1203号房。

杜明越正坐在床沿发呆,突然房门被推开了。

柳心走了进来。

她看见男人穿的整整齐齐坐在那儿,便走过去,站在他面前。

杜明越也站起来看着她。

两人默默相视,无言以对。

半晌,柳心哑着嗓子开口道:“老公……你还要我吗。”

他的手在课桌下揉捏着她 来插我

“你说什么?”杜明越盯着她的眼睛。

“你还要我吗。”柳心又重复了一遍,一滴眼泪落下来,砸到地板上。

杜明越慢慢握紧了拳头。

他走近柳心,望着这一张朝夕相对的脸,声音冰凉:“要你怎样?不要你又怎样?”

柳心惨惨地笑了,伸手挥去泪痕,抬起头,目光温柔如许:“你若是不要我了,咱们就……就……”

“就怎样?”

杜明越大步上前,把她逼至墙角:“就离婚吗?柳心,你是不是想说这个。”

柳心终于忍不住,捂脸哭起来。

杜明越把她困在自己的方寸之间,刚刚那股子被压去的泻火“蹭蹭蹭”地往外冒。

他扯住柳心的头发,逼着她跟自己对视。柳心头皮吃痛,透过眼前的雾蒙蒙看着男人的眼睛。

“柳心,我告诉你,今生今世,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他的手在课桌下揉捏着她 来插我

男人眸光如电,激越地如同荒原上的野火。连绵十万里的暴风狂卷燃烧,裹挟着即将爆炸的闷雷。

柳心掉进这样的一双眼睛,周身不由自主地发烫。

“明越,我……唔!——”

扯住头发的手忽然收紧,逼得她抬头。长出胡茬的嘴压在她的脸上,大口大口地咬着她娇嫩的皮肤。柳心被啃得方向感丢失,脚下一个不稳就要摔下去,结果被杜明越单手提将起来,一手掐住她的脖子,一手托着她的臀让她刚好卡在自己的腿上。

柳心两腿分开脚不着地,除了臀部没有其他任何的着力点。她被掐着脖子摁在墙壁上,渐渐觉得呼吸困难,男人的嘴却在此时压下来,含住她的唇瓣儿狠狠地吮吸。

柳心喉咙十分地难受,脸涨得通红。偏偏杜明越不放过她,把她腹腔内的空气全都吸走。随着意识一丝一丝被抽离,柳心推搡男人的手也慢慢垂了下去……

明越……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身上已被剥了个干净。

杜明越撑在她的上面,静静地看着她。

“心儿,”他道:“你不该瞒着我的。”

“明越,我没有骗你。”柳心的嗓子还有些沙哑:“真的,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如果我骗了你,我宁愿……宁愿以后永远生不出孩子!”

他的手在课桌下揉捏着她 来插我

杜明越背着光,表情看不很清。听了这话之后,他笑了:“生不出孩子?……心儿,你的确生不出孩子。”

柳心怔住了。

“你、你说……我、我……”她的嘴唇有些抖。

“我说,你,生不出孩子。”

杜明越靠在她耳边,轻声呓语:“你生不出孩子,医生说了,你是不孕症,永远也怀不上孩子的。心儿,你生不了,咱们永远也不会有孩子的。”

如果说襄山的那个巴掌让女人的心裂了条缝,那么这句话,直接把她的心给砸碎了。

她……生不出孩子?

生不出孩……

杜明越并没有看见柳心慢慢灰暗的眼神,因为身体里的那股火已经把他的神志烧得一干二净。他温柔地把柳心没有知觉的身体抱进怀里,埋进那熟悉香味的秀发。深深吸了一口芳泽,杜明越轻声道:“心儿,告诉我,除了他,有多少人上过你了?”

没有人回答。

杜明越笑了笑,在女人脖子上吻了一口:“心儿,你不用说谎。没有关系的,不管你有多少男人,他们都没有我爱你。心儿,你是我的,就算死成灰烂成泥,也是我的。”

他的手在课桌下揉捏着她 来插我

他从西服上解下胸针——那还是柳心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两颗心被爱神之箭连在一起,象征永恒之恋。然而现在在杜明越的眼里,这枚胸针就像顶绿帽子,时时刻刻提醒着他柳心已经被人上了,不再是那个天真单纯的小妻子了。

他呼出一口酒气,大手握住柳心的乳房,然后打开胸针扣,把它穿到女人的乳头里。

“啊!!!——”

死鱼般的女人突然挣扎起身,从胸部顶端传来的疼痛刺激着她本就脆弱的神经。随着针一寸寸扎进肉里,血珠也渗出来,流过饱满丰挺的乳房,滴到雪白的床单上。

待针终于刺穿奶头,杜明越把胸针扣好,然后俯下身,舔干净她乳房上的血渍:

