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女邻居的尿闪到腰起不来严重吗奴:桌下舔

对於杜宇衡和秦悠交往的事,起初虽然在学校引起了一波骚动与话题,但久而久之也没什麽人对於他俩在一起的事感到讶异。

尤其是七班里的人清楚地感受到自家班里的高冷男神见到小女友时与平时在班上的温度差,便也不得不佩服这看起来弱弱的软妹子。而秦悠主动找上门的次数并不多,但温顺有礼的乖巧模样让七班的人也待她如自家小妹妹一样亲切,偶尔几个闹腾的男同学格外的热烈欢迎反而使得她有些惊怯,於是便会招来杜宇衡的冷声警告。

总的来说,秦悠在七班的人心中是格外敬佩的存在。

而秦悠班里反而一些原先没太关注了解她的女同学,因为他俩交往的事而搭上了话,进一步相处後也更加明了自家班上这文静女孩儿的性格是真好,自然而然地也不会对如此温和的软妹子产生妒忌或怨怼,反而时不时地缠着她逗弄八卦一番。

「秦悠,你俩放假有去约会吗?」

「你问这啥问题呢?肯定是有的呗——」

体育课结束後,秦悠、段玟玟和班里几位女同学一同到女厕冲洗掉脸上的汗水。被问到和杜宇衡相关的话题,女同学们脸上各个暧昧打趣的表情使秦悠不免害臊地红了脸。

「虽然一开始很难想像你俩是怎在一起的,但是看着看着就觉得莫名地合适呢。」

「我也这麽觉得!本来完全没想过——」另一名附和的女同学顿了片刻,语气慌张:「啊,秦悠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因为我认识的你本就是个文静不多话的人,所以没想过你会认识杜宇衡,况且他也是个高冷少话的人,才会没想过你们会有交集而已……」

「啊对对对!我也是这样想的!」前一位女同学似乎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话好像不太恰当,也连忙解释:「但是我现在真的觉得你俩很配哦!你别在意前面我说得啥很难想像,我没啥意思的……」

见两位女同学担心自己误会的紧张神情,秦悠不禁莞尔,也表示自己没有在意。

我成了女邻居的尿奴:桌下舔

一旁的段玟玟搭着她的肩,努嘴道:「虽然很不想承认啦……但你俩真是我见过最配的情侣。」

难得获得好友的亲口认证,秦悠由衷地笑得更开怀。

「哪里配了?明明怎麽看都是以欣更适合杜宇衡,不懂他为何选这麽平凡的人当女友……真没眼光。」

走进女厕的两人秦悠认得,是五班的蒋以欣和杨芸。

蒋以欣是全年级公认的女神,不仅身材高挑曼妙,还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以及娇媚的嗓音,令许多人迷倒在她石榴裙下。而杨芸是她的好友,秦悠曾听闻班上同学讨论过她到处跟人炫耀自己与蒋以欣的交情藉此扩展人脉,此外,秦悠曾经跟她有过一次短暂的交集。

某次她在走廊上看见杨芸掉了笔,帮忙拾起追上了她与之归还时,却得来她不太友善的目光,接过笔後便转身就走。那时的秦悠虽然满心困惑,但也没将其放在心上,而此时的情况才让她明了或许就是因为她跟杜宇衡交往的关系,才让杨芸替自己的好友抱不平,对她如此不友善。

「哪来的疯女人说啥疯话,先卸了你脸上那层厚死人的妆再说吧!敢说咱家秦悠平凡?」

秦悠抓住已经扭着脖子欲往她们走去的段玟玟,连忙示意一旁的女同学也来帮忙。

「玟玟别这样……」

「呵,真是粗俗。」杨芸补完唇膏後照了照镜子,随後蹙眉向一旁的蒋以欣道:「好友是这种货色,她肯定也不怎麽样,杜宇衡是怎麽回事?」

「喂,在胡说些什麽啊!」帮忙制住段玟玟的女同学们也忍不住振声反击。

我成了女邻居的尿奴:桌下舔

秦悠松开抓着玟玟的手,缓缓地走向前,眼神与语气与平时软糯模样不同,带着坚定与斥责:「我可以接受你批评我……但是我不允许你攻击到我的朋友,请你道歉。」

「她有什麽好道歉的?」秦悠迎上蒋以欣的目光,平时盈满亲切笑意的大眼里此刻只有着高傲,她将手交错在胸前,轻笑了一声:「我确实很好奇像这种水准的货色是怎麽跟杜宇衡他们好上的……」

朝段玟玟和秦悠身上打量了一番,她高深莫测地笑道:「是不是有某些特别厉害的地方还是技巧呢……」

闻言,段玟玟的理智线断裂,挣脱掉身旁人的束缚,直接冲上前揪住蒋以欣的衣领。

「哇赛,真没想到全年级女神的性格真如背後传闻的一样差呢!本来我这个人是不随便相信谣言的,结果今天竟然让我亲眼见识到了啊……」纵使段玟玟的身材比蒋以欣娇小,但力道却全然完胜,被捉住衣襟的蒋以欣不断挣扎却无法抵抗。

