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玩具白天是狗晚上是老公1play:杰佣r

由於姚熙灵带着一半的人去打仗了,原以为男女就此失衡,岂料大概是食人族太过强大,女人体力也丝毫不输给男人,还留在部落里的个个外表凶狠,身上总少不了肌肉。

相较之下,岚染显得形销骨立,倒像只白斩鸡了,不过这话她是没勇气跟岚染说的。说到白斩鸡,是从遥远的中国传来的,有次祖父的朋友到家中来访,她碰巧听见的,那位男子似乎是个饕客,对吃食很讲究,在旁偷听的她口水都快流出来,後来祖父其他朋友来访,也提过几次白斩鸡,她才知道白斩鸡这词还有放在人身上形容的功用。

自从被岚染带到食人族部落後,伊凡娜就只躲在房间里足不出户,就怕自己一出门就立马被啃到骨头不剩。

平常都是岚染亲自送吃食过来,不过眼下天都黑了还不见人影。难道是姚熙回来了?那也说不通,部落里安静得很。

伊凡娜很犹豫,不知道是要出门找岚染呢,还是继续饿着肚子等他过来。

她盯着床舖好一会,叹了口气爬上床,想着也许一觉醒来就是明天了,可躺在床上偏偏怎麽也睡不着,平时只要沾上枕头马上进入梦乡,今天果然是太饿了!饿得她根本睡不着觉。

杰佣玩具play:杰佣r

伊凡娜在房里来回踱步,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里待到几时,心里一横,想着乾脆豁出去吧,岚染这样细皮嫩肉的都能在这里存活下来了,没道理她不行。伊凡娜饿的时候就彻底遗忘岚染是女王的人,别人当然不敢动这件事。

总归不是自己填饱肚子,就是被人填饱肚子,听起来没什麽差别……大概吧。

伊凡娜推开门,屋外是黑漆漆一片,只有几只火把照亮部落,说实话还算昏暗,而且同为人类,她不太相信自己的身上会算发出猎物的味道,只要不被看见,小心翼翼时躲时跑,应该没什麽大碍的。

出了门最先躲在附近灌木丛,只有几名巡视的妇女在附近来回走动,伊凡娜观察过,只要到了宵禁时间,他们就会乖乖回屋了。

伊凡娜还在盘算下一步动线,只听见背後有声音传来:「你大半夜的躲在这里鬼鬼祟祟想干麽?」

「岚染?」她回头,然後牵起一抹笑。啊,见到他真是太好了,这不,手里还拿着食物呢。「我等你好一阵子了。」语气中带着几分责怪。

杰佣玩具play:杰佣r

岚染总不好说处理完部落的事後又被姚熙灵缠上,一时半会走不开,黑暗中他的脸色有些不自在,好在伊凡娜瞧不清楚,心思也不在这上头。

岚染找了适合的措辞,「被族里的一些事给担搁了,你一定饿坏了吧?快回屋里去。」可不是吗?熙灵可是食人族女王,她的事就是整个部落的事。说这话时岚染脸不红气不喘,中气十足。

伊凡娜饿了大半天,有得吃便狼吞虎咽起来,反正这里是食人族,没人顾虑形象的。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岚染带的食物是两人份的,他自己吃得倒是优雅,刚才在熙灵那已经吃饱喝足了,而伊凡娜却是肚子空空如也,看见什麽就拚命往嘴里塞。

她边吃也不忘初衷的问:「什麽时候要带我找邓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