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把腿张开使车祸以后by梦见好多鱼劲夹我_桌下舔

秦悠躺在床上,杜宇衡流连在耳廓与颈脖处的湿热唇舌使她偏着头频频喘息,紧紧攥着他的上衣。

手臂撑在秦悠的两侧,杜宇衡看着她在自己身下娇喘的模样不禁俯身往艳红欲滴的耳垂舔了一下,听见了一声满意的嘤咛後又将其卷入口中吸吮舔弄。

沿着侧脸的曲线来到下巴,再往上吻至红润的小嘴,将勾引人的呻吟全数吞入他的口中。

唇齿缠绵良久後,他持续向下移动,在她的锁骨处轻轻啃咬。

「不是说要让我嚐嚐更甜的地方?嗯?」

右胸乳被人倏地重重一揉使秦悠惊得啊的一声。

「告诉我,悠悠……」他缓慢搓揉。「是这吗……」

她红着脸扶上他的手腕,咬住下唇没有回应。

杜宇衡感觉到手下与以往有些不同的触感,将人搂起坐到自己的两腿中央,拉下女孩衣服身後的拉链,撩起裙摆直接将整件洋装脱下。

拉开秦悠欲遮掩的手,映入眼里的是在与她白净肤色相近的透明蕾丝薄纱下,隐隐约约透着的两抹淡粉。

他喉咙一紧,情不自禁地从女孩的腰侧滑上胸乳下缘,拇指摩娑着在布料下挺立的粉红乳尖。

宝贝乖把腿张开使劲夹我_桌下舔

怪不得他方才摸到底裤时便觉得触感似乎不太一样,而隔着衣服揉上胸乳时竟然没有以往胸衣的厚度所阻隔,而能感受到乳尖在手心下的挺立。

「……你刚才只穿这样走在路上?」

「这件洋装不会透……啊……」右乳尖被捏了一下,秦悠怯怯地望着眼前沉下脸的人。「而且、而且……」

「而且什麽?」

「……刚才那里没有、没有……起来……看、看不出来的。」

闻言,杜宇衡愣了一秒後暗下眼,睇视着秦悠胀红的小脸以及逐渐泛红的胸脯。

天哪!她在说什麽……秦悠垂首,为自己前一刻所说出口的话感到羞耻,却也想不到有其他更好的说法可以表明她的解释。

「以後不准穿出门。」他俯下身,隔着薄纱将硬挺的乳粒含入嘴里。

感觉埋在胸前的人似乎没有她预想的惊喜,秦悠有些失落:「你……不喜欢吗……」

知晓小女友的心思,杜宇衡用力吮了一口嘴里的软嫩,将人按倒在床上,封住发出惊呼的嫩唇。

望着秦悠无辜水润的双眸,他内心愈发柔软:「喜欢……所以只准在家穿给我看。」

宝贝乖把腿张开使劲夹我_桌下舔

薄纱被口水浸湿地更加透明,藏在下面的两粒奶尖娇媚地映入眼底。

喉咙一滚,将薄纱往上推,一手用拇指与食指揉捏另一旁的小红豆,一手托起乳肉吞入口中,感觉到敏感的奶尖抵到他的上颚时颤了一下,他愈发卖力地舔吸疼爱。

薄纱上的蕾丝垂在胸前,下方露着被吃得晶亮的两抹嫣红,眼前女孩纯真又淫荡的画面让他心中的慾火更加燃烧旺盛。

杜宇衡低头唆了一口软嫩的乳肉,哑声低语:「甜死了……」

他将秦悠的腿分开,整个人躺到她腿心下方,看着已湿透的薄纱布料紧贴着肥嫩饱满的阴户,他眼神愈渐深沉,慾望汹涌。

「湿成这样……」他用一指贴着肉缝上下滑弄。「……悠悠最甜的地方是这儿吗?嗯?」

布料陷进的触感使秦悠有些不适,微扭着身躯,口中溢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啊……难受……」

