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了求求你停下来校花h老师-校花h

虽然仅能稍微亲一下、抱一下的程度,但是与原先的约定相较之下,杜宇衡已感到知足。剩下的两周时间,也不再觉得如此漫长。

很快地,期考结束了。放学後,读书会成员四人一同到一家美式餐厅庆祝。

「唷呼!准备放假啦——」张健一双手高举,欢呼着。

「我看你早就在准备放假了吧?读书会一周来个一次的家伙。」段玟玟将薯条咬断,白了他一眼。

感觉受到鄙视的张健一大声反驳:「别小看我,我也是有在认真学习的——」

「只有昨晚临时抱佛脚吧?」

「哼,我只要区区一个晚上就能打趴一堆人了!」

「就凭你?」

秦悠看着斗嘴的俩人小声地笑着,随後瞄向对面的杜宇衡。这次的考试她能有把握此次的文科可以进步不少,都多亏了这段期间杜宇衡紧锣密鼓的教导与鼓励,她心中着实有着万分的感谢想要对他诉说。

杜宇衡察觉到对面的目光,抬眸,见秦悠眨了眨眼,对着自己甜甜一笑。

他顿时愣住,一股电流从下身窜上胸口,随後喂了她一只薯条,催促着:「快吃。」

校花h老师-校花h

他想赶快把她带回家。

结束聚餐後,段玟玟和张健一往同一个方向离去,杜宇衡牵着秦悠的手往他家前进,秦悠感受到身旁的人今天走得有些急,虽然心生困惑,也加快着自己的步伐。

一进门,秦悠被抵在门板上,尚未回过神,唇已被袭上,承受着许久未有的激烈的吻。

良久,两人缠绵相交的唇缓慢分离,杜宇衡俯首凝视正喘着气,脸色被突如其来的激情而染红的人儿,腰间的衣服被方才他的揉捏而皱起。

他俯身,以额相抵,搁置在她腰上的一只大掌贴着身体的曲线向上滑,最後停在她朱红色的唇上。

「早就快忍不住了。」杜宇衡用拇指揉着秦悠的下唇,说话时的气息暧昧地打在她的脸上。

闻言,秦悠的脸更是火热,害臊地低下头。

其实,她也好想要赶快紧紧地抱住他……

秦悠将脸埋进前方的胸膛里,小声且缓慢地说:「今天我妈晚上会加班……所以可以晚一些回家。」

下一秒,她瞬间被人拦腰抱起,不禁惊呼一声,连忙紧紧勾住眼前人的脖子。

唇被重重的嘬了一口,秦悠被杜宇衡以公主抱的方式带到房间。

校花h老师-校花h

动作温柔地将人放在床上後,杜宇衡随即覆上秦悠娇小的身体,吻住老是勾引着自己的那双唇瓣,以舌撬开她的牙关,伸入汲取她口里的芬芳,再勾着软嫩的小舌不断吸吮。

抚着颊畔的大掌慢慢往下滑,将衬衫钮扣逐一解开,揉捏被胸衣裹着的软嫩,力道由轻转重,使秦悠忍不住发出嘤嘤的呻吟声。

唇舌一路从下巴、脖子、肩膀舔弄,最後来到胸前,杜宇衡先是隔着胸衣含住了乳尖的位置,随後未解开胸衣背扣直接将其往上推,露出许久未见的白嫩,他用高挺的鼻蹭了蹭早已挺立的两颗小红豆,缓慢地将其中一颗含入口中吸吮,另一颗则是夹在两指间搓揉着,听见身下人儿的细吟,唇舌和手的动作愈是更加猛烈。

秦悠将头侧向一旁微喘着气,枕头上杜宇衡的味道充斥在她的鼻间,使她沉醉迷茫,蓦地,左边乳尖被向上捏起,她啊的叫了一声,随後脖子传来湿热的触感,缓缓上移,覆上了她的唇。

杜宇衡嘬着秦悠微张的水润唇瓣,一手轻柔地抚着她的脸庞,另一手则是悄悄探入她的裙内,当覆上了包裹着她私密的薄布料时,手下的湿热触感使他喉咙一紧。

感受到身下的柔软被人覆在手里的秦悠惊叫一声,而她的声音恰巧催使着身下的大掌开始动作。

「啊……不要……」秦悠娇喘着扭动身躯,双脚不自觉地夹紧,一手搭在揉弄着自己下身的手腕上,想要使力将其拉开却徒劳无功。

「不怕,嗯?」杜宇衡细细舔弄着她的唇,右手先以整个掌心包覆着上下揉弄,再用食指和中指往中间凹陷处滑动,尔後在一处微微凸起的软肉按了按,使得身下人儿更加激烈的抖动。

