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经常嫖的人的特点李攸轩 李攸冬

隔了几个日子,某一天晚上,伊凡娜枕着邓肯手臂正要进入梦乡,整个河神殿却亮了起来,伊凡娜揉眼抱怨,「谁半夜的点灯啊?」

「你是睡迷糊了。」邓肯笑着说,「河里如何点灯?」

伊凡娜爬起来,「真是扰人清梦。」这会也醒了大半,她望向四周,河神殿里里外外都透着欢愉的气氛。

很快就猜到是怎麽回事,伊凡娜拉着邓肯到大厅,远远的就看见安悲愤不安的哭着诉苦,说她是多麽尽心尽力服侍河神,只有她是一心对河神好,但她说得再多,河神根本听不进去,他搂着伢,余光瞥见伊凡娜两人,便对安说:「要走要留,由你决定。这些年你的确有功,若是决定留下,就好好服侍伢;若是决定离开,我会给你原来应该拥有的寿命,你就回去陆地上好好享受当人类吧。」说完便不再理会安,上前的伊凡娜及邓肯向他道喜,河神像个孩子般沉浸在得来不易的爱情所带给他的快乐之中。

隔了几日,邓肯向河神辞行,河神抱得美人归,也不在乎邓肯与伊凡娜的去留,甚至好心的为两人指点明路,「出了河神殿,直直走下去就能见到洞穴,出了洞穴就能上岸了。」

这条路线伊凡娜是知晓的,当下谢过河神後,两人不再停留,笔直往洞穴游去,伊凡娜知道,这洞穴的尽头,便是世外桃源。

李攸轩 李攸冬

游了不算久,有了尾巴前行挺快,乍见阳光时,两人的尾巴已经变成双腿,邓肯拉伊凡娜上岸,才刚看清世外桃源,差点又跌进水里。

地上残花点点,大火烧了整座森林,弥漫着难闻的烧焦味,只能凭着远处依旧青翠的山峦及地上鲜嫩绿草想像原来的模样,这哪里还是世外桃源?

两人默然无语走过黑色森林,不远处有两间房子还完好无缺,伊凡娜提议上前看看,才靠近些,就听见屋里有交谈声及酒杯碰撞声,似乎正欢腾着。

她拉过邓肯,「我们还是到别处看吧。」不用想也猜得出里面是罕叶夺得世外桃源正与弟兄们同欢。

「伊凡娜。」邓肯忽然叫住她。

「嗯?」伊凡娜才回过头,就被人往他身上一带,周身都是属於他的气息,她不自在地问:「怎麽了?」

李攸轩 李攸冬

「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什麽?」邓肯挑眉。

伊凡娜望着邓肯,忽然笑出来,邓肯不满地问:「你笑什麽?」

她故意不回答,抽身逃开,她逃得不快,分明要他来抓她。笑声回荡在山谷中,久久不绝於耳,掩盖过先前这里的苍凉悲伤。

前方的伊凡娜突然停步,邓肯从身後抱住她,顺着视线往下,那是墓碑,邓肯拉着伊凡娜要走,伊凡娜却执意的把方才在路边捡的,还完好的桃花放在墓前,就这麽蹲着望了一会,然後不经意的拽了下邓肯的手,他猝不及防的踉跄了下,蹲在她身旁。

邓肯责怪地看她一眼,伊凡娜只当没看见。

为免他追究责任,伊凡娜偎向邓肯,望着墓碑道:「邓肯,其实我很幸运的啊。」

李攸轩 李攸冬

「怎麽说?」邓肯嘴角微微上扬。

「我拥有你,而且你也在我身边,此刻,我们都还好好的。」闭上眼,似乎能感觉到桃花不断飘落,可是桃花树不都被烧光了吗?

「以後也会好好的。」邓肯不愿她多想,抚过伊凡娜脸庞,要她看着自己。这是他的保证,他会让她快乐。

伊凡娜有些控制不住的想哭了,不清楚是为了令鸿及佩瑜,还是为了自己。她努力挤出最灿烂的笑容,「关於你方才的问题,就让我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回答你吧。」邓肯的吻落下,热情而快乐。

「好。」尚处在迷蒙间,她听见邓肯满怀舒坦及愉悦的答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