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后宅exo台下看少女时代(全) 林蔓蔓

「悠悠说想对我好的对不对……让我看看。」杜宇衡亲昵地在秦悠的耳畔唤着她的小名,嗓音低沉浑厚,挟着慾望,更显诱惑。「我想看……」

在秦悠衣内的双手缓慢抚摸着她已无胸衣阻挡的背,又若有似无地往胸的两侧挠弄。

秦悠敏感地吟了一声,两手紧揪着自己胸前的衣裳,受到了耳边嗓音不间断地蛊惑,她终究禁不住,怯怯地点头。

得到允诺的杜宇衡往秦悠的唇重重地吮了一口,揽起她的腰,改变姿势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

他将她身上运动衣的衣摆撩起,内心虽冲动不已,仍然动作和缓,不想吓坏了怀中人儿。

第一次,她胸前的软嫩毫无任何遮掩地展示在他眼前,莹白中点缀着两颗淡粉色乳尖。

杜宇衡呼吸变得紊乱,喉咙一紧,右手已不自觉地托住一边的白嫩,蓦地,秦悠惊呼一声,两边的粉红同时挺立。

她就知道每次都不是仅像他说的看看而已——

「自己抓着。」

杜宇衡让秦悠自己抓着撩至胸上的衣摆,将两边的软嫩分别托在虎口,轻柔地揉捏,尔後用拇指微微压在翘着的乳尖绕着圈转。

「你又骗人……」秦悠咬着下唇,胀红着脸。

杨家后宅(全) 林蔓蔓

「悠悠对我好……我也对悠悠好。」杜宇衡在她的唇上先是轻啄,随後熟练地撬开她的牙关,卷起柔软的小舌紧密缠绵。

双手先是持续方才的动作,尔後又改以用大掌整个覆住小巧的胸乳,掌心摩擦着敏感挺立的乳尖。

俩人交缠的唇舌间,溢出娇软的呻吟,成为最佳的催情剂。

一丝透明连结在缓慢分离的两对唇瓣之间,又接着截断。

恍惚之间,秦悠由着杜宇衡脱了运动衣。

将她的手环在他颈後,他俯下身,将一边乳尖连同周围微微鼓着的软肉含入口中。

秦悠不禁发出呻吟,下意识地拱起身,却被扶在腰後的一只大掌使了点力,无法如她所愿远离胸前的嘴。

杜宇衡先是温柔地吸吮一会儿,接着用舌头绕着小巧的乳首和乳晕舔弄,偶尔也以牙齿轻磕,引得怀中人儿颤得更猛烈後,最後再安抚似地轻吮,而另一手则是保持规则性地缓慢揉弄着。

秦悠对於此刻逐渐觉得舒服且享受的自己而感到难为情,小手紧揪着身前人的衣後领,小腹泛起不知名的酸楚,倏地,一股热流从身下溢出,她情不自禁地扭动身子,却不小心蹭到身下的硬挺,引来一声闷哼。