「想脱掉?」杜宇衡挑眉一笑,手中动作未停。「不是特地穿给我看的?这麽快就要脱了?」

瞧向秦悠欲言又止、不知所措的红润小脸,他笑着低头在她腿心落下一吻,随後拉下薄纱内裤,抬起小屁股将其脱去。

抓住下意识阖上的两条腿跨在自己颈肩两侧,他再次俯卧至她腿中央,从大腿内侧嘬着一口又一口地来到散着热气的小穴。

宝贝乖把腿张开使劲夹我_桌下舔

舌尖挑开肥嫩的肉瓣,卷上凸起的小小阴蒂来回含舔,杜宇衡拉过秦悠的一只手与她十指交扣,另一手则将两片肉唇扳得更开,好让自己的舌头能探得更深。

「啊……别再进去了……」

湿热的气息与唇舌挑逗着下身,秦悠闭着双眼喘息,止不住娇嗔的同时,那儿的水也汩汩流出。

他每次总喜欢埋首在她最私密的那儿吃得啧啧作响,又吸又舔地彷佛品尝到人间美味般久久不肯松口。

「悠悠的这儿果然又香又甜……怎麽吃都吃不腻。」

看她羞得扭动与呻吟,他更是会坏心眼地说些浑话,让她感到更加的羞耻,却又情难自禁地迎合着他紧贴着下身的唇舌。

「啊——」

感觉到内壁即将到达高潮地开始剧烈收缩,杜宇衡退出了舌头,在秦悠尚未从突如其来的空虚回过神时,将食指深深地插入紧窒的肉穴,一瞬间把她送上了高潮。

手指被肉壁紧紧吸附,他绷着下颚,舔去溅上掌心与手腕的淫水,待秦悠逐渐停止抽颤後又开始缓慢移动着手指。

足够的湿润使小穴很快地能够容纳第二根指头,原先缓慢的抽插越渐激烈,秦悠感觉又酸又胀,攀住一路从自己的肚脐、胸乳吻上唇的杜宇衡的後颈,张嘴细吟,承受着他唇舌与手指的肆虐。