「我段玟玟确实比较粗俗,嘴臭不过你,那就只好用拳头治治你了!」

「上呀!玟玟!给她好看!」

见女同学们完全无意制止在一旁愤慨地鼓舞,秦悠使力地用双手握着段玟玟举起的拳头,着急地呼喊。

「你们快来阻止玟玟啊!她是跆拳道黑带……我怕接下来会出事啊……」

闻见捉着自己的人是跆拳道黑带,蒋以欣扬声尖叫,对着尚愣在一旁的好友杨芸呐喊求救。

外头的人也因从女厕传来的吵闹声响而招引围观,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总算拉开段玟玟与蒋以欣两人。

我成了女邻居的尿奴:桌下舔

心疼身旁怒喘的段玟玟,秦悠皱起眉,一个人不发一语地走向那俩人。

「好友是这种人……」她先是看着脸上的妆已花掉的杨芸,随即又瞥向几分钟前完全崩坏甜美形象的蒋以欣,冷冷地道:「你肯定也不怎麽样……我想这句话应该还给你们。」

秦悠无奈又愤怒地与那双瞠向自己,看似美丽却是那般丑陋的眼眸对视。

瞪着因脚软而被人搀扶走的蒋以欣,此时钟声响起的烦躁使浑身怒气的段玟玟吼了一声,把周遭逐渐散去的人群再次一震。

「我不好好教训教训那两个女人难消我的怒火啊——」

「玟玟对不起……连累你了。」秦悠抱住段玟玟,满是歉意。「我也很生气她们怎麽能够说出如此过分的话……但是我不希望你因为打了她而被责备受罚……对不起……」

「你道什麽歉!你哪里有错了!」段玟玟些微用力拍了一下秦悠的背,随後将人抱紧,鼻头有些发酸。

除了杜宇衡疼她之外,自己也是如同母亲的角色般,把她当女儿照顾疼爱的,怎麽可以忍受她被人给欺负了。

「对啊秦悠,这怎麽是你的错?是那两人胡说八道啊!」

「是啊你没错的!就算玟玟真打了他俩,我也觉得没错的,他俩太过分了!」

如果哭了的话她们又得安慰自己了。秦悠吸了吸鼻子,止住了想哭的欲望,朝段玟玟和其他女同学们点了点头,相视而笑後一同回到教室。

我成了女邻居的尿奴:桌下舔

「听说你们上一节下课跟蒋以欣和杨芸在女厕打架?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啊?」

本来秦悠和段玟玟约好不在杜宇衡面前提起这件事,结果一到中庭时张健一见到他俩便劈头就问。

也是……虽然他们班那节下课去体育馆准备上课,但肯定也会有其他班的人传到他们耳里的。

秦悠抿唇,望向递给自己便当,神色无异的杜宇衡。

「还没打到就结束了。」段玟玟愤愤地啃了一口鸡腿。「那两人改天被我遇到肯定要她们好看——」

「真被段小玟打到肯定不得了啊……」体会过痛楚的张健一不禁一个冷颤,随後瞥头向杜宇衡低语:「依她愤怒的程度,事情严重程度肯定不小啊。」

杜宇衡抬眼瞧向对面低头不语自顾自吃着饭的人,内心轻叹一口气。

张健一和段玟玟见两人都各自沉默,也不再多话,午餐时刻便在凝重的气氛下结束。

当该返回教室进行午休时,杜宇衡仅说了声走,便将秦悠带离。一路上秦悠没反抗,亦步亦趋地跟着他有些急促的步伐来到了一间美术教室。

我成了女邻居的尿奴:桌下舔

「是不是我没提起,你就不打算主动告诉我这件事?」

面对着朝自己逼近,脸上有着愠色的杜宇衡,秦悠不自觉地後退,最後退到了桌前。

「我觉得你会生气……」她垂首,细声嗫嚅。

「你没说,我会对你生气。」他盯着眼前人儿的头顶,绷紧了下颔。「到底怎麽回事?」

见秦悠仍不肯开口,杜宇衡双手分别撑在她左右两侧的桌缘,俯身探向她低着的头,望进她忍在眼眶里不肯滑落的泪水与委屈,满满的心疼袭上他的心头。

「秦悠,在我面前你不需要逞强。」他将她的头压进自己的胸前,温柔地抚摸。

「你不在我面前哭在谁面前哭呢……」

感受到怀中女孩微微轻颤,啜泣声逐渐扬起,他手环得更紧,往胸前发顶落下一吻。

他的女孩,在他的怀里不用那麽坚强,即使天塌下来他也会帮她顶着。

——

我成了女邻居的尿奴:桌下舔

曾经在第三章提过名字的蒋以欣出场啦~

不过应该没人记得(笑

怎麽办这两人实在太讨厌了(连作者也忍不住讨厌

但是也显得玟玟霸气全开

悠悠的防身术可是跆拳道黑带的玟玟所教的

但是完全对杜少使不上(摊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