她顿时愣住,以为自己压疼了杜宇衡,连忙歉声:「对、对不起!我压疼你了吗?」

是啊,疼,硬得疼。杜宇衡细细舔弄前方红肿的唇瓣一会儿,再次埋首於方才仍没享用满足的软嫩。

杨家后宅(全) 林蔓蔓

待两边都轮流疼爱了几回後,他缓缓抬起头离开,看着白皙的乳肉被摧残成粉红,而原先的两颗淡粉则转为红艳,正泛着水光颤颤巍巍地依旧挺立,他又不禁分别都嘬了一口。

「好了啊……」秦悠羞红脸,推着杜宇衡的肩,不让他再接近自己有些发疼的胸乳。

见杜宇衡拿起一旁的胸衣要帮她穿上,她发出如蚊蚋般地细声:「等、等会儿再穿……有些疼。」

闻言,他停下动作,观察前方被留下点点痕迹的白嫩和红润乳尖,没有破皮,但确实有些肿。内心涌出自责,一双大掌扶在胸缘下方肋骨处,不敢再向上移一分。

瞧杜宇衡眉头微蹙,直盯着自己的胸乳,秦悠羞怯地用双手抚住他的脸,朝向自己。

「别看了……」

「很疼?」他握住她的手腕。

明了他眼里的歉意,秦悠幅度微小地摇了摇头,回答:「不很疼的。」

杜宇衡从她的额、眼皮、鼻尖、双颊至小嘴,落下绵密而轻柔的吻,最後反覆留恋於怎麽吻也吻不够的嫩唇。

秦悠其实是很喜欢杜宇衡这般毫无保留地展现对自己的宠爱与迷恋。他总是用行动给予了她自信,让她明了,眼前的这个杜宇衡只会在她面前出现。

只专属於她一人。

杨家后宅(全) 林蔓蔓

「那,舒服吗?」当然,就连此刻扬着坏笑,逗弄自己的杜宇衡也包括在内。

秦悠脸一热,没好气地瞅了他一眼,埋进他的肩。

他搂着她的腰,乔动了一下姿势,不让她还疼着的胸被碰着。

靠着宽厚的臂膀,秦悠感觉胸口被填得满满的,好温暖。

怎麽办啊……这麽幸福真的可以吗……

於是秦悠很快地发现,人若幸福到了极致之际,随之而来要面临的可能便是苦难。

她毫无灵魂地望着自己手中的英文试卷,上方的分数打破了自身的最低纪录,彷佛将她狠狠地从梦境拉回现实。

真的被杜宇衡说中了——秦悠将试卷捏皱,随後无力地倒在桌上。

「你这分数……果然啊!我就知道杜宇衡那家伙会带坏你!」段玟玟一副都是别人带坏自家孩子的母亲心态。

杨家后宅(全) 林蔓蔓

不……坏的只有她一人而已啊。当看见杜宇衡的试卷,秦悠思忖着。

为什麽啊……无论留校复习或是到他家的时间里,都是他主动领着她时不时地腻歪,为什麽他仍然可以考到如此的分数?明明两人在一块儿的时间皆是相同的……怎麽就她一人考得更差了呢?

杜宇衡见秦悠看了自己的试卷後,便不发一语地独自复习着,待到段玟玟先离开後,他如以往般坐到了她身旁的位置。当抬起手想要帮忙拨开秦悠垂下的浏海时,被她闪避掉,他顿时愣住。

「……我想要自己专心念书。」秦悠抬眸望了杜宇衡一眼,抿起唇。

杜宇衡见眼前人儿欲言又止的样子,耐心问:「怎了?」

秦悠拿出自己的试卷,有些不安又羞愧地绞着手指,小声说:「我的英文真的考得更差了……再这样下去这次期考肯定会完蛋的。我很感谢你一直耐心地教我——但是,我觉得有时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学习效率不太高,所以我想说……今天之後暂时先结束读书会,放学也……」

「暂时?」杜宇衡截断她的话。

「……就是到期考结束。」

还有整整三周多的时间——她的意思是这麽长的时间,她都不想和自己单独待一块儿?

「不可能。」杜宇衡不可能忍受得了。

「可、可是……」

杨家后宅(全) 林蔓蔓

杜宇衡知道秦悠内心的想法,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自从与她交往後,在俩人复习时总会逗弄她、对她上下其手,甚至有时在学校时的进度没复习完,她到他家後决定接着复习时,他仍是克制不住自己对她的渴望,时常揉揉捏捏地一晃眼,便已到了该送她返家之际。

杜宇衡盯着秦悠试卷的分数。她并非不认真,而是在本质与基础就弱的科目,她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准备,而他却时常恣意妄为地放任自身的慾望,没顾虑到她。

「在期考结束前,我不会再做那些事。」杜宇衡喉头滚了滚。

「……那些事?」秦悠下意识地开口。

「吻你、抱你、摸——」

她飞快地捂住他的嘴,羞怯地瞪向他:「知、知道了!」

杜宇衡的双眸这时才露出笑意,提问:「答应仍会和我待一起?」

「……嗯。」秦悠慢慢放开手,轻声应。随即认真又带着警告意味地盯着眼前的人说:「那你也要遵守约定。」

杜宇衡同样回了声嗯。

将此刻想吻向表情可爱的人儿之念头压抑住,不禁在心中深深一叹。

杨家后宅(全) 林蔓蔓

——

肉好难写啊~~

自己写得很害羞(捂眼

不知小夥伴们还满意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