「啊……不行了……」

宝贝乖把腿张开使劲夹我_桌下舔

杜宇衡挺起身,握住一团小巧软乳揉捏,看着秦悠满脸通红,紧闭着眼娇喘。

曲指朝内壁一处向上一勾,便见她啊的一声下身猛然剧烈抽颤,喷出了一波水。

他将满掌的淫液揉上双乳,另一手扶着已硬得发疼的肉棒在阴唇中间来回磨蹭,两人紧紧相贴之处滑嫩湿濡,令他不禁低喘。

「要戴、戴套……」

他知道自己该做的事……纵使慾望升顶,他也不会让自己做出伤害她的行为。

杜宇衡额上滑下一滴汗水,压抑着顶端被微微吸住的快感,起身从床边的抽屉中拿出几个避孕套放到床头,迅速地拆开其中一个套上自己的硬挺。

「进去了……」他低头在秦悠的唇上一吻。「疼要说,知道吗?」

呵出的热气打在彼此的脸上,秦悠怯怯地点首。

感受到在阴户上磨着的肉棒缓慢地撑开洞口,探进体内,比以往剧烈好几倍的疼胀感使她紧抿双唇,攀着杜宇衡肩膀的手指亦不自觉地用力。

「疼?」杜宇衡皱眉,停止插入的动作,抚上一边软乳,在她眉眼、脸颊和唇之处落下点点细吻。

一滴热烫的汗水从他额上滴落至秦悠的脸,望着他虽然也同样的忍耐与难受,却始终耐心呵护与疼爱着自己,她撑起笑容,摇着头悄声地说:「没关系的……」

宝贝乖把腿张开使劲夹我_桌下舔

凝视着秦悠的笑靥,杜宇衡也不禁温柔地扬起嘴角,俯首不断在她的唇角、下巴和颈脖唆着一口又一口。

就着插入的浅浅几分开始缓缓抽动,幅度微小,却已紧得让他越发硬烫。

「……开始舒服了吗?」感觉到秦悠身下的水流得愈来愈多,杜宇衡含住翘嘟嘟的一粒奶尖,哑声询问。

「痒……啊……」原先的难受与疼痛逐渐被快感取代,但似是来自深处一股莫名的空虚却使秦悠茫然失措。

「……哪里痒?」杜宇衡的一双黑眸深沉漆黑,直直地盯着身下因难耐而微微扭动的娇躯。

肉棒在穴里抽动的速度逐渐加快,快感累积的同时那份空虚更是不减。

秦悠将左颊贴向枕头,止不住地娇吟。

「里、里面……」

杜宇衡猛地挺腰,直直撞进肉穴的最深处。

伴随着她细软的惊叫声,紧紧裹着他的花心又涌出了一股水浇到了肉根顶端,无比的紧窒与热烫使他咬紧牙关,然而马眼仍是不自禁地吐出了些许液体。

「难受吗?」杜宇衡从身下人儿温热的脸颊吻至耳垂。

宝贝乖把腿张开使劲夹我_桌下舔

秦悠喘着气,缓慢摇头。虽然很胀,但疼痛感已经不明显了。

「啊……」体内的粗长又开始悄悄捣弄,她紧紧攀住杜宇衡的肩。

杜宇衡呼出着热息全喷洒在秦悠的耳边,感受柔软的胸随着前後的摆动摩擦着他的胸膛,两人的乳尖时不时地相互抵蹭,胯间的耸动逐渐剧烈。

「有没有顶到痒的地方?嗯?」

他挺起身,黑眸直直注视着自己的慾根在肉穴中前後进出的景象。红艳的软肉随着他抽离的动作微微翻出,转瞬间又被重重地挺进,每一下都死命地裹着棒身不放。

「悠悠的小穴好紧又好热……」

肉壁愈是不断挤压、紧咬,他就撞得更深、更猛。

每撞到花心的那一刻,秦悠便不自觉地叫出声。察觉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大,她难为情地想要掩住嘴,然而右手背才刚贴到唇上之际,便被杜宇衡连同另一只手也握在他两手中。

「说过别忍,嗯?」粗喘的嗓音低沉性感。

看着秦悠半掩的水润双眸里有着委屈埋怨,红润的小嘴溢出声声娇吟,全身白嫩的肌肤此刻因情慾而透着粉红,他眼神更加深沉了几分,抓紧了两只柔软的小手,下身加快速度地狠狠捣弄。

「好乖……」听着女孩忍不住愈渐大声的吟叫,杜宇衡微低下头,流连在她白嫩的指节不断轻吻。

宝贝乖把腿张开使劲夹我_桌下舔

尔後他伏在秦悠身上,将两只小手分别擒在她头的两侧,细细舔弄她的下唇。

「悠悠两张小嘴的声音都好棒……」

肉棒穿梭在花穴中不断发出噗哧噗哧水声。秦悠紧闭起唇,羞愤地觑向眼前人眼里坏心眼的笑意。

深处的酸麻感再次涌现,小穴一颤一颤地不停收缩,她知晓自己即将又要高潮。

杜宇衡咬紧牙关,将她的双手环在自己的颈肩,进行最後一波的猛烈抽插。

「啊——」

没消几下,秦悠便在快速又沉重的捣撞下泄出了一摊春水。

而那瞬间,她的双脚情不自禁地紧紧攀住杜宇衡的腰抵向自己。

多重的袭击与快感使他猛地一声低吟,终究压抑不住地喷发出滚烫的慾望。

宝贝乖把腿张开使劲夹我_桌下舔

——

下章继续H~~~

终於完成两人第一次肥肥的肉啦(洒花

成就解锁的感觉真棒!!!

接下来就是两人越来越多的糖、各式各样的肉啦(转圈

另外,虽然是小黄文,最後还是决定写出了戴套的程序。

或许少了些爽度(?)但觉得还是不要教坏孩子才行~

毕竟秦母之前有特别交代(笑

不过之後某些时候还是会有直接上的情节啦~~(眨眼

就请小夥伴们多多期待罗!

宝贝乖把腿张开使劲夹我_桌下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