“我要把你锁起来。”

奶头是柳心最为敏感的地方。男人咬住那粒被穿透的奶头,一边吮吸一边往外拉扯。冰冷的金属挤压着血淋淋的乳腺,令人抓狂的疼痛感像一把锈了的刀片,“滋滋”地磨着柳心的肉体。她疼的脚趾都缩了起来,眼角分泌出应激性的泪水。

“阿越!……疼!……放、哈!……放了我……”

杜明越嘬着乳头往外扯,直到嘴里再次尝到血锈味儿的时候,他才放了开来。

肿着奶子的柳心躺在床上微弱地喘着气儿,额头已是大汗淋漓。

“心儿,”杜明越高大的身影坐在她的身上:“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他的手在课桌下揉捏着她 来插我

“今生今世,你都是我的。”

男人衣衫整齐庄重,除了腿间那根耸立的巨物,其余都一如平常。他拉开柳心的两条腿扛到肩上,然后找到那个洞,慢慢插进去。

插进去,再抽出来——男人机械地挺动腰胯,女人也被动地承受着肏干。两个本应彼此相爱的恋人,到如今为什么只剩下两条破碎的灵魂?

为什么呢?

柳心心想。她的眼泪已经流干,身上的痛觉也不甚明白。

她想到刚刚杨青青空洞的眼神,心说,或许这就是明越做错事的惩罚。

也罢,那就让她替他赎罪吧。

杜明越肏干了一会儿,停了下来。他扛着柳心的两条腿站起,把女人倒挂着拖到地上。

柳心浑身无力,也不想再挣扎。在被拖下床的时候,柳心的头撞到床头柜上“嘭”的一声,男人也置若罔闻,只是就着站姿,再一次把阴茎顶进去。

倒吊的姿势使阴茎进入的格外顺利,似乎可以一直捅穿子宫内膜。可这对于柳心来说,这个姿势无异于酷刑折磨。全身的血液倒流进柳心垂在地板上的头,恶心的感觉比疼痛来的更加强烈。

因为没有润滑,所以杜明越进入得有些艰难。然而酒精与愤怒使得杜明越比平时更加有力量,对于微弱的阻拦他也全然不放在心上。粗大硬挺的鸡巴暴虐挤入干涩的小穴,生生撑开没有扩张的紧致肉壁。粉红色的穴口涨成滚圆的一圈,长着细软阴毛的边缘因为过度膨胀而微微发白。

他的手在课桌下揉捏着她 来插我

“噗嗤噗嗤!——”

仿佛两百斤的人拼命挤入加小码的紧身裤,穴口撕裂了。

血顺着臀缝流到柳心的裸背,再顺着脊梁骨滑落到她的后脑勺。猩红的血液蜿蜒在雪白的皮肤上,好似巨斧劈开了柳心的肉体一分为二。

柳心并没有叫痛,因为她的意识已经模糊——她的头晕得难受,胃里一阵翻涌。胸前的两团柔软在重力的作用下垂到眼前,使她看见乳头上挂着的胸针——硬成一团的脆弱乳尖上,穿刺着冰冷的爱神之箭。那连在一起的两颗心,此后竟成为柳心夜夜惊醒的梦魇。

“心儿、你瞧、”杜明越一边肏一边说:“我在你的里面哩、还有谁能进来?”

说着,他又沿着抽动的阴茎插进去一根手指。

柳心疼得勾起身子,却又因重力慢慢倒下。

穴里的手指不断往深处抠挖,根本不管已然撕裂的穴口。待摸索到深处的小嘴,杜明越用力一挺,鸡巴和手指同时进入紧闭的子宫颈……

黑暗的房间里,站立的男人倒吊着意识不清的女人,大腿有力地往前抽送。随着他的动作,女人的身体上下抛动,带着乳房上那枚漂亮的胸针一闪一闪。

四周很安静,除了肉体碰撞声 ,甚至连呻吟都微不可闻。

平日里温柔体贴的杜明越,此时就像一个没有心的魔鬼,将自己心爱的女人一刀刀凌迟;而被魔鬼蹂躏的柳心,在昏过去的前一秒,心中竟一片平静:

他的手在课桌下揉捏着她 来插我

南无观世音菩萨,弟子柳心,愿以身受刑,换他一生平安顺遂。

PS:每次写到虐章,我就会回头看看开头的几章。那个时候柳心还会撒娇,杜明越也十分疼人。我并不喜欢悲剧的结局,但似乎总逃不过虐的过程?本来想写甜甜的夫妻文,为啥会发展成这个样子……QAQ

另外,在现实生活中,这不是做爱,是家暴,是强奸。如果有跟柳心同样遭遇的妻子,请及时报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