他移动到怀里人儿的身下,将裙子翻上腰际,再缓缓分开两条细腿,见两腿间的布料已被浸湿,紧贴着诱人的柔软处,他的喉咙滚了滚,俯身在大腿内侧的白嫩落下接二连三的轻吻,并逐渐往腿心处移动。

「脏……停下来啊……」秦悠微撑起上半身,用着柔弱的力量推着身下人的肩,见杜宇衡的唇吻上了自己腿心之际,她浑身一颤,胀红的脸泫然欲泣。

「不要了……唔……」她无力的倒下床,感觉到内裤被拉到一边,熟悉的湿热直接覆上了自己的下体,她摀着嘴想要阻挡泄口而出的呻吟,不停颤抖着身子。

校花h老师-校花h

杜宇衡温柔地在眼前小小的粉红缝隙间上下舔弄,再用手微微分开两片湿答答的肉瓣,往凸起的阴蒂一吮,含入口中疼爱,歛眸凝视着阴蒂下方小孔中缓慢流出透明的液体,他不自觉地将食指探入,然而甫在入口处感受到随之而来紧致的吸附力,便听见秦悠喊了声疼,他赶紧退出,而离去前感觉到里头软肉还舍不得的缠着自己。

「不疼了,舔舔就好。」杜宇衡仰头望向秦悠满是潮红的脸,轻柔地吻着两片肥嘟嘟的肉瓣,见她没再喊疼,便继续享用眼前的软嫩,时而将舌探入细缝来回扫弄,时而用唇包覆住整个阴户,吸吮不断溢出的淫液,将其饮入口中。

没一会儿,感受到秦悠开始猛烈地颤抖,摀着的嘴泄出的娇吟越渐大声,杜宇衡将其软嫩含入口中用力一吸,倏地,一股液体喷出,尽数被他吞下喉咙。

温柔地舔拭几下肉瓣後,杜宇衡抬起身子,双眼微微发红地凝视着因高潮动情而仍一颤一颤的秦悠,瞧见她眼眶缓慢留下的泪水,他倾身将其轻柔地吻去。

握住想要遮挡住自己脸的小手,他知晓她内心的难为情,在红润的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啄,柔声安抚:「没事的。」

见她下唇有着齿痕,肯定是方才咬着自己不让声音流出所造成的,他心疼地舔了舔那痕迹,低语:「下次别咬着自己,我想听着你的声音。」

闻言,秦悠羞愤地瞪了眼前的人一眼後,又难为情地撇开眼。

她虽然曾经在偶尔翻阅的文情小说里读过这种场景,但是从没有想过自己也会像小说中女主角一样,让人舔弄着下身。在与杜宇衡交往,第一次与异性有了肌肤之亲後,反而使她更不敢随意想像两人之间亲密的进度。

而杜宇衡虽然喜欢时不时地对她亲亲摸摸,却也明了她内心的害怕,不会鲁莽地一下子让她承受太多,总是温柔地哄着她、亲着她,一次一次地慢慢让她感受更多。

秦悠紧闭着双眼,回忆起方才他揉弄着自己除了上洗手间与洗澡之外不会再多碰的那儿,还听见他将那儿流出的水吞入喉中的声音,她便觉得胸口有股难以言喻的挠痒无比难耐。

当自己身历其境恋人的这般亲密,真的好害羞啊……

校花h老师-校花h

倏然间,袭来一阵尿意,使秦悠猛然忆起——

经过了这麽长的一整天……她那儿肯定会有味的啊——

她瞬间抬头,瞥见杜宇衡下巴仍有着些微暧昧的水痕,她爆红着脸迅速起身抽了几张纸巾,往眼前人的下巴与嘴唇擦拭。

「怎了?」杜宇衡也随着坐起身,对於她突如其来的举动有些懵。

见眼前如苹果似的红脸人抿了抿双唇,皱着鼻头,支支吾吾道:「脏啊……会有味儿的……」

他怔了怔,会过意後弯起唇笑着应:「没味儿,刚才我也吻你了,有味儿吗?」

秦悠一愣,鼻子吸了吸,好像没闻到什麽,伸舌小小地舔了口唇,似乎也真没嚐到什麽味道。

杜宇衡望着眼前伸出小舌舔弄自己唇的人儿,正浑然不自觉地散发着纯真的色情。他咽了咽口水,将人朝自己搂近。

「还有……我的悠悠哪儿都不脏。」他再次探到她下身,在她又微微颤着的柔软处勾起一抹汁液,含入口中。

「全身上下都好吃极了。」

校花h老师-校花h

——

啊啊啊写肉写得好卡(抱头

还请小夥伴们小力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